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真人版《摔跤吧!爸爸》

Dangal现代土耳其在东方与西方之间试图决裂的姿态,集中体现在了女性形象,地位和心里的改变上。通过印度电影《摔跤吧!爸爸》(Dangal),我们看到了印度现代化过程中女性形象、地位和心里的改变。其实,真人版的“摔跤吧!爸爸”早在二十世纪初的土耳其就挂起过不小的政治和社会风暴。

这场风暴最有力的推动者就是土耳其共和国第一任总统穆斯塔法·凯末尔·阿塔图尔克(Mustafa Kemal Atatürk,1881-1938)。阿塔图尔克(Atatürk)并不是本名。这个名字是土耳其国会授予凯末尔的,名字的意思是“土耳其之父”。

凯末尔出生于希腊萨洛尼卡一个木商家庭,是土耳其共和国第一任总统、总理及国民议会议长。自1923年上任以来,强力推行一系列世俗化、工业化、现代化改革,这些改革思想和措施被统称为“凯末尔主义”。

凯末尔主义下的女性地位转变

凯末尔主义不仅深刻地影响了土耳其西方化的进程,而且改变了现代土耳其女性在土耳其共和国的地位。由于一系列世俗化法律的实施,女性在土耳其这个现代国家中的地位发生了结构性改变。

在土耳其历史上的改革中,女性地位与伊斯兰教法中的家庭法关系最为密切,而家庭法则与传统、宗教、文化联系紧密。其实,在凯末尔上台以前,奥斯曼土耳其帝国最后一个王朝坦志麦特时期(1836-79)已经开始了世俗化、西方化改革。在法律上,也逐步采用了西方的合同法、公司法和商业法。但是,涉及个人地位、婚姻和遗产的法律都还属于伊斯兰教法的管辖范围。

在坦志麦特时期之后实行的凯末尔主义中,世俗化更为彻底,女性在不同方面的社会政治地位和象征作用也都有巨大改变。国家通过一系列立法来确保这些改革的实现,而这些反对的,就是之前以伊斯兰教法为基础的法律体系。

首先,女性的穿着打扮成为了改革的重要对象,原来传统的盖头和类似阿拉伯尼女性穿戴的长袍(charshaf)被禁止在公共场合穿戴。其次,土耳其女性不仅能够和男性一样在公共场合一起出现,而且被赋予公民选举权。

另外,在1926年通过的土耳其共和国宪法当中,在伊斯兰教法中允许的一夫多妻制被明令禁止了,一夫一妻制成为了新规范。女性的公共角色也从教师、护士这些具有母性特质的工作,扩大到了其他领域。公立学校可以男女共同学习,女性结伴走进了以往由男性主导的俱乐部和咖啡厅,新闻领域开始有了女性记者,在法院和政府部分出现女法官、女干部、女职员的身影,在国会也有了女性政治家。

“父亲”与“女儿”的关系转变

有意思的是,这个改革实施的过程与“父亲”和“女儿”这个传统父权社会当中最具代表性关系的转变密切相关。在土耳其,正是许多接受了全盘西化思想的父亲,把他们的女儿送进了公立学校,介绍她们进入以往都是被男性主导的社会领域。这以总统凯末尔的经历最具有代表性。

凯末尔和他的妻子都是以西化形象出现在公共场合。他们一辈子没有亲生的孩子,领养了一个儿子和十一个女儿。其中,最有名的一个养女成为了土耳其第一个飞行员。

除了通过领养众多女儿并且把她们培养成才之外,土耳其共和国早期的女性法官Sureyya Agaoglu,还回忆了凯末尔如何帮她和她的姐妹们解围,欢迎她们作为第一批女性用餐者,进入安卡拉的一个高级餐厅。而在那以前,这个餐厅只接待男性。

凯末尔主义下女性的心理困境

在《摔跤吧!爸爸》当中,女主角吉塔和巴比塔虽然在强力“父亲”保护下的女儿能够更好地追求自我,但她们也不可避免地面临着主流社会对于女性身份的限制和偏见。同样,凯末尔主义与奥斯曼时期的伊斯兰传统彻底决裂的做法,给当时许多女性也带来了“人格分裂”般的困扰。

一方面,在新的法律和体制下,女性在教育、职业、政治上有了更多的权利;另一方面,她们发现,新的女性形象不仅是要求她们摘去头巾,更是要在公共场合当中与她们本身的女性特质决裂。剪短发、极少打扮、穿统一的制服,简直就像一个失去性别的士兵。

当时,土耳其非常有名的一位女作家Adalet Ağaoğlu(1929-)就在1973年一本《Lying Down For Death》的小说当中,细致地描述了女主角Aysel的分裂经历。 一开始,Aysel选择彻底压抑她作为女性的一面,作为一个纯粹的知识分子身份出现。但很快,她发现这几乎是不可能实现的:一方面,她有自己生理上的欲望;另一方面,无论她自己怎么努力,在别人眼中,她作为女性的这个事实是无法改变的。女主陷入两难的困境。

在Aysel身上,“女人”和“知识分子”这两个身份变得难以调和。她试图通过与一个学生的结合来维持这两种身份之间的平衡——智力上维持了她知识分子的地位,同时生理上也获得了作为女性的快乐。但作者并没有放过这个女主角:最终,她在“与男人睡觉”和“与死亡长眠”之间,选择了后者。

通过不作非黑即白的评价,Ağaoğlu及其同代的女性们展现出了现代化过程中土耳其女性所面临的心理困境。如今,在土耳其政治形势不断偏向伊斯兰化的过程中,土耳其女性无疑会面临更大的压力。难怪,早在《摔跤吧!爸爸》拍摄以前,土耳其驻印度大使Burak Akcapar就已经向阿米尔汗伸出过橄榄枝,希望他能够考虑去土耳其为这部电影选景了。

参考文献

  • Göle, Nilüfer. The forbidden modern: Civilization and veiling. University of Michigan Press, 1996.

欢迎分享。如需全文转载,请阅读版权声明

回到开头

发表评论 | 阅读0条评论

欢迎真知灼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