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即正义,正义即颜

今天介绍的第一、第二项研究告诉我们:

颜即正义。

2010 年,一项针对瑞士和德国居民的研究表明,单单凭借观看政客演说的视频或是照片,人们就能大体准确地辨认政客的政治立场倾向。

当然有人会问,受访者也许不是靠颜杀,而是本身就认识这些政治家,了解他们的倾向呢?

为了控制这种可能的解释,研究者首先排除了那些知名度较高的政客。其次,还将德国的政治家给瑞士受访者辨认——结果表明,瑞士受访者对瑞士政客的辨认程度和对德国政客的辨认程度很相似。

研究者还发现,左派受访者对右派政客的辨认度比左派政客更高,反之亦然。这意味着人们更容易从外貌上分别自己的 “敌人” 而非朋友。

研究者认为,这说明政治立场不仅存在于政客论述的抽象语言和行为之上,在外貌上,也会给受访者提供信息。

颜值还有一项功能是影响选民的投票行为。正如玩狼人杀时你会给 “长得像狼人” 的玩家投票,政治选举的选民也一样。

而在 2017 年发表的另一项实验中,美国研究者发现,比起只出现名字,候选人的照片同时也出现在选票上时,选民更有可能投票给他们。而且,候选人的颜值越高,照片的加持程度就越高。这个现象在普选和党内初选环节都存在。

显然,颜值是政治立场的一个替代品。

在普选之中,政治知识丰富的投票者受照片影响较小,而政治知识贫瘠的投票者更爱颜杀。而但在党内初选当中,政治知识丰富的投票者也要依靠颜值选择候选人。

传统理论认为,选民总是能从各种渠道获取信息,了解候选人的政策立场,再根据自己政治偏好进行投票。

而这个研究的意义,是证明选民的这个投票行为啊,其实根本是 naïve。研究者特别强调,这个研究中所说的 “候选人外貌”,是不带任何有用信息的 (uninformative cue),但却可以影响投票者的投票选择。

也就是说,民主制度理论中 “民众会用投票监督政客” 的假设,有可能站不住脚。政客不需要制定什么造福民众的政策,说不定只需要耍个帅,也就有脑残粉纷纷给 ta 们刷票了。

不过,细心的政见君发现,美国的这项研究并没有引用数年前德国和瑞士的 “看颜判别政治立场” 的论文。所以,naïve 的也许是研究者,而美国受访者早已候选人的颜值中抿出他们的立场了呢。

而以下这项研究则试图证明:

正义即颜。

长得丑不一定都是阿妈生的,也有可能是因为你支持的党派不对。

来自美国加州的几位美国政治学家和心理学家通过互联网做了一个实验,探索人们的党派身份与颜值评价之间的关系。他们发现,受访者对于异性的评价会被其党派身份所影响。

在这个实验中,受访者首先要回答自己是什么性别,是支持共和党还是民主党。调查系统筛选了明确表明自己党派身份的人进入实验。

接下来,受访者将看到一位异性模特的证件照以及对模特的介绍。男性受访者看到的是同一位女模特,而女性受访者看到的是同一位男模特。两位模特的颜值被评价为 “具有一定的吸引力”(moderately attractive)。当然,这是研究者自己的评价,所以在论文里,他们把这两张照片都放了出来,供大家参(da)考(fen)。

在证件照旁边,研究者备注了模特的几个特点(对,就像征婚广告一样)。前三项说此女(男)待人友好,聪明,喜欢跑步。而最后一个特点是模特的政治立场,也是实验的关键所在。

这里的 “政治立场” 是随机生成的(并非模特本人的真实立场哦~)。1/3 的受访者会看到,模特是 “奥巴马的支持者”,另外 1/3 看到的则是 “罗姆尼的支持者”。最后 1/3 为控制组,不显示模特的政治立场。

然后,就在模特个人介绍的下方,受访者要回答给模特的颜值打分——最低是 1 分,最高是 8 分。

实验结果蛮有趣的:

女性对颜值的评价受政治立场的影响比男性更显著。

如果看到男模特是奥巴马的支持者,支持民主党的女受访者比支持共和党的女受访者,打分要高出 1.46 分。而如果看到男模特是罗姆尼的支持者,支持共和党的女受访者比支持民主党的女受访者打分要高出 1.63 分。

对于男受访者,如果女模特是奥巴马支持者,民主党支持者打分要高出将近 1 分;如果女模特是罗姆尼支持者,共和党支持者打分要高出 1.35 分。

控制组中,共和党的支持者和民主党的支持者打分没有明显差异。

研究者总结道,既然党派对颜值评价有影响,那么政治立场也能够左右婚姻和恋爱关系。而相比之下,女性对男性的政治立场更敏感。

如果对自己颜值没有信心,你也不用绝望。只要你和你对象的政治立场比较匹配,情人眼里还是会出西施的。

参考文献

  • (Ahler, Douglas J., Jack Citrin, Michael C. Dougal, and Gabriel S. Lenz. “Face Value? Experimental Evidence That Candidate Appearance Influences Electoral Choice.”
    Political Behavior 39.1 (2017): 77–102. doi:10.1007/s11109-016-9348-6.
  • Nicholson, Stephen P., Chelsea M. Coe, Jason Emory, and Anna V. Song. “The Politics of Beauty: The Effects of Partisan Bias on Physical Attractiveness.” Political Behavior 38.4 (2016): 883–98. doi:10.1007/s11109-016-9339-7.
  • Samochowiec, Jakub, Michaela Wänke, and Klaus Fiedler. “Political Ideology at Face Value.”Social Psychological and Personality Science1.3 (2010): 206–13. doi:10.1177/1948550610372145.

欢迎分享。如需全文转载,请阅读版权声明

回到开头

发表评论 | 阅读0条评论

欢迎真知灼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