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缘何能够屡破美国制裁

national flag of DPRK)
图片来源:stepan/flickr

日前,美国“卡尔·文森”号航母战斗群被派往朝鲜附近海域,平壤一如既往地发表强硬声明予以应对,甚至表示必要时将以核武器进行自卫还击。自2006年朝鲜首次进行核试验以来从未消停的半岛局势,如今再次成为了世界焦点。

为遏制朝鲜的核武器发展计划,包括中国在内的国际社会已经使用了多种手段向朝鲜施加压力,对朝制裁的范围和力度不断加深。然而,从国际政治经济学的研究视角出发,来自韩国和英国的两位学者最近发表论文指出,国际社会对朝鲜金融制裁的效果令人怀疑。

长期以来,以美国为首的西方社会为对朝鲜施加压力,尝试使用过各种手段。西方国家早期对朝鲜采取的制裁行动,主要针对双边贸易,重点限制朝鲜特定产品的进口与出口。然而,面对双边贸易制裁,朝鲜很容易通过第三国所提供的贸易渠道,绕开制裁壁垒继续进行贸易。

面对这种情况,美国与其在亚太地区的盟友韩国、日本等国家联合起来,对朝鲜发动了多边联合贸易制裁。在“冷战”时期,这些制裁的效果同样十分有限,因为朝鲜当时依靠苏联及其政治盟友,不仅直接获得了大量经济援助,也在美、日、韩等国家势力范围之外建构了自己的国际贸易网络。

“冷战”结束以后,由于朝鲜经济与西方国家长期隔绝,形成了相对孤立的经济体系,西方国家对朝鲜的贸易制裁往往无的放矢。上个世纪九十年代,西方贸易封锁和制裁更被朝鲜领导人指责为导致该国饥荒的原因之一;在经历“苦难的行军”之后,朝鲜虽然从国际社会接收了大量粮食援助,但其贸易体系却更加孤立。

在这种条件下,利用美元在世界金融体系中的关键性作用,美国政府开始考虑对朝鲜实施更针对性的“精明制裁”,希望通过金融制裁彻底摧毁朝鲜与外界之间实际存在的经贸联系。在针对朝鲜的这场“货币战争”初期,美国利用自身在国际金融市场上的强势地位,确实占到了上风。

2005年9月,美国财政部指责澳门汇业银行协助朝鲜洗钱和流通伪钞,建议美国公司断绝与该银行的任何联系。澳门银行监管机构因此冻结了汇业银行52个朝鲜户头上共约2400万美元的资金,而来美国财政部的指控更严重打击了汇业银行其他储户对自身存款安全的信心,直接导致了针对该银行的一轮挤兑风波。

有了澳门汇业银行这个活生生的例子,美国政府对其他金融机构施加起压力来,就得心应手多了。2005年后,在受到美国直接警告之后,亚洲与欧洲的二十余家金融机构关闭或者限制了与朝鲜金融机构的往来业务。

打着“保护国际金融秩序”的旗号,美国此举确实沉重打击了朝鲜与外界的金融联系。没有外汇,朝鲜政府即便能够通过各种手段富集国内的资源与财富,也无法将这些财富转化成他们所亟需的外国物资。一些观察家指出,正是因为无法招架美国强大的金融攻势,朝鲜才在第一次核试验后回到了“六方会谈”的谈判桌前。

然而,美国金融制裁的力度在此后却有增无减。在美国的持续压力之下,包括中国四大国有银行在内的许多金融机构都不愿与朝鲜的银行发生业务联系,这甚至影响到了联合国与部分非政府组织向在朝鲜开展业务的雇员支付报酬。可是,在这种情况下,朝鲜不仅在2009年进行了第二次核试验,而且从此退出了“六方会谈”,半岛局势在此后日趋紧张。

那么,为何在首战旗开得胜的情况下,美国对朝鲜的金融制裁却无法持续发挥作用呢?两位学者指出,这与同一时期中朝边境贸易迅速增长密切相关。数据显示,中朝贸易规模在2003年才突破10亿美元大关,而在此后短短十年间,这个数字已经增长到了65.4亿美金。2009年之后,中朝贸易规模就远远超过了朝韩之间的贸易规模;到2013年,77%的朝鲜出口商品都被销往中国。

朝鲜对中国出口的商品,主要是矿产和服装。朝鲜拥有丰富的铁、金和铜矿资源,而朝鲜与中国接壤的边境地区设立开发区、吸引中国资金进入,也在一定程度上盘活了朝鲜的劳动力资源。由于朝鲜与中国国土接壤、而两国之间历来存在比较活跃的边境贸易,所以金融制裁并没有从根本上影响朝鲜向中国出口矿产与服装。

除此之外,由于历史和现实的原因,中朝边贸中还存在着大量现金交易与以物易物的情况。通过这些方式进行的交易,一般而言不会出现在金融监管机构的雷达之上,自然也不会受到金融制裁的影响。从另一个角度,我们甚至可以说,正是由于金融制裁堵死了朝鲜进行国际贸易的许多正常渠道,现金交易和以物易物等相对原始的交易手段才在中朝边贸中流行起来。

可见,对于一个长期游离于国际经贸体系之外的国家而言,发动货币战争并不一定总能凑效。美国对朝鲜的持续制裁,不仅未能从根本上摧毁朝鲜经济,反而遏制了朝鲜发展市场化经济的可能性,从某种意义上强化了朝鲜政府在协调国民经济发展中的作用,难以实现逼迫朝鲜政府就范的初衷。

但是,不少观察家指出,随着中国开始认真执行本年度不再从朝鲜进口煤炭的禁令,朝鲜仅存的重要换汇通道已被堵死。这次制裁要比美国先前发起的金融制裁更直接、也更具针对性。从目前来看,朝鲜的态度仍然强硬,甚至有可能继续提高嗓门;但是,如果朝鲜真的失去经济底气,那么还能在制裁面前再一次金蝉脱壳吗?

参考文献

  • Lee, Jong-Woon, and Kevin Gray. 2017. “Cause for Optimism? Financial Sanctions and the Rise of the Sino-North Korean Border Economy”. Review of International Political Economy, Advance online publication. doi:10.1080/09692290.2017.1301977.

欢迎分享。如需全文转载,请阅读版权声明

回到开头

发表评论 | 阅读0条评论

欢迎真知灼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