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偏好,男女有别?

“非洲男性更拥护基础设施投资,女性则更看重清洁用水。”这是针对非洲 27国调查数据显示的结论。两性政策偏好显著不同,这是什么原因呢?

这一研究选取来自非洲民主动态调查在2008年至2009年、2010年至2012年的两轮调查数据,涵盖非洲27个国家。研究者将政策领域归纳为经济、贫困、基础设施、健康、农业、水、教育、暴力、社会和政治权利十个方面,要求受访者选取那些对自己国家最为重要、政府最应着力解决的问题。

结果显示,非洲男性更偏好经济、基础设施、农业、暴力、社会和政治权利;女性更优先考虑减贫、健康和清洁饮水。只有在教育领域,两性偏好没有明显差异。研究者进一步国别分析发现,各国男性共同关注的是经济、基础设施和农业政策;几乎所有受访国女性均更希望政府致力于减贫和清洁用水政策。

在发达工业国,两性政策偏好或许是好事,因为女性脱离家庭走进职场,与男性的政策偏好差异显示了性别平等、女性独立;但在欠发达的非洲国家,小农经济为基础的家庭,偏好差异来自妻子在家庭内部的分工,反映出女性缺乏就业机会,受社会束缚。

基础设施建设方面,道路、桥梁降低交易成本和通勤时间,可靠电力供应能提高生产效率,但如果女性就业机会不足、失业率高,为什么要关心基础设施建设呢?换句话说,女性就业率高或更有希望找到工作的社会,在基础设施领域的男女政策偏好差异会更小。在非洲,女性村外旅行机会较低,因此也不太可能有考虑基础设施建设。

清洁用水方面,在接受调查的非洲国家中,65%的家庭没自来水,这一比例在农村地区高达80%。地区文化、传统和宗教影响下男女分工,决定了取水这件家务活多由女性承担。据估计,撒哈拉以南非洲71%的家庭取水由女性完成。因此,女性当然更关心清洁用水。

如何在欠发达国家中缩小两性政策偏好差异?研究者认为,关键在于提高女性劳动力市场参与度,提升女性经济地位,加强在家庭内部的议价能力;以及提高女性教育水平,提高社会地位,把她们从传统规范的桎梏中解放出来。

这涉及到两个方面。一方面是女性个人状况的变化,如实现就业、接受教育;另一方面是国家意义上的转变,主要衡量指标包括女性就业率、女性受教育平均程度等。如果一国减少一夫多妻、降低青少年生育率和女性初婚平均年龄,女性受伤害可能性就会较小。

研究显示,在基础设施领域,女性找到工作或接受教育都会改变她们对这一领域的看法,与男性的政策偏好差异缩小;在清洁用水领域,女性的个人变化也会减少两性政策差异,但更主要的是受国家层面整体状况转变影响。

研究显示,不是所有政策领域都会体现随着女性地位改善而缩小两性政策偏好差异的情况。非洲两性在扶贫政策上的偏好就不因经济社会地位而变化。无论女性状况如何,都会比男性更加偏好扶贫政策。在撒哈拉以南非洲,扶贫政策的重点是减少赤贫和饥荒。从童年时期起,女性就被教育要关爱他人、照顾弱小;男性则被鼓励专注于自我实现,不同的社会期望内化为两性不同的道德倾向,也因此导致了不随社会经济地位变化的政策偏好。

最后,研究还发现,两性在政策偏好方面差异最大的国家,恰恰是女性议会议员最少、女性政治参与最不活跃的国家。以往人们认为增加政府机构的包容性可以增加先前代表性不足的群体的发言权,但这一研究显示,除增加女性在政界的代表性外,也要从“男女有别”背后的原因入手,通过改善就业和教育来寻求解决方案。

本文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特色内容。

参考文献

  • Gottlieb, Grossman & Robinson (2016). Do Men and Women Have Different Policy Preferences in Africa? Determinants and Implications of Gender Gaps in Policy Prioritization. British Journal of Political Science, 1-26.

欢迎分享。如需全文转载,请阅读版权声明

回到开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