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组织为何意识形态越极端越易胜出?

近年来,以“伊斯兰国”为代表的恐怖组织在中东地区如雨后春笋般不断涌现,暴恐极端意识形态也在全球泛滥。受此影响,全球各国尤其是西方国家频繁发生“独狼式”的本土恐怖袭击,成为各国面临的最为现实的安全威胁。

之前有不少研究认为,暴恐极端意识形态在全球蔓延加剧,是因为信仰极端意识形态的人数量上升,或是普通民众在政治、经济、社会等各方面受到压迫而变得“极端化”,转而投向暴恐极端意识形态。不过,在《国际安全》最近的一篇文章中,研究者指出:恐怖组织为在内战竞争中获取优势,会刻意突出自己的极端意识形态属性,从而加剧暴恐极端意识形态在全球的蔓延扩散。

极端意识形态解决的三个难题

研究者发现,在叙利亚、利比亚等中东国家的内战中,类似“伊斯兰国”这样带有极端意识形态的恐怖组织,远比“叙利亚自由军”、“沙姆自由人”这样不是那么极端的反政府武装更受欢迎,不仅更容易募集资金和人员,发展也更快,作战能力也更强。在研究者看来,在内战这样一个高度竞争、低信息透明度的环境中,恐怖组织以暴恐极端意识形态为卖点,有助于解决组织建设方面很多难题。

首先是集体行动问题。普通的反政府武装动员组织成员战斗,或者是通过直接命令,或者是给予金钱财物等物质奖励刺激。而暴恐极端组织在通过物质刺激的同时,还能通过“永生”、“天堂”等概念给予精神奖励,并让那些不愿意参加战斗、实施恐怖袭击的成员产生负罪感,从而使实施恐怖袭击成为自觉行动。

其次是代理问题。反政府武装或是恐怖组织要在战场上占据优势,要找的是那些有能力、不怕死的人。一般而言,反政府武装只能通过招募的方式寻找自己需要的人,而暴恐极端组织却可以有大批具有坚定信念的极端分子上门要求加入,既可以进行充分遴选,也可以有效避免组织成员背叛、叛逃等问题。

第三是动力问题。普通的反政府武装普遍面临的一个难题,就是在打下一块地盘后,组织成员安于现状,只想占山为王,不愿意继续战斗。暴恐极端组织成员受建立“伊斯兰教法国家”的目标驱使,却往往可以战斗到死。

反政府组织模仿暴恐极端组织

研究者指出,由于普通反政府武装在与暴恐极端组织的内战竞争中处于下风,导致自身更容易在各股势力的斗争中被吸收甚至被消灭。鉴于此,一些普通的反政府武装改变策略,也宣称自己是暴恐极端组织,并向“基地”、“伊斯兰国”等国际恐怖组织“宣誓效忠”,国际恐怖势力也因此声势更大,而这也是近年来中东地区暴恐极端恐怖组织数量明显上升的重要原因。

但事实上,这些因为策略而自称暴恐极端组织的,事实上很多并不真正相信暴恐极端意识形态。暴恐极端意识形态毕竟对宗教理论水平有一定要求,并且要求信奉者遵守很多清规戒律。并不是所有人都能达到这一水平,或者去遵守这些清规戒律。但是为了在竞争中获取优势,这些所谓的“暴恐极端组织”会将自己包装得更为极端,并更为积极的通过互联网等渠道传播暴恐极端意识形态,从而进一步加剧暴恐极端意识形态在全球的扩散。

研究者进一步指出,很多暴恐极端组织选择逊尼派的萨拉菲圣战极端思想,在很大程度上也是出于策略考虑。一方面,逊尼派在叙利亚、伊拉克等国家被排除在政治主流之外,逊尼派民众早已心怀不满。另一方面,逊尼派在全球穆斯林中占据多数,也有助于暴恐极端组织从全球吸收成员。最重要的,当然还是萨拉菲派受到海湾国家土豪的支持,选择萨拉菲圣战极端思想更容易得到资金支持。

研究者认为,这项研究的意义在于,打击恐怖主义并不一定等同于与伊斯兰教做意识形态上“你死我活”的斗争。尽快推动实现中东地区稳定,消除各类反政府武装以及暴恐极端组织滋生的内战环境,同样有助于遏制暴恐极端意识形态的进一步蔓延。

本文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特色内容。

参考文献

  • Barbara F. Walter. 2017. “The Extremist’s Advantage in Civil Wars”.
    International Security,Vol. 42, No. 2 (Fall 2017), pp. 7–39, doi:10.1162/ISEC_a_00292

欢迎分享。如需全文转载,请阅读版权声明

回到开头

发表评论 | 阅读0条评论

欢迎真知灼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