纪念人类学家大卫·格雷伯的嘉年华


妮卡及其朋友们/作者

常欣悦/翻译

王菁、艾迪/编辑校对

本文转载于微信公众号《结绳志》。原文链接:

https://davidgraeber.industries/memorial-carnival-eng

这是一封由大卫·格雷伯的妻子妮卡(Nika)和他的几位挚友发向全世界的邀请函。我们诚邀大家,在大卫的精神指引下,参加一场纪念的嘉年华,向这位独一无二却又英年早逝灵魂人物致敬。

邀请函

如果大卫得知,他的纪念仪式只有身穿正装的圈内人参加,他肯定会倍感不适。作为一个为了革命而活、致力颠覆世界的人,大卫不喜欢自己成为焦点。如果一场纪念仪式仅聚焦他和他的个人成就,他肯定会觉得“生不如死”。

如今,大卫走了,在我们的生活中留下了一个空洞。没有比当时今日,更需要我们去实践,而非仅仅铭记大卫那些理念。

对于大卫来讲,无政府主义是一种“行动”而非一个“身份”。在他既务实又富有恶作剧的精神指引下,我们决定为大卫组织一场纪念的嘉年华,一场关于未来的嘉年华:一个神秘又值得玩味的未来,一个全人类紧密团结的未来。本次嘉年华的主题是嘲笑死亡,这或许是悲惨情境下我们所能做最切实际的事了。

如大家所知,大卫喜欢开玩笑。实际上,他的临终遗言也是他开的一个玩笑。

大卫就像只猫,他有着多重生活。那些在推特上认识他的人,通过读他的书或参加他的讲座认识他的人,很快就能成为他的挚友、远亲和知音。

大卫的朋友们可能从未能有机会认识彼此。这些人包括波多贝罗路的居民、独立博主、大学教授、无证移民、活动家、艺术家、摇滚乐者和无数的年轻人——学生、反叛者、社运人士。

他们深信大卫是他们生活的一部分,希望能够继续他的事业,与他紧密相连。这就好像,大卫拥有五万个兄弟姐妹和二十万个挚友。因此,这场纪念的嘉年华将能为我们这些想要离大卫更近一点的人,打开一个更广阔的空间。

大卫卒于威尼斯,一个他经常光顾的城市。只要有机会,他就喜欢装扮一下。每次去威尼斯,他都会带回来威尼斯的面具戏服。在威尼斯嘉年华变成旅游产品之前,它曾是一个激进的民主政治空间。嘉年华期间,所有人都藏在面具后,不分黑白,不分老幼,也没有美丑贫富的区别。

作为一名九十年代到二十一世纪初期的反资本主义参与者,大卫深谙“嘉年华”和“起义”两者之间的共性。

九年前的今天——9月17日,一个邀请被广为接受,一场运动就此开启。当时的那封邀请函仅有“占领华尔街——带上帐篷”几个简单的字。大卫也是数以千计响应该邀请的人之一,他参与了组织和占领的过程,后来的事就是历史了。

九年后的今天,我们邀请天涯海角的“你”,于10月11日(周日),共享一场纪念大卫的嘉年华。

为继承占领华尔街活动的“开麦”精神,我们诚邀您在当地嘉年华开展期间,为参与者提供发言及分享他们理念的机会。集会可以大卫生前的话语、作品为启示,探讨我们如何从此刻开始,在未来发扬这些精神,如大卫会描述的那样,“像已经被解放了一样活着!”

无论你身在任何地方,都可以加入这场狂欢。无论你是独自在家,只想安静重温你最喜欢的大卫作品,亦或你是个行动者,想要来场占领整条街的聚会;无论你们是开座谈会的学术界人士,亦或是在前线奋斗的勇者;无论你是在隐居,是在做田野调查,还是在参加示威还是在博物馆。我们只有一个要求:“请戴上口罩”(我们要嘉年华Carnival,不要新冠COVID)。

多地正在加入这些纪念活动——包括纽约的祖克提公园、罗贾瓦、法国的ZAD、韩国、奥地利、柏林、伦敦。

如果您也想投身于此,成为一名活动组织者,请电邮联络我们,告诉我们您想在哪里、以何种方式组织参与这场活动。我们会帮您在网上宣传,号召大家加入。我们还安排一场纪念活动的网络直播,至于如何协调不同时区的操作等直播详情,我们会稍后公布,敬请期待。

电邮:carnival4david@riseup.net

组织且哀悼中的妮卡及其朋友们

欢迎分享。如需全文转载,请阅读版权声明

回到开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