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人是怎样认识民主的?

欧洲常年被唱衰,今年这种呼声尤为高涨。恐袭和难民问题尚解决无门,经济长期衰落、社会不平等现象日益严重等问题更令许多老牌发达国家举步维艰。那么,民主制度能否应对这些挑战呢?这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民众对民主制度的理解和信赖。

牛津大学去年出版了《欧洲人如何认识和评价民主?》(How Europeans View and Evaluate Democracy)一书,根据 2012 年实施的第 6 轮欧洲社会调查(ESS)结果,详细探讨了欧洲人的民主观。该书认为,由于 “民主” 是一个具有巨大诠释弹性的词汇,民众对它的理解也应超出自由主义的民主(liberal democracy)这一概念范畴,呈现出丰富多元的样态。人们既可能将民主理解为自由、法治、选举,也有可能认为民主意味着缩小贫富差距、清廉的政府,或富裕安定的生活。基于这一理念,ESS 调查问卷中设计了 15 个分别符合自由民主主义、社会民主主义(social democracy)和直接民主(direct democracy)特征的选项,并请受访者逐一为这些选项对于民主制度的重要性打分(0-10 分)。通过这种方法,研究者便能按得分高低对这 15 种特征进行排序,从而获知哪些特征最受青睐,哪些特征最不受重视。值得一提的是,虽然关于民主观念和态度的调查为数不少,但这种测量方式还是首次得以运用。

研究者认为,根据政治社会化理论和社会学习理论,老牌民主国家的受访者在自由主义民主制度下浸淫时间较长,熟悉制度运作,理应更青睐选举、媒体自由、权力监督等自由民主主义的特质,同时较少将民主概念与缩小收入差距和全民公投等选项划等号。研究结果确实显示,受访者为 “法治”(rule of law)和 “自由公平的选举(”free and fair elections)的重要性所打的分数高居所有选项的前两位。法治向来被视为确保民主制度稳健运行的不言而喻的前提条件。而根据熊彼特在《资本主义、社会主义和民主》一书里提出的观点,如果一个国家拥有定期举行的、公开和真实的多党派选举,它就是一个民主国家。虽然这一见解不断得到修正,但选举作为民主体制核心要件的地位始终非常稳固。调查结果显示,普通民众也将这两者视为民主制度最主要的组成要素,而且这一结果在实施调查的 29 个欧洲国家得到了普遍印证,足见法治和选举深入人心的程度。

此外,“要求政府打击贫穷” 这一选项的得分在所有选项中名列第三,这侧面反映出欧洲民众对经济境况的焦虑不满。另一方面,这一结果也有些出人意料,因为该选项隶属于社会民主主义的概念范畴,被视为民主政府绩效 “输出” 的结果,而不是民主体制的 “输入” 要素。部分学者甚至对良好的 “输出” 抱有警惕,理由是非民主国家也能在未保障法治、自由和选举的情况下提供优越的物质条件,或开辟一些回应民众需求的途径。此外,如果民众更倾向于从实质权利而非程序主义的角度来理解民主,那么他们对民主制度的支持标准很可能下降到物质要求得到满足的层面,而放弃了对程序权利的追求。不过,这一现象并未在欧洲国家出现。研究结果显示,虽然南欧国家和东欧一些新兴民主国家的受访者对于反映社会民主主义特征的选项给予了较高程度的重视,但总体而言,社会民主主义得到的支持并未超过自由民主主义。

最后,影响欧洲人民主观念形成的因素主要有哪些呢?研究者归纳了三种观点。首先,根据社会支配理论,民众的民主观念可能取决于他们在社会阶层中所处的位置和扮演的角色。对现状较为满意的支配群体更倾向于持有与现政府执政理念相吻合的民主观念,而从属群体的成员则有可能将与现行政治体系相矛盾的诉求投射到他们对民主的理解上。第二种观点从现代化理论和人类发展理论出发,认为随着经济发展和教育水平提高,越来越多的普通民众意识到自由和赋权的重要性,从而自然而然地形成自由主义的民主观念,不再根据实质权利评定民主的价值。第三种观点则是上文曾提到的社会学习理论。这种理论强调个人的认知和环境影响产生的交互作用能够改变行为。如果一个人定期投票、关注政治报道、与亲友同事讨论政治事件,那么这个人很可能对积极推进和保障公民参加公共咨商权利和媒体自由的自由民主主义更有好感。这三种解释各有侧重,也不乏相互渗透关联之处。有的解释通过数据得到了验证,例如社会经济地位的高低的确有力地左右了受访者对民主的理解。同时,对另一些解释的检验却得到了意想不到的结果,例如受民主制度熏陶的时间长短不一定会对民主观念产生重要影响:新兴民主国家和半民主国家的受访者对自由民主主义的特征同样熟悉和重视。

本书的重要结论是欧洲人对民主的认知没有 “走偏”,法治和选举依然被奉为民主制度的两大基柱。这一发现当能为许多忧心欧洲民主前景的人们注上一支强心针了。

参考文献

  • Ferrín, Mónica, and Hanspeter Kriesi. How Europeans view and evaluate democracy.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16.

欢迎分享。如需全文转载,请阅读版权声明

回到开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