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有一波近期发表的重要研究介绍

王也 杨鸣宇 张友浪 聂可 夕岸/政见观察员

以下是最近一个月我们在知识星球(原小密圈)中分享的部分最新研究介绍。想要了解更多学术圈中新动态,欢迎扫描文末的二维码加入我们的知识星球“小见纵览全球社科学术”。(提示:和我们的公号不同,知识星球面向的是有学术深造需求的朋友,而不是学术圈外的普通读者。)

面对困境,应该安于现状(loyalty),寻求改变(voice),还是换个环境(exit)?

如何应对环境中的不适?经济学家Albert Hirschman在1970年代曾提出一个Exit, Voice and Loyalty framework(EVL), 该模型最初被用于探讨人们在爱情、婚姻和工作中遇到不顺时作出的三种选择:安于现状,寻求改变,或者换个环境。

最近William Clark, Matt Golder 和 Sona Golder等人在BJPS发表文章,把EVL理论形式化,从动态博弈的角度探讨公民(C)与政府(G)的互动过程。

当G采纳一个让C不满的新政策时,Exit意味着C主动离开不满的环境,如撤资或移民。Voice意味着C试图劝说G收回成命,如游说、抗议。Loyalty意味着C选择忍受G的政策。

该研究发现,在完全信息的情况下,G只会回应那些对其依赖性大、且有能力自主离开环境的C。真正有credible exit threat的C即使不发声,G也会优待他们。(“Being powerful is like being a lady. If you have to tell people you are, you aren’t.”)。而那些无法逃离现有环境的C即使发声也没人听,只会被G无视 。

研究者还进一步探讨了该模型在democratization literature related to modernization theory, the political resource curse, inequality, foreign aid and economic performance等领域的洞见。

链接:
https://www.cambridge.org/core/journals/british-journal-of-political-science/article/british-academy-brian-barry-prize-essay-an-exit-voice-and-loyalty-model-of-politics/627D30968777E023C6E9B5F113269144

熟悉社会学和政治学的朋友大概会知道“权力”可以体现在好几个层面。对于掌有权力的执政者而言,第一个层面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第二个层面是“不想做什么就不做什么”,但最厉害的层面是“无论做什么或不做什么,你都觉得我做是正确的”。

新加坡的人民行动党(PAP)正是已经到达权力表现最顶端的执政党。而PAP要持续地站在权力的顶端就需要一种对权力的论述才可能达到,这种对权力的论述就是所谓的“Singapore Story”。

这个故事构造了一种“神话”,即:新加坡在建国时是一个落后的渔村,没有任何自然资源又面临共产主义的威胁,所以很脆弱。于是我们只能让精英来带领我们发展,同时为了社会的和谐和稳定,不谈论任何无关发展的东西。又因为PAP确实把新加坡由一个第三世界国家发展至发展达家,有什么理由不继续让PAP执政呢?

虽然这个“神话”在五十年时间里不可撼动。但最近几年新加坡社会开始不断有人反思和探索“神话”以外的历史和现实叙事可能。比如今年由一众旅居新加坡内外的学者和专业人士合着的《Living with Myths in Singapore》就是一例。这本书内容讲什么?我想随便节录几个章节标题你就大概明白,比如“Introduction: Singapore as a Mythic Nation”, “Justifying Colonial Rule in Post-Colonial Singapore: The Myths of Vulnerability, Development, and Meritocracy”, “The Myth that a Singular Historical Narrative Moulds Good Citizens”。而如果你熟悉PAP的意识形态的话,你想必会感觉这本书异常的好看。这或许预示着新加坡社会正在悄悄地发生变化,PAP未来要嬴取大选,恐怕要花更多的力气。

链接:
https://www.ethosbooks.com.sg/products/living-with-myths-in-singapore

Naoki Egami是普林斯顿政治系三年级的博士生,师从Kosuke Imai。虽然他2015年才从东京大学毕业,但已然是政治学定量方法领域引人瞩目的新星。他的博士论文荣获了2017年的The John T. Williams Dissertation Prize,这是该领域授予博士论文的最高奖项(徐轶青老师在2014年获得了同一奖项)。

在最近的论文“Unbiased Estimation and Sensitivity Analysis for Network-Specific Spillover Effects: Application to An Online Network Experiment”中,Egami拓展了因果推断在社交网络分析中的应用。之前的研究都假定样本中存在唯一的社会网络,而Egami的工作使我们可以讨论同时有多个网络的情形。

他首先定义了由每个网络引发的溢出效应,并给出了非参数估计的公式,然后探讨了当某个网络无法被观测到时应该如何处理。他指出,此时可以用sensitivity analysis估算溢出效应的范围。这一方法可以被应用到目前流行的社交媒体实验中去,以控制线下网络对结果的影响。

链接:
https://scholar.princeton.edu/sites/default/files/negami/files/netspill_arxiv_01.pdf

音乐社会学研究终于开始考虑“音乐”了。

在9月出版的American Sociological Review中,来自INSEAD和Columbia商学院的两位学者解剖了音乐作品中的调性、节奏、时长、乐器与音乐作品销量的相关关系,他们发现,销量高的音乐作品的音乐特征往往是相似的,但销量最好的音乐作品都是有非常独特的个性的。也就是说,想要音乐作品卖得好,这个歌得很有辨识度,但又不至于太怪异以致于大众无法接受。

这个经验研究和几十年前阿多诺的理论遥相呼应。在美国的音乐社会学长年只是把音乐当作某种面目模糊的产品来处理之后,终于有人开始强调音乐本身。

链接:
http://journals.sagepub.com/doi/abs/10.1177/0003122417728662

美国政治中最为常见的活动之一就是竞选宣传(campaign)。从选总统到选镇长,从巨幅海报到广告轰炸,竞选宣传在美国人的生活中可以说无处不在。但一个根本性的问题是:这种做法到底有没有用呢?政治学家为此已经进行了许多研究,使用了包括实验在内的多种方法,但仍未得出统一的结论。

最近,斯坦福商学院的政治学天才新星David Broockman在APSR上发表了一篇论文。他提出的观点是:在正式选举中,竞选宣传根本没有用。为此,Broockman跟合作者利用荟萃分析(meta analysis)考察了已有的49个跟竞选宣传有关的田野实验,又自己进行了九个新的田野实验。他们发现,对实验效果的最优估计就是零。只有当实验离选举非常远,对结果的测量又是立即进行时,竞选宣传才能影响选民的偏好。不过在初选中,竞选宣传还是能够产生一些影响的。

可以想见,Broockman的这篇文章必将在政治学里引发一番波浪。毕竟他直接否定了竞选宣传这一活动存在的意义。各方后续反应如何,我们拭目以待……

链接:
https://papers.ssrn.com/sol3/papers.cfm?abstract_id=3042867

每年都会有大批发展扶贫项目在非洲大陆上展开,但很少被学术界讨论的一个问题是,这些项目的完成情况到底怎么样?在即将发表于APSR的一篇文章中,牛津大学的Martin Williams教授利用自己整理的加纳发展项目数据库发现,该国有差不多三分之一的项目都没有最终完成,这相当于是浪费了这方面总支出的20%。

“虎头蛇尾”的现象为何如此普遍?Williams教授认为,这是由于加纳地方政治精英的联盟很不稳固。经常是各方一开始同意共同为某个项目出资,但到某一阶段之后,其中一方觉得进展不如人意,或者有了更重要的目标要去实现,从而拒绝继续提供资金。结果项目就只能因为资金短缺而停工。

Williams教授发现,那些资金来自西方援助的项目完成率更高,在族群和党派认同差异较大的地区,项目完成率则更低。此外,未完成的项目并没有花费更多资金,跟选举周期也没有关系,因而腐败和裙带关系无法完全解释这一现象。

链接:
http://pubdocs.worldbank.org/en/105341466186382250/Martin-Williams-Unfinished-Development-Projects-160531.pdf

比起政治学和传播学,目前社会学中利用社交媒体做研究的学者还在少数,杜克大学的Christopher Bail就是一位。

他最近和合作者在ASR上发文,利用Facebook数据总结出美国游说组织激发公众讨论的典型策略。他们收集了(为此他们做了一个FB app给这些组织免费用,来换取他们的数据=。=)2011年6月到2012年12月之间几百个自闭症与器官捐赠组织的脸书发帖和评论,发现最有效的舆论动员往往是情感和理性的结合:长时间的理性讨论后,情感动员会非常有效,而一段时间的情感动员后,游说组织如果号召大家诉诸理性则会非常成功。他将此机制总结为舆论的“cognitive-emotional currents”特征。

链接:
http://journals.sagepub.com/doi/abs/10.1177/0003122417733673

这不是Bail第一次进行这方面的研究,他早在2012年就利用大数据和社会网络分析绘出911后反穆斯林组织的网络动员策略,发现愤怒与恐惧话语有利于这些边缘组织吸引到传媒的注意,从而把反穆斯林的议程推向前台。

链接:
http://journals.sagepub.com/doi/full/10.1177/0049124115587825

想要了解更多学术圈中新动态,欢迎扫描下方的二维码加入我们的知识星球“小见纵览全球社科学术”。(提示:和我们的公号不同,知识星球面向的是有学术深造需求的朋友,而不是学术圈外的普通读者。)

本文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特色内容。

欢迎分享。如需全文转载,请阅读版权声明

回到开头

发表评论 | 阅读0条评论

欢迎真知灼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