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转向总统制后首次大选:这次真的不一样

图片来源Republika

6月24日,5000万土耳其公民将投票选出新一任总统和大国民议会。这次大选与以往的选举有很大不同,它不仅是土耳其政体转向总统制后的第一次大选,同时也是一次仓促的大选——选举时间比原定提前了一年半,这也意味着土耳其各股政治势力将提前摊牌,土耳其政治再度面临新的不确定性。

议会制和总统制

土耳其此次大选的一个重要背景,就是土耳其由议会制转向总统制。

土耳其议会制历史悠久,早在1876年,现代土耳其共和国前身的奥斯曼帝国就通过立宪确定了议会制。1923年,现代土耳其共和国通过赢得独立战争成立后,议会制作为基本政治制度得以进一步明确。自此之后,尽管土耳其政治历经波折,特别是面对数次军事政变的考验,但是议会制始终得以坚持和保留。

在土耳其最初政治设计者,以及建国遗产的继承者军队看来,议会制有更为充分的政治代表性,作为国家元首的总统和政府首脑的总理分立有助于更好的实现权力制衡,特别是非民选的总统可以对民选的总理进行控制和遏制,也有利于军队更好的扮演“监国者”的角色。

然而,随着现代化进程的推进,政治自由化和经济全球化使得土耳其在传统上被压制的少数民族和宗教势力兴起,原有的议会制已经不能适应政治多元化的现实,双方碰撞更为激烈。在议会制下,土耳其往往没有一个政党能够获得多数选票,难以建立稳定政府,成为爆发危机的重要因素。

自1990年代以来,是否施行总统制,一直是土耳其被广泛讨论的议题。但囿于政治传统和左派势力强烈反对,总统制也难以落地。但进入21世纪后,作为中右政治势力代表的正义与发展党和埃尔多安长期执政,不断巩固政权,为实施总统制创造了条件。正发党和埃尔多安在选举中连战连胜,特别是在2014年首次总统直选中当选为土耳其首个民选总统,也意味着土耳其在事实上已经成为总统制度。

而到了2017年4月,在巨大争议中,关于总统制的宪法修正案以微弱优势在全民公投中通过,土耳其从正式从制度上由议会制转为总统制。

在新的总统制下,总统权力被进一步扩大,由名义上的国家元首成为了实际上的政府首脑,总理职位则被撤销。总统不再受政治中立的约束,可以是某个政党的成员,有权力任命副总统、政府部长、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以及解散议会。总统可以获得两个任期,每个任期为五年,意味着埃尔多安理论上可以再获得十年任期。同时,大国民议会从550人增至600人,允许政党通过结盟方式突破10%得票率才能进入议会的限制,让更多小党进入议会,使议会政治形势更为复杂。

乘胜追击还是弄巧成拙?

埃尔多安本届总统任期本应到2019年才结束。但是出人意料的是,2018年4月18日,埃尔多安联合政治盟友民族行动党宣布,将于6月24日提前举行大选。尽管在此之前,土耳其社会就有埃尔多安要提前举行大选的猜测,但提前一年半之久也的确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土耳其反对党甚至一时找不到合适的候选人。

埃尔多安竞选口号:强大的土耳其需要强大的领导人

极右翼民族行动党口号:幸福的女性是安宁土耳其的保证

土耳其媒体和观察人士普遍认为,埃尔多安提前大选的主要考虑,是借土耳其在叙利亚北部阿夫林地区的“橄榄枝”军事行动胜利,民族主义情绪高涨的东风,巩固“胜利成果”,让反对党措手不及。

然而,选情发展却再次出人意料。很多人曾经预测,埃尔多安和正发党将在总统和议会选举中“一边倒”。然而,实际情况是:此次选情相当胶着。埃尔多安的“突然袭击”反而让各个反对党同仇敌忾,选举也不再是简单的选举,而是支持和反对埃尔多安势力之间的一次决战。

主要反对党、代表中左势力的共和人民党派出了此前从没有政府任职经验的前大学教授、现任议员因杰参选,对选情有明显提振。人民共和党与其他几个主要反对党好党、幸福党组成的联盟,联合了传统左翼和右翼势力,以反对总统制为主要诉求,在声势上与执政党联盟相比完全不落下风。而土耳其近年来在政治、经济特别是社会形势的变化,对于选民求变心理的刺激也非常明显。从目前民调数据看,执政党联盟得票率大约在46%,反对党联盟得票率大约在40%,埃尔多安在总统第一轮选举中得票率可能不到50%,总统选举进入7月8日第二轮“延长赛”投票的可能性不小。

反对党共和人民党口号:我们为国家而来!

“造王者”库尔德人?

在传统的左翼和右翼之外,土耳其还有一股重要的政治势力——库尔德人。

尽管土耳其政府不遗余力的打压库尔德武装分子,但库尔德人占土耳其选民总数的将近20%,是土耳其政治的重要一极。传统意义上,土耳其的库尔德人也分为两派,一派是农村地区的保守库尔德人,以传统部落、家族为纽带,信奉宗教保守主义,相对更为亲政府。另一派则是左翼库尔德人,主张库尔德人获得更多权利,传统上被政府打压。而正发党正是得到了保守库尔德人的支持,才能在十多年的选战中连战连胜。

但在这次选举中,形势又有了变化。

首先,左翼库尔德人有了自己的政党人民民主党,并整合了库尔德各股分散的政治势力,成为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

其次,土耳其政府与库尔德人的停火协议破裂,正发党与极右翼的民族行动党结盟,表明正发党与保守库尔德人的蜜月已经结束。土耳其政府对伊拉克库区独立公投的强烈反对,也让土耳其境内的库尔德人对正发党可以给予更多自治权利的幻想破灭。

政治形势的变化,特别是人民民主党的崛起也引起埃尔多安和正发党警惕。2016年11月,土耳其警方以“涉恐”为名逮捕人民民主党主席德米尔塔什,并将其关押在监狱至今。但即便如此,在此次选举中,人民民主党仍将德米尔塔什作为总统候选人。民调也显示,人民民主党仍有超过10%的得票率。而就是这10%的选票,或许最终将决定新一届土耳其总统的归属。

德米尔塔什人在监狱里,竞选小车在街上照开不误

当然,目前正发党和反对党共和人民党都意识到了形势的微妙之处。共和人民党选择给库尔德选民画更多的饼,比如释放德米尔塔什、在库尔德地区实行库尔德母语教育、给予库尔德地区更多的自治权等等。而正发党的做法则是以防范恐怖袭击为名,收缩东南部库尔德人地区的投票点。究竟哪种方式能够奏效,土耳其总统大位最终花落谁家,也将在未来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见分晓。

(本文配图均为作者拍摄)

本文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特色内容。

欢迎分享。如需全文转载,请阅读版权声明

回到开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