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老师应该教多门课,还是只教一门课?

1776年,亚当·斯密(Adam Smith)在其著作《国富论》中阐述了著名的劳动分工论。他指出:在生产过程中,劳动分工能够使工人专注于他们各自擅长的任务,从而最大化劳动生产率。

斯密举例说,传统工匠一天只能生产一根针,但当工厂把制针步骤细化并交由9人个工人协作生产时,一个人每天可以生产4800根针。1913年,亨利·福特把劳动分工的思路运用于汽车生产中。福特把汽车组装过程细分为流水线上的84个步骤,让每个工人只专注于负责其中的某一环节,从而把单位汽车生产时间从12.5小时降低为93分钟。

这些例子都指向一个浅显的经济学道理:简单的商品生产过程可以从专业化中获得巨大收益。

当我们把劳动分工的思路应用于教育行业,能否有助于学校培养好学生?更具体来说,在小学里面,老师是应该面向多个班级教同一门学科,还是应该教面向单个班级教不同学科?

这是小学和初中教育政策设计中一个重要却尚未得到回答的问题。人力资本的创造远比汽车的组装复杂,如果学校可以通过重新分配老师的教学科目来提高学生成绩,那么简单的政策调整便可能以极低的成本促进教育进步。

哈佛大学教授Roland G. Fryer在即将出版于《美国经济学评论》的论文中,通过一项大规模随机田野实验,检验了教师专业化对小学生成绩的影响及其成因。研究发现:教师专业化使学生的数学和阅读综合成绩每学年降低0.11个标准差。这种负面效应在接受特殊教育的学生和缺乏经验的老师所教的学生中体现最为明显。研究者认为,之所以出现这种违背经济学直觉的现象,主要是由于专业化后的任课教师所教的学生数量大大增加,与每个学生之间的互动减少,难以继续因材施教,从而让专业化的成本超过了其潜在效率收益。

教师专业化分工的潜在收益与成本

相对于传统教育中一个教师全天教某一班级的多门课程,教师专业化分工是指每个教师专心教多个班级的某一门课程。不同国家和地区对教师专业化分工持不同的态度。例如,在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34个成员国家中,有5个国家在小学三年级后让所有老师都专门教授某一门课程。而在其他未在小学实行专业化工分的成员国家中,每个小学教师会与同一群学生至少连续相处3年。2012年美国一项全国抽样调查表明,公立小学中11%的老师完全只教某一门课,57%的老师同时教授多个课程,剩余的32%则在专业和通用之间切换。

教师专业化可以通过多种方式提高教育产出。首先,如果教师专门教授特定科目,则有更多时间来掌握有关的具体内容和教学法,了解该学科的发展动态。第二,专业化可减少教师负责的科目数量,使他们能够更多地将精力集中在规划特定课程的工作上。第三,专业化可以通过减少教师工作量和教授不熟悉的科目来减少教师外流。第四,专业化使每个教师教授自己最有优势的科目,在不增加人员编制的情况下提高各科学生的平均成绩。最后,由于教师专业化在高年级教育中本来就很普遍,因此早日实现小学教育专业化分工有助于学生从小学到中学的过渡。

然而,教师专业化也有其潜在的成本。专业化后老师教授更多的学生,因此更少有的时间去了解每个学生,这可能会增加教师因材施教的成本。另外,学生在班级之间的频繁转换可能会阻止教师获得学生状态的完整信息,无法采用最为适用的教学工具。学生课间转换时间的增加也会减少宝贵的教学时间。最后,教师们将更加难以确保学校规则始终如一地执行。由于教师无法全天与学生共处,教师对学生违规行为的处罚可能不太奏效。

教师专业化分工对学生成绩不利?来自实验的证据

自2013-2014学年起,研究者在美国德克萨斯州休斯顿市的46所公立小学进行了一项为期两学年的随机田野实验。

研究者首先通过“配对抽样方法”随机抽取实验组和对照组学校各23所。接着,实验组学校的校长根据其对本校教师各自强项的判断,安排每位教师专门负责数学、科学、社会研究和阅读这四门课程之一。

通过对行政和调查数据的分析,研究者发现:实验分配显著提高了实验组教师队伍的专业化程度。2013-2014学年,实验学校平均有85%的教师实现了专业化分工,即不会同时教授数学和阅读,在对照组中这一比例仅为48%。

出乎意料的是,实验结果表明,教师专业化对学生考试成绩具有显著的负面效应,这与经济学家所熟知的专业化在商品生产中的积极影响并不一致。作者分别计算了实验对于学生重要考试与常规测验成绩的影响,结果显示,处于实验组的学生的两类考试成绩均低于控制组。在为期两年的实验结束时,实验组的学生比控制组的学生落后大约一到一个半月,这意味着鼓励小学教师专业化分工导致生产效率降低近10个百分点。此外,在23对配对学校中,分别有15所和17所实验学校在重要考试与常规测验中的成绩表现出现下滑。

除此以外,教师专业化还增加了学生停课的次数,降低了学生的出勤率。具体而言,实验学校的学生每年因不良的行为而被停课的可能性是控制组的1.13倍,并且每年的在校天数少了0.36天。

教师专业化分工对不同群体的影响有何差异?研究发现,有特殊教育需求(例如存在沟通、听力、自闭等方面的学习障碍)的学生在教师专业化中损失最多,而那些可能从教师额外讲授的内容中受益的学生(例如有数学天赋的学生)受教师专业化的影响最小。另外,相对于经验丰富的教师可以更轻松地进行个性化教学,经验不足的教师(尤其是数学教师)所教的学生受专业化分工的负面影响最大;教师与学生种族不同时,教师专业化的负面效果在数学这一科的学生成绩中体现尤为显著。

为什么教师专业化对学生表现产生负面影响?

研究者发现,专业化使教师可以教授自己最拿手的科目,充分发挥比较优势。平均而言,接受专业化分工的老师比未接受专业化分工的老师少教26%的课程。另一方面,接受专业化使教师接触的学生人数多了23%,这可能导致教师减少对每个学生的时间投入,使得教师难以针对学生的个性化需求采取对应的教学设计。

为了更好地了解实验如何改变教师行为,研究者通过调查收集了课程计划、师生关系以及教学策略的有关信息。调查结果显示,专业化分工使得教师们减少了对学生量身定制的指导:认为自己了解自己的学生,以及给予学生个别关注的可能性分别降低4.5和8.9个百分点。此外,与前一年相比,这些教师对自身工作满意度和工作绩效的评估均显著降低。上述结果表明,由于缺乏对学生的信息的充分掌握,教师在设计教学方案时效率变低,这有可能是造成学生学习成绩下降的原因。

上述解释虽然具有启发性,但需要注意教师专业化分工仍可能在发挥正面作用,只是被其他机制抵消了。例如,教学质量与学生、家长和校长的作用有可能相互替代。尽管教师专业化分工带来了课堂教授方面的潜在额外收益,学生、家长或校长如果相应减少投入,则有可能削弱教师专业化分工带来的收益。

综上所述,教师专业化分工可能会增加课堂专业知识和提高教学效率,却可能导致教师无法对学生因材施教。迄今为止,人们对劳动分工在人力资本开发领域的作用依所知甚少。这项研究的发现为我们理解劳动分工在早期人力资本开发中的作用提供了一个具有警示性的故事。

本文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特色内容。

参考文献

  • Fryer Jr, R.G. Forthcoming. The ‘Pupil’ Factory: Specialization and the Production of Human Capital in Schools.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

欢迎分享。如需全文转载,请阅读版权声明

回到开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