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与世俗化:一个超越宗教/世俗二分的欧洲公共空间可能吗?

伊斯兰和现代化本质上是矛盾的吗?如何在欧洲当今的政治局面中重新定位伊斯兰在公民社会中作用和地位?如何通过当代伊斯兰问题来重新理解世俗主义?

土耳其裔社会学家Nilüfer Göle在《伊斯兰和世俗性:欧洲公共空间的未来》提醒我们:

首先,现代性和伊斯兰并不矛盾,所谓的文明冲突不应该成为我们理解欧洲穆斯林问题的出发点。

其次,当代伊斯兰研究强调的是多样性和全球化的视角。

最后,当代伊斯兰与过去的关系是断裂式的,而非简单粗暴地回归宗教,也不是像原教旨主义宣称的那样总想着恢复过去的光荣。

最重要的是,与其把文化和宗教替罪羊,不如把伊斯兰问题放在当代社会复杂的经济、社会和政治结构中去理解,才是当务之急。

一般来讲,世俗主义是欧洲启蒙运动的产物,政教分离、女性解放、公民政治这些我们现在听起来理所当然的概念,历史其实很短。在随后的19、20世纪,世俗主义深刻影响了欧洲乃至包括中国和土耳其在内的世界公民社会的变革。

在Göle看来,对现代性和世俗主义的讨论,西方社会科学已经形成了布尔迪厄所谓的正统观念(doxa),这是一套欧洲中心主义的解释传统。

虽然欧洲中心主义饱受后殖民主义理论家的批判,但这种中心论却像“游荡在欧洲的一个幽灵”,始终挥之不去,反而最近以民粹主义的方式登堂入室——看看右翼政党的兴起和欧盟现在的困境便可知一二。

这种困境其中一个体现就是伊斯兰和基督教传统的欧洲社会的冲突。无论是殖民时期留下来的穆斯林后代,还是现在大量涌入的穆斯林移民/难民,他们与之前的“欧洲人”成了邻居,同在一个公共空间,抬头不见低头见,摩擦不可避免。

清真食品如何与流行的健康生活方式结合?市民如何看待城市空间的清真寺?移民社区怎样处理习惯法和国家法之间的关系?如何看待戴着各式时尚头巾的第二代穆斯林女性在公共空间发挥越来越重要的社会影响力?

Göle认为,正是这些问题,对西方世界的正统观念形成了挑战,迫使我们去重新理解世俗现代性在公民社会中的意义,甚至由此重构社会科学的理论体系。

在这种关照下,作者分别从三个方面作了理论上的尝试:全球化、公共空间、性别。

全球化背景下的伊斯兰

1979年的伊朗革命,使政治伊斯兰登上了世界舞台。他们当时的基本理念是将伊斯兰教视作一种意识形态,利用宗教话语,达到政治目的——既反对西方帝国主义,也反对中东其它“不虔诚”的穆斯林国家。不过,这种政治伊斯兰主要局限在具体某个国家的范围之内,方式也多以政党、夺权等传统政治组织形式为主。

911之后,将伊斯兰问题置于全球化背景下的讨论才多了起来。原因很简单,基地组织、伊斯兰国这些恐怖组织,无论是影响范围、机构、成员,还是信息传播机制都呈现全球化的特色,超出了国家、地区的界限。

这种全球伊斯兰的思潮与一个宗教观念——乌玛(ummah)有关。乌玛(阿拉伯语:أمة),本意为“民族”,引申为“社群”。理论上所有跨国界的穆斯林都是乌玛成员,乌玛是一个穆斯林的集合社群。

在当代,Göle认为,伊斯兰主义确实致力于构建一个建立于乌玛之上、超越国界和民族的想象共同体。全球化加速了这一想象共同体的形成,而新媒体、非政府组织、移民等因素则进一步赋予其新的意义。

公共领域的伊斯兰

公共领域的边界和形态会收到技术变化的影响。伊斯兰作为其中一个议题,也免不了因公共领域的变化而变化。

如今,由科技创新、信息流动形成的新的公共领域,往往使得问题粗暴化、简单化。信息流动变得比内容本身更重要,视觉性标志比文字解释更吸引人,情感维度和爆炸性新闻比理性的分析和日常生活更有煽动性。

于是,我们不难理解,在全球化的公共领域中,象征性标志、图片、纪录片、卡通漫画往往传播更广,对全球受众的影响也越大。公共领域中出现了回音壁:差异被不断放大,甚至极端化,而相似性和复杂微妙的区别则被忽略。

尤其在新闻报道中,类似欧洲难民问题这样的争议性事件吸引了大部分人的注意力。这些信息也经由网络、新媒体等媒介对世界各地的人们造成影响影响。对此,Göle建议,当代对伊斯兰或穆斯林的研究需要特别注意那些被忽略的声音——更多去倾听普通人的故事——通过了解移民社区中的日常生活点滴,用最接地气的方式去破除公共空间的迷思。

性别和伊斯兰

如果说现代穆斯林在公共空间里有什么引人注目的视觉标志,穆斯林女性的头巾当属焦点了。

西方女权主义者通常认为,个人的就是政治的、身体是政治舞台,而女性在公共空间中对自身身体的掌控程度是她们在社会中地位的体现。不过,这种身体性的公共展示往往单纯强调外向型的自由,却忽视了不同文化、宗教背景中女性对于自由的定义和追求可以相差甚远。

在土耳其传统的伊斯兰文化中,头巾作为女性谦逊特质的代表,从宗教、身体和空间上,创造了一个神圣的领域——隔开了陌生男性的注视,也是一种虔诚的标志。但在如何佩戴头巾、何时何地面对何人需要戴头巾的问题上,土耳其女性有许多不同的选择。

在目前的欧洲社会中,穆斯林女性越来越多进入了公共空间。不少人选择戴上头巾,在公共领域中表现她们对信仰的的虔诚。对这些女性而言,现代社会中有许多让她们感到异化的力量,于她们,信仰不仅是一种心灵的依靠,同时带来社区归属感。

这些女性往往是受过良好教育的二代移民,不但认同自己的欧洲国民身份,而且往往是女权主义的支持者。在她们看来,简单粗暴地强迫女性摘下头巾,并不是真正的女权主义,她们争取的是如何处置自己在公共空间表现身体的权利。

值得一提的是,不少穆斯林女性和男性一起,试图重新理解伊斯兰传统,强调对于女性的尊重也是提高信仰的基础。与此相关的一些议题备受关注,比如女性教育对后代的重要性、教义中规定的离婚权利等等。因此,穆斯林女性戴头巾这一行为有助于我们重新理解性别问题在西方语境中的误读。

本文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特色内容。

参考文献

  • Göle, N. (2015). “Secular modernity in question” in Islam and secularity: The future of Europe’s public sphere. Duke University Press.

欢迎分享。如需全文转载,请阅读版权声明

回到开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