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币背后的政治梦想

图片说明(不显示)

Gandalf/政见特约观察员

在过去的一年里,不论你是否是科技达人,都不可避免地听到比特币的名字。人们在惋惜错过千倍收益的投资机遇的同时,也正在琳琅满目的各类数字货币与区块链技术产品面前试图想象着一个陌生的未来。而现在,比特币正经历着剧烈的价格动荡,未来政策、资本、和技术的走向充满了未知。究竟去中心化的意义在哪里,数字货币的未来又将如何,或许今天的故事可以为我们带来些许答案。

对于很多人来说,比特币的故事开始于中本聪在2008年发表的关于比特币设想的论文,其中的密码学技术解决了加密货币重复付款(double spending)的难题。不久后的2009年一月,比特币的代码被正式公布。然而,比特币的诞生绝非偶然。事实上,我们的故事还要从上个世纪末的密码朋克(cypherpunk)运动开始讲起。

密码朋克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在硅谷的电子工程师Timothy May的邀请下,湾区许多杰出的工程师、科学家、和密码学家聚在一起共同探讨着密码学的应用。在他们看来,随着计算机科技的兴起,人与人之间将可以不需要中介而直接进行通讯和交易。在密码学的帮助下,这些活动将可以匿名完成并无法追踪。而这一技术,将“彻底改变政府监管的性质,税收以及控制经济行为的能力,将信息保密的能力,甚至可以改变信任与声誉的本质”(May, 1992)。这些讨论所引发的运动被称作密码朋克运动,而这些讨论的结晶则被May完美地记录在1992年的《加密无政府主义者宣言(The Crypto Anarchist Manifesto)》中。

然而问题是,为什么会有人希望限制政府在税收、信息监管、经济干预等方面的功能呢?

在May身边的密码朋克中,有很多是自由意志主义者(libertarian),在他们看来,个人应平等地享有最大限度上的自由,而政府的主要职责便是保护这一自由。这一观点可以在Herbert Spencer(1820-1903)在对于国家权力的边界的论点中找到支撑,他认为政府最根本的目的是“保护人生来就有的权利--保护人身和财产--以防止强大对弱小的欺凌--简言之,去施行正义”(The Proper Sphere of Government)。因此,自由意志主义者在社会上往往会支持同性婚姻、大麻合法化、取消强制军役等保护个人选择的议题(一个相关的概念是Self-ownership,自我所有权)。而在经济问题上,他们则会支持自由经济,并反对政府通过税收的形势将个人财产用以救济企业。而在政治上,自由意志主义者往往支持削弱政府职能,反对监控等对个人隐私的侵犯,因此很多自由意志主义者也是无政府主义者。

在喜剧Parks and Recreation中,部门领导Ron Swanson便被刻画成一个自由意志主义者的角色。他反对政府反对税收,所以作为政府工作人员他选择消极工作;他不信任银行,于是把财产换成金块埋在秘密的地方;他拒绝接受监控,于是拒绝使用任何会记录其个人信息的电子产品。

在自由意志主义的影响下,密码朋克运动为许多我们熟悉的技术打下了思想基石。例如——

– Tor (The Onion Router) 是一个免费的匿名通讯软件,通过将信息在多个随机选择的节点中多次加密来隐藏通讯人的身份和位置信息,从而达到反监控的目的。

– BitTorrent,一个大家熟悉的文件传输协议,通过点对点传输来规避对内容的审查(免费看电影的同学们扪心自问一下)。

– WikiLeaks上的信息近几年来颠覆着世界政坛,而其创始人朱利安·阿桑奇正是密码朋克运动中的活跃者。

比特币的诞生
故事讲到这里,我们来谈谈比特币的诞生。

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加深了人们对政府与银行系统的不信任,而2009年一月发行的比特币对于加密自由意志主义者(crypto-libertarian)们来说,正是推广自己的政治愿景的绝佳机会。

首先,比特币去中心化,不再依赖于银行储存资金和管理转账,每个人都可以直接对自己的财产进行任意管理和分配。

其次,比特币具有类似于贵重金属一样的有限性,用户不必担心财产的价值会像中央银行发行的法币一样受政策影响。虽然现实中比特币的价格仍然在严重波动,但对于像津巴布韦一样深受通货膨胀影响的国家,比特币被认为是比法币更加可靠的选择。

同时,比特币是一种“无信任(trustless)”的货币系统,它并不依赖于对“政府”“银行”等权威机构的信任,因而不必担心由于几个关键节点的腐败而操纵整个系统。当然在一些学者看来“无信任”的说法是不准确的,也有“分布式信任(distributed trust)”的说法(Mallard, Meadel, & Musiani, 2014)。最后,比特币是匿名的,只有使用者本人知道自己的私钥,只要这一信息不被泄漏,政府便无法对账户进行追踪与监管(然而一旦泄漏,所有人都将能够接触全部的账户历史)。

在很多人看来,比特币承载着一个自由意志主义者的愿景。然而,大部分用户使用比特币却并不是出于政治目的。正如BitTorrent技术成为了盗版电影的温床,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比特币的匿名性都让它成为了施行违法交易的理想货币。譬如在SilkRoad上,用户可以使用比特币购买一系列违禁毒品。在Yelowitz和Wilson 2014年对Google搜索结果的分析中,犯罪与计算机技术类词汇与比特币呈正相关,而自由意志主义与投资类关键词则没有(我想现在投资类关键词应该也会显著正相关吧)。

而去中心化的梦想,比特币远不是第一次尝试。从六十年代电子通讯由电路转接到数据包转接,再到互联网,每一次分布式网络的诞生往往被认为会带来权力的去中心化与再分配。而历史告诉我们,这些技术随着发展往往又找到了新的中心化的形式,即便是被寄予厚望的互联网也难逃监管与权力的集中(Benkler, 2016)。

而对于比特币,其设施(infrastructure)的管理更是由“中心化”的少数技术人员起着决定性作用,即便比特币是一个开源项目。这一点在比特币社区内的区块链容量之争中彰显无疑(Filippi & Loveluck, 2016)。这是另一个故事了。

当然,比特币和自由意志主义都是极其复杂的话题。比特币远不仅仅是密码朋克们实现政治目的的工具,自由意志主义也远比我所介绍的要复杂得多。但希望今天的故事能从一个政治理想开始,让我们生活的错综时代和由技术搭建的复杂未来变得更加有迹可循。

欢迎分享。如需全文转载,请阅读版权声明

回到开头

发表评论 | 阅读0条评论

欢迎真知灼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