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贝卢斯科尼到特朗普:民粹大亨凭什么当权?

钟准/特约作者

有人说,特朗普是“美版贝卢斯科尼”;也有人说,贝卢斯科尼演的是一出意大利版“美国梦”。从某种意义上看,这两位都是躲在当代欧美民粹主义大旗下的商业大亨,各种机缘把他们推上政治舞台,上演了新一季政坛大戏。

我有我风格!666……

之所以把特朗普和贝卢斯科尼并列,实在是因为,相比现如今的欧美政坛,这两位相差10岁的“老腊肉”彼此太像。

就说发家史吧,特朗普和贝卢斯科尼都是在房地产行业赚到第一桶金,然后频频在媒体和娱乐圈曝光,从“人名”变成了“名人”。凭借商业成功带来的魅力,俩人进入政坛。这背后的逻辑或许就是马克斯·韦伯所说的“超凡魅力权威”,用过人的天分和非凡品质换取统治地位。他们都认定,“诚实而有能力的企业主和实业家”知道如何解决问题,无论是暗示还是明示,他们传递给选民的信息是:你也可以这样成功哦。

在竞选策略上,无论是主动还是被动,特朗普和贝卢斯科尼采取的策略差不多。意大利力量党没有代表大会、地方组织,乃至没有政党纲领,完全是为贝卢斯科尼个人竞选服务的“公司化政党”;特朗普也是直接面对共和党基层选民,依靠个人资源竞选,并没有得到共和党建制派支持。这种策略风格是民粹的,也就是把领导人的人格化权力基础建立在民众大规模的直接支持之上。

要想实现这种民粹风格,在当代政治高度媒介化的环境中,必须用表演来构建政治关系。特朗普和贝卢斯科尼对于电视娱乐表演都不陌生,都善于使用贴近平民的通俗口语,热衷展现男子气概并物化女性,对政敌进行人身攻击。这种“段子手”风格既拉近了与下层选民的距离,又和现有政治结构保持距离。

另外,类似特朗普、贝卢斯科尼这样的民权大亨,一般来说控制欲强,特别强调小集团的忠诚团结。看看特朗普的政策核心圈,再看看贝卢斯科尼曾经的内阁结构,都是忠诚的追随者围绕领导人组成最里层的领导圈。为了构成这样的权力结构,他们两人都大量启用缺乏政治经验的商人。

最后,拥有小圈子的特朗普和贝卢斯科尼共同风格还体现在对决策环境不敏感。在他们成功的经商时代,两人都属于不愿意接受外来信息,不善于寻求和倾听他们建议;同时,他们也一样高度自信、我行我素。因此,在属于自己的决策圈内设置议题、塑造政策时,他们更相信“大力出奇迹”;在定义政策目标和手段时,他们也会更加明确和武断。

我才是你们的代表

演员表现精彩,除了自身努力,更有可能是找到了合适的舞台。同样,民粹大亨的崛起也是时代使然。

在全球资本主义秩序下,每个国家都有那些游离在经济发展之外的“边缘人”,更容易受到国际经济波动的冲击。同时,随着“主权让渡”程度加深,国家的自主性受到国际组织和超国家机构的制约,通过传统福利或经济保护政策照顾那些“边缘人”的能力不断弱化。不断扩张的市场经济就像一匹不服管束的野马,试图脱离社会和国家的控制。这也就是卡尔·波兰尼所谓的“脱嵌”(disembeddness)。 从各国政府看,主流政党的政策主张日益趋同,创新能力受到各种掣肘,难以有效回应这些问题。这时,一位富有个人魅力、风格独特的特朗普或贝卢斯科尼走上前台。这位民粹大亨可以绕过传统政党或其他传播中介,直接动员基层民众。面对全球化、区域化带来的种种问题,民粹大亨们找到了自己的支持者——那些全球化大潮中的“边缘人”。

民粹者抓住全球化和区域化带来的矛盾,声称代表“我们人民”,言辞尖刻地怒怼从全球化中牟利的精英。

你的外交,我做主

在民粹大亨的世界里,外交也有了不一样的表现。

首先,在特朗普和贝卢斯科尼这样的政客眼中,本国在国际舞台上总是被人“揩油”。这种强调本国第一的对外政策能够得到全球化“边缘人”的共鸣,是民粹大亨们在国内政治中获得合法性的重要手段。你看,特朗普和贝卢斯科尼是不是都在反对移民、质疑气候变化的真实性,还不愿意过多承担北约或欧盟的军事义务。

其次,作为民粹大亨,面对欧盟主要成员国掌权的那些中左政客,特朗普和贝卢斯科尼多少都会有些看不惯。反而是提到强有力如普京这样的领导人,他们往往有点“英雄相惜”的感觉。

最后,国内的舞台不够大,民粹大亨个人化的表演也要发挥到国际舞台。一方面,他们通过和一些国家领导人的私人友谊来强化双边关系;另一方面,“大嘴巴”也给本国外交官带来不少窟窿要填补。

当然,特朗普和贝卢斯科尼两位大亨还是有区别的。特朗普更喜欢“解决”问题,目标相对清晰、权力更加集中;而老贝更注重维系关系,缺乏长期目标,受国内外政治制约更大。当然,美国的国际地位也给予特朗普更重的砝码,给全球政治带来的冲击也不是老贝那个数量级能比拟的。

在外界看来,民粹大亨确实也算雷厉风行,不过他们的对外政策处方,往往建立在单方面的愿望之上,甚至很多都称得上“政治幻想”,根本没有与利益相关方的磋商妥协。所以嘛,大佬的政策成效……呵呵。

本文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特色内容。

参考文献

  • 钟准,《从贝卢斯科尼到特朗普:欧美民粹主义与对外政策》,
    《外交评论》2017年第4期,第135到156页

欢迎分享。如需全文转载,请阅读版权声明

回到开头

发表评论 | 阅读0条评论

欢迎真知灼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