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政坛两党联姻的内在逻辑

图片来源:読売新聞

看到相濡以沫的夫妻,我们常会问两个问题:你们是怎么开始的?如何维系感情?

也可以把政治行为体之间的结盟视作婚姻,虽然它的存续时间远比婚姻要短、维系纽带远比婚姻脆弱,但一样可以提出上述两个问题。为什么结盟?凭什么长相厮守?

它们居然能结盟!

在日本政坛,存在着一对联盟政党:自民党和公明党。2019年10月,两党将迎来结盟20周年纪念。尽管存续时间长,但从外部来看,这是个“奇怪”的联盟。

就政党纲领来说,1999年结盟之前,自民党和公明党在政策和意识形态方面差异很大。两者的政见立场分歧严重,自民党偏于保守,而公明党在意识形态光谱上则处于中间偏左。

1993年7月众议院选举后,公明党曾与社会党、新生党、公明党等七党一派组成的联合党派,结束了自民党持续40年一党独大的“55年体制”。当时,这两党可是水火不同。1995年3月,奥姆真理教发动的东京地铁沙林事件导致多人伤亡,自民党就曾借机攻击由宗教团体创价学会创立的公明党违反宪法规定的政教分离原则,将对民主政治造成威胁。怎么看,这样两个政党走到一起都让人觉得诧异。

另外,就现实需要来说,特别是安倍晋三第二次出任首相后,自民党在历次国会选举中优势明显,似乎无需公明党襄助也能在众议院取得过半席位。另一方面,公明党议席规模也并未通过与自民党结盟而得到显著扩大。换句话说,从表面上看,我们找不到那两个关键问题的答案,即自民党和公明党干嘛结合,又是通过何种纽带一直延续同盟至今。这究竟是为什么呢?

选票是粘合剂

印第安纳大学和北德克萨斯大学的两名研究者在最近在一份研究中提出,自民党和公明党联合的开始动力是选票。

1994年,日本进行选举制度改革。把此前饱受诟病的“中选区”改为“小选区”,原来每个选区产生三至五个议席,改革后的每个选区只产生一个议席。从选举策略上看,结盟政党在某个特定选区中理应共同支持一个候选人,而不是各自推举候选人,这样就可以避免分散选票,最大化候选人当选可能性。

自民党和公明党的确政策力量不同,这也导致他们的票仓分布不同。自民党在农村地区有优势,公明党在城市选举有优势,两党合作共推候选人并不存在太多矛盾。

2000年以来,极少发生两党候选人竞争一个选区的情况,还会相互号召支持者为对方政党候选人投票。2000年众议院选举,公明党向支持者推荐156名自民党候选人,占当年自民党候选人总数的58%,到2017年选举时,这一比例已经上升到96%。同时,自民党也乐意为公明党候选人背书,甚至空出若干选区不“投放”候选人,避免与公明党候选人交锋。

研究者表示,日本选举中小选区和比例代表并立,强化了政党在选举中的作用。候选人能够取胜取决于所属党派能获得多少支持。由于选民愈发“无党派”,即使实力雄厚如自民党,政党盟友的援助也能有效防止选票流失。

另一方面,小选区制使大党更容易争到选票,压缩小党生存空间。公明党85%左右的席位依靠小选区,可见与自民党合作带来的益处甚多。

研究者找到这两党合作显而易见的理由:确保选票。

自民、公明党联盟缘何“长情”

2012年之后,自民党如日中天,独大地位无法撼动。此时的自民、公明两党联盟内实力悬殊,自民党众议院议席是公明党的十倍。即便如此,联盟犹存,这又是为什么?

为了解答这个问题,研究者作了一道算术题。根据公明党在比例代表区所获票数,可以推算该党在每个小选区平均拥有近2.6万名支持者。刨掉这个数字,再看自民党得票情况。

按照这个方法,在2017年选举中,自民党赢得281个议席,62个得益于公明党协助。换句话说,没有公明党,自民党只能拿到219个议席,在众议院占比47.1%,没过半数。事实上,有研究显示自民党2017年在东京议会选举中失败,原因之一就是公明党没配合。

另外,公明党目前在众议院拥有29个议席、参议员拥有25个议席。数量不多,但对于自民党支持的议案,如修宪,能否在两院中取得三分之二席位至关重要。

正因如此,自民党不仅没有抛弃公明党,还对其产生依赖,经常对公明党让步。而公明党也常以执政联盟的“刹车”自居,炫示其对自民党的影响力。

研究显示,在解禁集体自卫权和修宪这两个议题中,自民党的提案内容明显向公明党妥协。例如,自民党原计划大幅修改宪法第九条两个条款,或将深刻影响日本现行军事外交政策,但正因为以和平主义和中道革新为建党方针的公明党牵制,最后改为维持原条款的基础上再新增条款。

当然,自民党虽不得不进行政策退让,但也赢得尊重盟友和选民意志的好名声。这令两党合作关系进一步强化。

2019年,日本迎来12年一度的“亥年选举年”,即同时举行统一地方选举和参议院选举。由于春季地方选举会影响夏季参议院选举的筹备,参议院选举投票率也相对降低,自民、公明两党为了打赢选战,联盟关系将更加牢不可破。同时,安倍政府也将在2019年全力推进修宪。自民、公明这对奇特盟友还将继续如跳交谊舞一般此进彼退、你来我往的切磋。

本文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特色内容。

参考文献

  • Liff AP, Maeda K (2018). Electoral incentives, policy compromise, and coalition durability: Japan’s LDP– Komeito Government in a mixed electoral system. Japanese Journal of Political Science 1–21. https://doi.org/10.1017/ S1468109918000415

欢迎分享。如需全文转载,请阅读版权声明

回到开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