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箭少女出道一个月,再谈谈偶像、粉丝与文化工业 | 针尖多味听觉馆

鸽子/主播、文字、声音编辑
王星,英国拉夫堡大学传播学系博士生/嘉宾

距离《创造101》总决赛已经过去一个月,那些你曾经pick的小姐姐,也已经宣布出道一个月了。她们现在怎么样了,你还在关心吗?

王星回忆起2005年的超级女声,说她的爸爸,一个“钢铁直男”,也会为远方的少女(春春)实现歌唱梦想而加油。在那个年代,每天积极地发短信进行投票。

如今研究真人秀节目、读传播学博士的她,也会收看各类热播的综艺节目,今年大火的偶像养成类节目也是没有落下。从《加油美少女》开始,到《创造101》,她一边看,一边乐此不疲地加入了几个小姐姐的粉丝群,一边又“有些负担”:总是会从自己专业的角度,发现文化工业中的一些现象和问题。

超级女声2005 来源:新快网

于是我们在这期节目里聊了聊,那些有关偶像、粉丝与文化工业的话题。在快乐光鲜的背后,你可能会听到一些有些“丧”的说法,但那正是文化现象的观察者、思考者所要做的事。

你会听到:

– 与早期的超级女声、星光大道相比,近年来的偶像选秀节目有什么不同?

– 当今偶像的粉丝是怎样的一群人?只有为偶像氪金(花钱)的人才算是“真粉丝”吗?

– 卧底小姐姐的粉丝群是怎样一种体验?

– 到底什么样的人可以成为偶像?日系和韩系偶像又有什么差别?

– 如何看待没能出道的小姐姐?

– 为什么二次元爱豆也能成为偶像?为什么爱豆不能谈恋爱?

– 如何理解偶像这种职业?

-“越努力越幸运”有什么问题?

Love Live! 来源:豆瓣

有一些引自对话中王星的说法,我把句子摘在这里,也许对你加深理解有所帮助:

“在这种复制了竞技体育模式的选秀节目中,我们只注重成功者的光鲜亮丽,但失败者的去向同样值得关注和追问。”

“我们对符号的消费超过了我们对真实的需要,而最重要的,是我们在其中得到的快感,而非严肃地思考问题、甚至去关心偶像的人权。”

“也许我们应该去讨论和关心的,是人到底是什么,而不是“人设”是什么。“人设”固然重要,但我们还是要考虑人的基本需求,而不是把我们的情感依托都放在符号的消费时。”

“非常残酷的是,作为一个爱豆(idol),你所有的私生活都暴露在公众的审查之下。你该哭还是该笑,不间断、主动地去展露你最脆弱和私密的情绪,却变成了温情脉脉的东西,以满足粉丝庞大的关注需求。”

“即便这是一场社会实验,我们爬到塔尖上也要去考虑塔底的人是怎样生活的。更何况,我们追求的不应该是金字塔,而应该是更加公平、开放的结构。”

“我们如何定义中国女团?中国的文化工业最重要的是如何产生中国性。我们的爱豆如何有中国主体性的文化想象?节目提出来这个问题,但没有致力于去回答。如何想象节目之外更广阔的世界?如何度过自己的生活?”

相关链接:

GQ报道 | 杨超越变形记:这不是我的世界

https://mp.weixin.qq.com/s/SAjnF2UcfkoAhlKP9iaA0g

小姐姐这个词是怎么流行的?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53382428

电影《未麻的部屋》

https://movie.douban.com/subject/1395091/

相关音乐:

想唱就唱(Live)-超级女声2005

下个,路口,见-李宇春

Everyday Love-少女时代

WHY-4 MINUTE

恋爱禁止条例-AKB48

バーチャ末麻、愛の天使-未麻的部屋

Ei Ei-偶像练习生

点击“阅读原文”跳转网易云音乐收听,或在豆瓣搜索名为“针尖”的用户,或在泛用型播客客户端搜索“针尖”或手动添加

https://cnpolitics.github.io/radio/mig/feed.xml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针尖,也可以在豆瓣、网易云音乐、podcast各个平台找到我们。如果你有想说的,可以留言或搜索添加微信号soundcommune, 加入针尖多味听觉馆听众群,与我们一起戳破泡泡。

本文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特色内容。

欢迎分享。如需全文转载,请阅读版权声明

回到开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