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山下乡”带动农村教育?

从1962到1979年,中国有近1800万知识青年“上山下乡”。一方面,这段经历给知青和其家人带来了深远影响。另一方面,这些热血青年的到来,给他们插队的农村带去了改变。一个著名的例子是习近平的插队经历。1969年,年仅15岁的习近平下乡插队到陕西省延川县梁家河村,在当地度过了七年知青岁月。在梁家河的经历让习近平对中国农村有了深刻认识,并为他后来成长为国家领导人奠定了不容忽视的思想基础。习近平从一开始的不适应到后来的驾轻就熟并担任村党支部书记,为梁家河带来了许多看得见的影响。他帮助村民打水井、机器磨面、沼气发电、铸铁交易,通过种种创举带领村民脱贫致富。

但知青作为一个群体真的给农村带去了影响吗?带去了什么影响?暨南大学、上海财经大学、华中科技大学和北京大学的研究人员检验了知青对农村教育的影响。他们收集了三千多本县志,爬梳各地接收知青上的数据,并运用了人口普查和抽样调查数据。研究发现,知青的到来提高了当地农村孩子的受教育程度,改变了他们对教育的观念。知青所去地区的农村孩子更有可能获得高等教育,并更有可能在毕业后从事教师工作。同时,同本县的知青相比,外地知青对教育的影响更大。过去和上山下乡有关的作品、研究多表现这段经历对知青群体的影响,尤其是负面影响。这个研究则关注了上山下乡对知青所到地区的促进作用。

知识青年上山下乡

新中国成立后面临严重的城市失业问题。为此,国家倡导知识青年去农村,以解决城市失业问题并推动农村发展。上山下乡的知青约占当时青年人口的三分之一,他们通常是“出身不好”但家庭背景不错的“坏分子”。其中,北京、上海和天津的知青比例较高,并且多数都到其他省份上山下乡。知青的去处共有三种,农村(“插队”)、国营农场和集体农场。其中,农村插队是主流,“山沟沟里来了年轻人”就是说的这个现象。知青们面对的常是艰苦的生活和艰辛的劳作。一些从城市去到农村的知青不知道怎么干农活和挣工分,一些生产队也不欢迎他们,认为他们拖了后腿。因此,不少知青从事的是会计、教师、医生等文职工作,比例达11.7%。这些知青很可能补充了农村教师队伍,并对当地的教育产生了影响。

人力资本溢出效应

在评估人力资本的影响时,需要克服自选择、空间均衡、劳动力市场冲击等问题。“上山下乡”研究则避免了这些方面的问题,提供了理解人力资本的溢出效应的绝佳场景。首先,对接收知青的农村来说,上山下乡是典型的外部政策冲击,不存在他们自我选择的内生性问题。其次,中国在此期间推行严格的户籍制度,人们几乎无法自由迁徙,这使知青上山下乡不存在劳动力自由流动的空间均衡问题。最后,人们在计划经济体制下是国家机器的“螺丝钉”,基本不存在自由择业问题,知青不会对当地劳动力市场造成冲击。

研究人员阅览三千多本县志,提取其中有关知青的详细数据。县志对当地知青的来源、数量和职业有记载,数据较为可靠和齐全,且同其他来源的数据匹配度较高。研究者将县接收的知青人数除以当地人口总数,发现不同地区接收知青情况的差别较大,这有利于评估知青对当地教育的影响。研究人员也通过使用1990年的人口普查数据,根据“知青到来时是否处于重要学习阶段”来划分研究对象。

知青促进农村教育

分析证实了知青对农村教育的积极影响。研究估计,知青让其所在地的儿童受教育年限增加了0.038年。这个影响看似微小,但实则较大,其效应同美国义务教育法的作用相当。研究者解释,知青成为小学教师让更多孩子可以读书。并且,知青们通过自己的努力,让更多农村学生耳濡目染,对教育更加有信心。其中,与本县流入的知青相比,来自外县的知青对当地农村教育的影响更大。这是因为来自直辖市等发达地区的知青主要去外省,而这些知青的受教育程度较高,文化观念更先进。值得一提的是,知青对女孩受教育年限的影响约是男孩的四倍。在男孩偏好和女孩辍学严重的背景下,知青的到来极大提升了女孩的受教育权利。

知青不仅影响了所在地的教育年限,还影响了其教育观念。研究人员分析2010年的数据发现,在知青流入较多的地区,人们更相信教育可以改变命运。知青的到来也让当地中学生更愿意考大学。并且,知青还可能对农村教育产生了持久影响:使得当地孩子的下一代也得到更好教育,并且影响当地收入水平。

当然,这个研究结果并不表示“上山下乡”是值得肯定的政策。它反映的更宏观现象是:一项政策常会有决策者意料之外的影响。在上山下乡的例子中,文中提及的教育相关影响是正面的。而在其他情景中,影响则很可能是负面的。因此,对公共政策进行评估时,不仅需要对其预期作用进行评估,还需要对它可能带来的其他影响加以衡量。

本文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特色内容。

参考文献

  • Chen, Y., Fan, Z., Gu, X., & Zhou, L. A. (2018). Arrival of young talents: send-down movement and rural education in china. SSRN Working paper.

欢迎分享。如需全文转载,请阅读版权声明

回到开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