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热的体育迷更倾向保守主义?

2018年夏天,曾在赛前升旗时下跪抗议种族歧视的美国运动员卡佩尼克出演耐克广告,在美国社会引发广泛争议。有人说,这是耐克对种族歧视表达坚定立场,有人则公开烧毁耐克装备,以示对“纵容侮辱国旗”行为的愤怒。

正如这一事件所体现的,体育在现代社会影响广泛。2015年,美国收视率前一百的电视节目中,93个是体育赛事直播。美国人每年为体育产业的贡献超过600亿。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体育赛事,也在一定程度上塑造着受众的思想和意识,潜移默化影响政治立场。

《公众舆论季刊》最近就此刊文,探讨了体育如何影响政治态度。雪城大学和波士顿学院的两位研究者通过专业问卷机构,设计可以代表美国整体人口分布状况的网络样本,针对“美国三大球”橄榄球、篮球和棒球赛观众展开分析。当然,冰球粉丝可能不太满意。

研究者选取了三方面问题:体育比赛会不会让观众更相信富裕是源于个人努力?更支持传统性别分工?更支持军队?这也是区分自由主义和保守主义者的典型问题。同时,研究者也探究什么人会更倾向于反对体育比赛“政治化”。

结果显示,越狂热的粉丝,越倾向于相信财富是源于个人努力,也更倾向于支持军队。不过在支持传统性别分工方面,体育比赛影响并不显著。

论文分析,体育比赛,特别是美国主流商业体育联盟,都试图传递“努力就能成功”的热血精神。它无疑会让受众相信,包括财富在内的人生成功依赖于不懈的努力与奋斗。同时,由于军方花费大量经费赞助专业体育队伍,以提升形象、促进军人招募,因此体育迷支持军队也并不意外。

在体育“政治化”问题上,研究发现,持更反对立场的是保守主义者。不过,这个结论受明显外部因素影响。设想如果在升旗时下跪抗议的不是反种族歧视,而是反控枪等保守主义者支持的立场,那恐怕更反对体育政治化的就是自由主义者了。

当然,这项研究的问题在于,我们能证明狂热体育迷更支持保守主义,但无法确定是体育比赛决定他们的意识形态。与其他娱乐、文学话题是否影响政治态度的研究类似,研究者往往能够证明相关性,但很难证明因果关系。

尽管无法证明因果关系,但学者们普遍认为体育在政治学中应获得更多重视。除体育赛事对公众政治态度的影响,还有学者以体育为切口分析更广泛的政治问题,如全球治理、政治赋权、文化资本、政权过渡、性别议题、公共政策制定等。例如,来自伦敦大学学院和哈佛大学的两位学者2017年发表的一篇论文就认为,可以把体育赛事视为一个高度特异的选择过程,考察外部事件对国家行为的影响。例如,考察一国在意外获得奥运会举办权时如何表现。

当然,体育在政治研究中未受足够重视也有多种原因,如缺少研究数据等。其中,一个经常被提及的因素是体育中的非理性因素和行为。不过,研究者对此反驳,政治学最大的研究课题之一政党认同,本身与预测体育迷倾向的因素相同。

精明的政治家早就学会在包括体育赛事在内的各种日常活动中进行政治宣传;而人们对体育赛事的热衷程度,本身就与政治态度存在着千丝万缕的关系。研究展示了一个“残酷”事实:你在沙发上舒舒服服地看比赛,政治意识却也在不知不觉中被影响和塑造。这个过程如何发生、机制如何运作,值得政治学者深入考察。

本文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特色内容。

参考文献

  • Thorson, E. A., & Serazio, M. (2018). Sports Fandom and Political Attitudes. Public Opinion Quarterly.
  • Gift, T., & Miner, A. (2017). “Dropping The Ball”: The Understudied Nexus of Sports and Politics. World Affairs, Vol.180(1), pp.127-161

欢迎分享。如需全文转载,请阅读版权声明

回到开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