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愿意为清洁空气付多少钱?

中国许多城市的空气污染非常严重,人们期望改善空气质量。但是,如果降低空气污染,你会开价多少?

如果直接询问人们这个问题,可能得到的答案并不靠谱,因为花钱意愿很难说会导致实际的 “掏腰包” 行为。

况且空气是免费的公共产品,没有人会为呼吸空气而付钱。即便你要收费,你也没办法让不付费的人不去呼吸。

北京大学和耶鲁大学的研究人员使用一种新方法,来对空气质量估价。研究显示,平均来说人们愿意每年支付 258 元,也即家庭年均收入的 1.8%,去使 PM2.5 浓度降低 1%。

如何衡量人们的购买意愿?

关于人们的购买意愿,其实一个很难测量的问题。你愿意为清洁空气付多少钱?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去问一个人会把多少钱投入到空气污染,往往很难得到真实的答案。

为了探测人们的购买意愿,研究人员通常会使用其他方法。一种方法是间接估价法,主要基于幸福感的调查数据。因为空气污染会降低人们的幸福感,而收入会增加人们的幸福感。通过幸福感,空气污染和收入就存在稳定的替代关系。

所以,可以通过某种办法将幸福感作为传导机制,而把空气污染与收入的关系对调。根据收入对幸福感的影响,就可以把空气污染也换算为收入。

估价法的原理在于,通过数据分析估算一个人的收入和当地的空气污染对幸福感的影响程度,然后得到二者同其幸福感的关联度。

给定某个水平的幸福感,当把收入替换为空气污染时,就可以将二者等价替换。据此就可以算出一个人到底会把多少收入用于空气污染,以换取同等水平的幸福感。

研究人员使用中国家庭追踪调查在 2014 年收集的第三轮数据,包括 3 万多受访者,其中 2 万多人的数据可以使用。该调查询问人们在过去一个月能不能高兴起来,以此衡量人们的快乐程度。

研究人员使用环境保护部披露的各个监测站的空气质量监测数据,汇总为各个区县的空气质量数据。将各区县日均空气质量数据同当地受访居民的幸福感调查数据相匹配,据此估算细颗粒物 (PM2.5) 浓度对幸福感的影响。

研究发现,平均来说人们愿意每年支付 539 元 (或每天花 1.48 元),也即家庭年均收入的 3.8%,去使 PM2.5 浓度降低 1 微克 / 立方米。

就更粗糙的可吸入颗粒物 (PM10) 来说,人们愿意支付的意愿相对较低,即花费 334 元去使其降低 1 微克 / 立方米。此前研究发现美国居民只愿意为 PM10 下降支付其收入的 2.1%,与之相比中国居民的支付意愿更高。

研究显示,直径大于 2.5 微米且小于 10 微米的颗粒物、一氧化碳、二氧化氮、臭氧、二氧化硫等污染物浓度,并不显著影响人们的幸福感,而人们也不愿意为其降低而埋单。这可能是因为 PM2.5 和 PM10 是中国城市空气污染物的主要成分,二者占比合计超过七成,而其他污染物的占比不高。

父母更愿意为空气埋单

不同人群受到空气污染的影响不同,并使他们的支付意愿差别较大。研究显示,学历更高、对环境问题更关心和家有小孩的人,为空气治理埋单的意愿更强。

空气污染对青少年的危害最大,研究显示有孩子的家庭更愿意拿出收入去改善空气质量。特别是家中有六岁以下的幼童,父母甘愿投资年收入的 5.9% 用于治霾。家中没有孩子的人,只愿意支付 3.3% 的年收入,几乎少了一半。

空气污染对室外工作的人的危害更大,尽管也会影响室内工作人士的健康。尽管室内工作的人收入更高,愿意为空气改善支付的总额更高,但室外工作的人愿意支付的费用占其收入的比例则更高。

该研究说明,人们非常关注和担忧空气污染及其对身心健康的影响,因此会拿出相当比例的收入去防护和应对空气污染。这提示政府部门应进一步加大空气污染治理,因为空气质量改善带来的民生收益可观。

这项调查是在七八月进行的,而此时的空气污染程度较低,这可能会影响研究的结论是否适用于空气质量糟糕的秋冬季。换句话说,该研究可能低估了人们为空气改善而愿意支付的金钱。

参考文献

  • Zhang, Xin, Xiaobo Zhang, and Xi Chen. “Valuing air quality using happiness data: The case of China.” Ecological Economics 137 (2017): 29-36.

欢迎分享。如需全文转载,请阅读版权声明

回到开头

发表评论 | 阅读0条评论

欢迎真知灼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