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大公共卫生事件之后,社会对医疗服务的信任难以迅速恢复

图片来源:Drew Hays/Unsplash

长生生物疫苗事件之后,疫苗安全问题在网络上掀起大范围的讨论。由于疫苗对于公共卫生的重要性,如何恢复公众对疫苗产品的信心,成了新的政策问题。

回溯近几年的新闻事件,长生疫苗并非唯一一次疫苗安全事故。2013年的乙肝疫苗风波后,乙肝疫苗接种率也大幅度降低,彼时就有专家和相关部门呼吁:不应对中国的疫苗安全失去信心。然而,一次又一次的监督缺位,让民众对于医疗产品的质疑只增不减。

重大公共卫生事件之后,人们对医疗服务和政府部门权威的信任很难迅速恢复。

最近,意大利博科尼大学经济系助理教授Sara Lowes和哈佛大学经济系的博士生Eduardo Montero,以中非历史殖民地区为样本,研究了恶性医疗诊治对公众信任的长期影响。

上世纪20至50年代,法国殖民政府在喀麦隆和前法属赤道非洲(包括今天的中非共和国、乍得、刚果共和国和加蓬),组织了大量针对各种热带疾病的医疗运动,包括昏睡病、麻风病、梅毒和疟疾等。其中,针对昏睡病这种由采采蝇(Tsetse Fly)传播的致命疾病的医疗运动是最为广泛和深入的。

然而,这样的运动带来了重大的安全问题。几十年里,数百万人接受了体检,并被迫注射具有可疑功效和严重副作用的药物,副作用包括失明、坏疽和死亡。同时,因为重复使用了受感染的针头,这样的医疗诊治甚至加重了病情的传播。

针对昏睡病的医疗运动是殖民时期最大的医疗项目之一,而对许多当地人来说,这样的医疗运动则是他们第一次接触现代医学。

学者们为了衡量不同地区受医疗运动影响的程度,根据法国军事档案馆的资料,建立了包含五个国家从1921年至1956年医疗运动信息的数据集(panel data),记录了各个地区每年被医疗运动造访的次数及被造访的居民比例。为了衡量居民对医疗产品和服务的信任度,他们使用了人口与健康普查(Demographic and Health Survey)中,居民对贫血和艾滋病免费无创血液检查的配合率——越多人同意参加血液检查,就意味着人们对医疗服务的信任度越高。

数据分析结果发现:被殖民时代恶性医疗运动造访的次数和频率,和七十年之后人们对于现代医疗服务的信任度仍有很高的负相关性。

为了确认医疗运动是否会导致公信力下降,同时考虑到尽量避免遗漏变量(Omitted Variable Bias)的影响,学者们使用了工具变量(Instrumental Variable)这一计量方法。他们选择了各地土壤对木薯植物的适宜程度和各地与殖民地首都的距离作为工具变量——木薯植物所在地适合昏睡病的传染源采采蝇生长,所以,越适合木薯植物生长的地方,昏睡病发病率越高,医疗运动造访的频率和次数也就越高。另一方面,离殖民地首都越近的地区当然也越容易被医疗运动覆盖到。工具变量分析的结果表明:这些地区在当代人口与健康普查中,拒绝血液检查的比例平均要比其他地区高2.2%。

该研究比较有创意的一点还在于,作者以同时代的英国殖民地作为案例,对比了同样昏睡病发病率高的地区对于现代医疗服务的信任度,发现由于英国殖民政府并没有进行恶性的医疗运动,当地居民与其他地区居民对血液检查的接受程度并无区别。

文章最后,作者检验了居民对医疗服务的低信任度对各项公共健康指标的影响,这一部分也是与如今疫苗风波之后的我们最息息相关的。数据分析发现,受殖民时期恶性医疗运动影响越深的地区,贫血和艾滋病患病率都越高,同时儿童的疫苗接种比例也越低。显然,失去公信力的医疗服务和监督机制,对于社会的影响不止在于舆论,更在于居民的身体健康,而殖民时期的恶性医疗诊治甚至会带来代代相传的影响,几十年后都没有随时间流逝而消失。

本文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特色内容。

参考文献

  • Lowes, S., & Montero, E. (2018) “The Legacy of Colonial Medicine in Central Africa”. Revision Requested,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 Available at https://scholar.harvard.edu/files/slowes/files/lowes_montero_colonialmedicine.pdf

欢迎分享。如需全文转载,请阅读版权声明

回到开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