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右都是白痴吗?揭秘美国另类右翼运动

图片来源:

去年八月,曾经的民主党人、如今的川粉 Andrew Torba 创办了社交网站 Gab,它很快成为美国另类右翼运动的新大本营。

九月,并没有内测邀请的我,用假名和备用邮箱申请了一个帐号。也许因为名字取得很像 “自己人”,我的申请在等待列表上停留不到一天就意外获得批准。大选后,互联网上各大右翼论坛的访问量都开始井喷,Gab 也不例外。我也得以有机会观察另类右翼运动 (Alt-right Movement) 的线上话语和动员结构。

我之所以关注另类右翼运动,主要有三个原因。

首先,虽然这个词出现时间不短、传媒关注也在不断上升,但知道另类右翼的人还是非常少。去年末,皮尤研究中心对美国人做了个随机调查,54% 的人完全没有听过另类右翼运动这个概念【注 1】。而对绝大部分中文读者来说,另类右翼更是个陌生概念。

其次,即使对另类右翼有所耳闻的网民,对此也有简单化理解,认为另类右翼就是复兴的 3K 党、新纳粹。另类右翼的提出者 Richard Spencer 在今年年初被反川普抗议者当街袭击,之后的舆论讨论,也一直围绕 “能不能打纳粹”(Punching Nazi) 展开,并没有多少媒体严肃深入地关注这场已经延续了好几年的运动。

最后,另类右翼运动与互联网政治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它的崛起,象征着网络政治极化的新形态:第一,粉丝亚文化、黑客文化与右翼政治间的界限被打通;第二,互联网政治本已从早期部落化走向社交网络时期的集中化,而如今,因为主流媒体信誉的滑坡,它再次走向部落化。

另类右翼运动如何发家?人们又有哪些普遍误读?鉴于另类右翼内部的派别分歧非常复杂,本文仅从 Gab 和 Reddit 社区入手,总结另类右翼运动的行动策略。

另类右翼运动发家史:亚文化社区的新朋克?

“光头党大部分是信息素养低下、受到暴力和部落仇恨驱使的傻瓜。另类右翼们可聪明多了,所以左派才这么恨他们。”——Milo Yiannopoulos

“另类右翼 (Alternative Right, 简称为 Alt-right)” 这个词,最初是由白人至上主义者 Richard Spencer 在 2008 年提出的。他主张,21 世纪的国家要由欧洲人和在美国的欧洲后裔主导,而另类右翼运动,就是一个重燃欧美白人身份意识的运动。作为极右智库 “国家政策研究所”(National Policy Institute, NPI) 的负责人,他广泛被传媒报道的时刻出现在去年 11 月末。在网上疯传的视频【注 2】里,他在华盛顿 NPI 总部发表演讲,底下听众纷纷以纳粹礼庆祝川普的当选。

然而,用 Spencer 和 NPI 的理念来代表整个另类右翼运动,是种过分简单化的解读。在纲领层面,另类右翼运动也许是一种白人至上的意识形态;但在实践层面,则更像一种松散的、策略多元的社会运动组织。或者说,另类右翼绝不是单单靠着宣传白人至上主义才走到今天这一步。

首先,另类右翼运动与各种互联网反文化间一直有着很深的渊源,尤其和缘起于 4Chan/8Chan 的反女权运动、男性权力运动脱不了关系。从互联网诞生开始,女性在数字空间的文化生产中就处于绝对弱势,线上的反女权运动也从没有停止过。

这一反女权运动发展到今天,已经成为了一大批网站和博客组成的大联盟,统称做 Manosphere。Manosphere 最著名的概念,就是吞下红药丸 (Red Pill) 和蓝药丸 (Blue Pill) 的比喻——吞下红药丸,就如同黑客帝国里的尼奥,得以看到真实的世界:一个男性身份受到威胁的世界。

如今很多另类右翼运动的核心成员,比如 Ricky Vaughn,就是脱胎于这场号称女性腐蚀了当代文化的仇恨运动。另类右翼也直接从 Manosphere 借用了红药丸的概念,来邀请更多白人男青年加入运动。

Reddit 论坛下专门有一个板块就叫 The Red Pill,最近则又冒出来一个专门谈论政治话题的 The Red Pill Right。在这里,你既可以找到男性权力的拥护者,也可以发现不少另类右翼的支持者。这两个论坛,加上 Alt-right 的分论坛 (已经被关闭)、The Donald 的分论坛,是极右翼在 Reddit 最常逛的社区,有很多共享的用户。

另类右翼也吸收了反女权运动的不少斗争资源。很多分析都认为,2014 年从游戏工业开始蔓延的 Gamergate 运动,就是另类右翼运动的初试身手。Gamergate 打着反对游戏业裙带关系的口号,声称代表整个受压迫的玩家群体 (其实以白人男性为主),对独立游戏、女性设计师和游戏评论家进行系统的骚扰和恐吓。正是 Gamergate,让 Trolling 成为了另类右翼的标准动作之一。而另类右翼运动的著名论述者 Milo Yiannopoulos,也是通过 Gamergate 中的出格言论吸引到了自己最早的一批信徒。

另外,一部分另类右翼社区的成员、特别是 Milo 的关注者,与其说对弱势群体怀有恶意,不如说只是被虚无主义环绕的一群反文化宅男。他们借用了 Manosphere 中的流行说法,称自己是遭到主流社会男权文化抛弃的贝塔男性 (Beta Male)。而目前需要做的,就是一场 Beta 革命,既反对女性,也反对一切固定的、物质导向的传统男性权力【注 3】。互联网时代的男性气质不再是身体的,而是精神的,是那些能够通过数字空间展现权力的个体,比如黑客,极客,游戏设计师等。

从这个角度,我们也不难理解,为什么作为公开同性恋的 Milo (他自称为dangerous faggot),可以成为反政治正确的先锋。男同性恋本身,可以是更纯粹的男性气质的体现,这一观点甚至深藏在早期的纳粹思潮【注 4】中。

另类右翼的性别话语论述让我们看到:并不是所有反女权的力量,都倡导传统男性气质的复兴 (像贝塔男性一样,同时反对女权和传统男性气质);也并不是所有对同性恋群体的支持,都可以成为左派的资源 (男同性恋可以成为更纯粹的、精神意义上的男权的象征)。

当外界批评 Milo 歧视少数族裔时,Milo 就常常以自己是同性恋、又有无数黑人男友作为挡箭牌。自由派玩得炉火纯青的身份政治,最后却被极右翼轻易学到了,这真是天大的讽刺。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另类右翼运动逐步复制和演化出非常庞大的概念和文化符号【注 5】,因而也培育出了极为多元的追随者。这些使用符号的人,不一定完全同意另类右翼的所有观点,但他们却共同讨厌一本正经的传媒、政客和左派。基于这一共识,另类右翼建立了有力的口号:保守主义才是新的朋克 (New Punk)【注 6】。这种论述成功地把右翼理念和迷群文化衔接了起来。

这两年,另类右翼又发掘出了标志性的传播武器:佩佩青蛙(Pepe the Frog)。关于这个标志的来龙去脉,已经有不少中文文章介绍过。这只绿青蛙本来的搞笑意义,如今已经被仇恨意义所取代。另类右翼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实现了对符号意义的接管,其动员力堪称恐怖。这也是多年地下斗争历练的结果。

去年,另类右翼盯上了中世纪【注 7】的符号。他们着迷于十字军东征、收复穆斯林占领地的历史,认为自己当今的使命就是再一次收复被穆斯林文化污染的基督文明。和佩佩青蛙的故事类似,右翼们制造了 #Deus vult (意为神的旨意,十字军口号) 这个标签和相关的 meme,作为彼此确认身份的信号。前些日子,著名游戏公司育碧推出中世纪背景的新游戏《荣耀战魂》【注 8】,另类右翼的支持者们立即欢呼雀跃:他们终于可以在游戏中以骑士的身份屠杀异族了。

令人担忧的是,这场不断发掘、化用、腐蚀文化符号的 Meme 运动,似乎愈演愈烈。最近,连简奥斯汀【注 9】都中枪了。另类右翼论坛把她捧作白人的代言人,仅仅因为她描绘了一个族裔单一,男尊女卑的理想世界。右翼并不需要为自己的误读付出代价,他们恰恰要通过对文化产品内涵的扭曲来进行再创造。

对文化符号的娴熟运用,使得另类右翼比一本正经抵制他们的激进左翼有意思多了。比如总是一袭黑衣黑面罩 (称为 Black Bloc 战术) 出镜的 Antifa (反法西斯) 组织,经常用激进行动——包括使用棍棒打砸物品、焚烧美国国旗等——来破坏右翼的活动。但是,由于他们没能创作出广为传播的反抗符号和口号,他们的行动不仅常常被右翼群嘲,还得不到大部分主流自由派的认同。

另类右翼人士还读法兰克福学派?

“我宁可看被克里姆林宫审查过的 RT (今日俄罗斯),也不想直接看华邮、纽时和 CNN。现在必须看外媒才能了解世界了。”—-某 Gab 用户

在某种程度上,社交网站 Gab 的流行,也是这一年里主流社交媒体清缴极右翼言论的结果。一开始,主流社交平台对右翼言论普遍采取睁一眼闭一眼的态度。当时舆论的重点在于遏制 ISIS,推特等平台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删除圣战者账户上。等到 ISIS 的社交媒体据点差不多被志愿者和官方工作人员爆破完毕的时候,也正值美国大选白热化。迫于舆论的压力,网络言论审查的刀子就朝着极右翼砍去了。

推特从去年夏天开始不断删除仇恨言论和发布仇恨言论的账户,包括 Milo,Ricky 等很多人。Spencer 的账户也被停用了很久。今年 2 月 1 日,一直被批评纵容右翼壮大的 Reddit,也终于表明立场关闭了旗下的另类右翼板块。几天后,推特关停了 Gab 的官方推特账户 (后来在用户抗议下恢复)。而苹果商店则以各种理由拒绝 Gab 的官方 app 上线。

川普上台之后,每一次自由派的抗议、每一次主流媒体的封杀,都变成了另类右翼反动员的契机。或者用他们自己的词来说,就是左派的每一次 “暴动” 都可以 red pill (名词作动词用,相当于 “唤醒”)下一代对现状不满的白人。

由于 Gab 刚成立,又还在内测,用户们基本都默认其他用户也都是另类右翼的支持者。一般用户关注别人,别人也会很快回关注。由于社区规模小,新人被鼓励用 #SpeakFreely、#GabFam 等标签做自我介绍,这样别的用户就可以搜到并关注新人。CEO Torba 也常常和用户直接对话、募集捐款、发布新闻、倾诉对主流媒体的不满。Gab 的氛围,特别像我当年经历的推特中文圈黄金时期:大家惺惺相惜,每一次 “敌方” 的行动都让社区更加团结。

Gab 自身的很多设计,也明显是在向另类右翼运动看齐。尽管遭到 Torba 否认,但 Gab 网站的 logo 是一只青蛙,显然是在暗喻 Pepe,并借此向所有另类右翼喊话:这里欢迎你们。Gab 的架构结合了 Reddit 和推特的特点,用户既可以转发、评论、贴标签,也可以将一条消息顶起来和踩下去。考虑到 Reddit 和推特是另类右翼最活跃的主流社区,这样的设计使得从这两个网站转战来的新用户可以很快上手。

除了将左派的抗议转化为动员的动力,另类右翼们还会收集各方证据来验证自己才是 “站在正确的历史那边” 的人。这些证据包括:卡斯特罗死了、马丁路德金侄女阿尔韦达投票给了川普、白人球员为主的爱国者队赢了超级碗、推特的营收不断下降等等。主流舆论常常指责右翼和部分川普支持者是受到假新闻蛊惑的一群人,但至少另类右翼并不靠此为生。他们提到的新闻确实发生了,但他们只是善于提出 “另类” 的解释角度而已。

另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则是另类右翼的全球化。另类右翼的很多核心人物都在欧洲,特别是英国【注 10】。Gab 上可以看到大量的欧洲用户,Reddit 的欧洲板块讨论热度不亚于美国政治板块。

随着英国脱欧公投和美国大选的结束,很多另类右翼人士马上将视角转向了今年欧洲的几场重要选举。国民阵线勒庞的头像已经被做成了 Pepe【注 11】,很多美国用户也通过社交媒体表达为勒庞竞选出力的意愿。Buzzfeed 年初更是发布独家新闻【注 12】称,美国的川普支持者伪装成法国的用户,有组织地为勒庞助选。

通常来说,人们认为左派组织更喜欢结成跨国联盟,但我们看到,另类右翼似乎扭转了这个趋势。

如果观察另类右翼们常用的标签,在一堆 #MAGA,#RedPill,#Altright 里,经常会混杂一个看似乱入的 #CulturalMarxism。这是因为,不少另类右翼成员早期其实受到了左翼激进理论的影响,比如 Ricky Vaughn 就声称他的启蒙读物包括了文化马克思主义。而 Reddit 的右翼论坛上,甚至有人在推荐法兰克福学派【注 13】的作品。

在极右翼看来,阿多诺与霍克海默对于资本主义文化生产的批判,对他们理解如今自由派媒体的话语垄断有着极大的帮助。他们认为自己讥笑的主流媒体 (Mainstream Media 被简称为 MSM)就是这两位理论家所说的文化工业 (The Culture Industry)。

当然,需要澄清的是,早期的另类右翼运动是坚决排斥文化马克思主义的。著名右翼媒体 Breitbart News 的创立者 Andrew Breitbart 就曾经痛斥,法兰克福学派当年为躲避纳粹从欧洲迁移到哥伦比亚大学,给美国带来了政治正确的灾难。但他同时也说过,“政治是文化的附产品”【注 14】。这句流传甚广的名言,激励了很多另类右翼人士从流行文化和传媒的角度去理解当今的世界走向。

因此,当后来的另类右翼成员发现,法兰克福学派的 “文化工业” 概念恰可以解释当今的媒体系统,他们的观点就发生了调整。不管怎样,另类右翼都在积极寻找着各种思想资源,试图将零散的观点体系化。

请停止低估另类右翼人士的实力和智商

“左派每一次阴险的袭击、每一个扔出的鸡蛋,和每一个被暴民追打的川普支持者,都促使一代人觉醒。我们不战而胜。”——Richard Spencer 被袭击后发的推特

另类右翼运动支持者们的线上表达方式、他们所推崇的策略和手段,和左翼社会运动并没有本质的区别。他们会插科打诨编段子,也会利用推特标签搞动员(比如二月的反 Netflix 事件【注 15】),他们和自由派抢购 《1984》 一样抢订 Milo 的新书 (但该书的出版计划已经被出版社取消),也会集体去左派学者的书籍下面打一星【注 16】 (因为作者在社交媒体上嘲讽White Genocide)。

是时候承认这一点了:他们和其他人一样,生活在数字空间所带来的红利里。
甚至,另类右翼政治的动员者们享受着巨大的后发优势:他们得以轻松学习到其他社运分子、尤其是左翼社运的策略,再通过数字 meme 把自己包装成流行偶像般的存在。而由于另类右翼在结构上是个松散的联盟,主要成员们又有着足够的策略灵活性:他们吸纳一切反女权、反移民、反少数族裔、反言论审查、反福利国家、反主流媒体的声音。

他们既可以大肆散布歧视性言论,又可以辩解说自己只是在捍卫言论自由和西方文明;他们既可以严肃地骚扰攻击他人,又可以在争议不利于自己的时候,谎称一切只是为了好玩 (Lulz)。这种收缩、调试、再进攻的策略循环,保证了这场运动可以稳抓稳打,逐步推进。(想进一步了解的读者,可以参考 Milo 和 Breitbart News 编辑 Bokhari 去年联合发布的 “给建制保守主义者的另类右翼指南”【注 17】,体会下他们是怎么将这场运动正当化和崇高化的。)

另类右翼运动从出现开始,直到目前进入舆论热点,是多因素交缠推动的产物。它勾连着早期的互联网文化,利用了当今互联网的架构演化,最大程度吸收了左翼运动的资源,并通过保守派媒体放大仇恨。他们正是在地下潜心经营了多年,才达到了目前的可见度。

主流互联网空间对自由派的友好和对极端言论的屏蔽,已经培养出太多闭目塞听的用户。如果一个人没有被社交网站删除过言论、没有受到过网络巨魔的围攻,TA 大概永远想不到,在网络空间中还存在着大量另类右翼的踪迹。即使通过传媒报道略知一二,TA 们也倾向于认为,另类右翼只是一小撮边缘分子。可正是这 “一小撮人”,正在缓慢地撬动全球政治的庞大版图。

如何对抗另类右翼?

在这种情况下,对于反对另类右翼的我们来说,可以做什么?应该做什么?

我们不仅需要在线下积极抵抗,更需要在网络文化的层面,一边阻止另类右翼扭曲、劫持更多的概念和文化资源,一边创造属于我们自己的标志性符号。

去年开始,有自由派媒体使用 “另类左翼” (Alt Left)【注 18】 的概念,提倡重建一个更加激进和有行动力的左翼。不久前,当右翼们在推特发布歧视性贴图的时候,用户们自发组织起来【注 19】,用更多的贴图进行了回击。还有左翼用户试图将前些日子风靡 Facebook 的垃圾鸽 (Trash doves)【注 20】 贴图转化为左翼的象征。遗憾的是,4Chan 上的另类右翼显然有着更丰富的线上斗争经验,他们已经成功阻截了左翼,并将这只无害的鸽子再次打造成极右翼的神兽。

反对另类右翼的我们,必须承认自己在策略上的落后。我们不能满足于把一切敌人标记为法西斯、不能沉浸于批评几个显赫的人物、不能仅仅将极端用户赶出推特脸书 Reddit、不能只在右翼人士到大学开讲座的时候前去抗议。对我们来说,当务之急是深入了解另类右翼的传播网络、跟踪他们在整个网络的活动轨迹,并用自己的内容去反制另类右翼的动员。

如果抗争浮于表面,它们只会被吸收、改造、反弹,成为我们失败的证据。

参考文献

  • Most Americans haven’t heard of the ‘alt-right’
    http://www.pewresearch.org/fact-tank/2016/12/12/most-americans-havent-heard-of-the-alt-right/?utm_content=buffer015e8&utm_medium=social&utm_source=twitter.com&utm_campaign=buffer
  • ‘Hail Trump!’: Richard Spencer Speech Excerpts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1o6-bi3jlxk
  • The New Man of 4chan
    https://thebaffler.com/salvos/new-man-4chan-nagle
  • #Milosexual and the Aesthetics of Fascism
    https://bostonreview.net/politics-gender-sexuality/daniel-penny-milosexual-and-aesthetics-fascism
  • ‘Cuck,’ ‘snowflake,’ ‘masculinist’: A guide to the language of the ‘alt-right’
    http://www.latimes.com/nation/la-na-pol-alt-right-terminology-20161115-story.html
  • Conservatism is the NEW Counter-Cultur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avb8cwOgVQ8
  • The far right’s new fascination with the Middle Ages
    http://www.economist.com/blogs/democracyinamerica/2017/01/medieval-memes
  • For Honor’s accidental alt-right connection
    http://www.polygon.com/2017/2/10/14560050/for-honor-deus-vult
  • Jane Austen Has Alt-Right Fans? Heavens to Darcy!
    https://www.nytimes.com/2017/03/20/books/jane-austen-alt-right.html?_r=0
  • Are these the faces of London’s young ‘alt-right’?
    http://www.standard.co.uk/lifestyle/esmagazine/these-are-the-faces-of-londons-young-altright-a3477731.html
  • France’s alt-right has turned Pepe the frog into Pepe Le Pen
    http://www.theverge.com/2017/2/6/14522542/pepe-the-frog-france-le-pen-meme
  • Trump Supporters Online Are Pretending To Be French To Manipulate France’s Election
    https://www.buzzfeed.com/ryanhatesthis/inside-the-private-chat-rooms-trump-supporters-are-using-to?utm_term=.vlORdeLek#.uiXAxBpBg
  • Researching Cultural Marxism (as opposed to economic Marxism) would be a great starting point for anyone wanting to get RedPilled in the political arena.
    https://www.reddit.com/r/theredpillright/comments/5spfkb/researching_cultural_marxism_as_opposed_to/
  • Paleocons for Porn
    https://www.jacobinmag.com/2017/02/paleocons-for-porn/?utm_campaign=shareaholic&utm_medium=twitter&utm_source=socialnetwork
  • Netflix is the subject of a boycott campaign after a new comedy ruffled feathers on the alt-right
    https://www.aol.com/article/news/2017/02/09/Alt-right-boycotts-netflix-dear-white-people/21710650/
  • We Created Chávez: A People’s History of the Venezuelan Revolution
    https://www.amazon.com/We-Created-Ch%C3%A1vez-Venezuelan-Revolution/product-reviews/0822354527/ref=cm_cr_getr_d_show_all?ie=UTF8&showViewpoints=1&pageNumber=1&sortBy=recent&reviewerType=all_reviews
  • An Establishment Conservative’s Guide To The Alt-Right
    http://www.breitbart.com/tech/2016/03/29/an-establishment-conservatives-guide-to-the-alt-right/
  • 18. Liberalism Needs the “Alt-Left”
    https://newrepublic.com/article/141143/liberalism-needs-alt-left
  • This Far-Right Tweet About “The Future That Liberals Want” Backfired Into A Huge Meme
    https://www.buzzfeed.com/juliareinstein/this-is-the-future-liberals-want?utm_term=.slj3vMgM7#.brYLZwVwD
  • A meme war is raging over the future of Trash Dove
    https://www.dailydot.com/unclick/trash-dove-purple-bird-alt-right-meme/

欢迎分享。如需全文转载,请阅读版权声明

回到开头

发表评论 | 阅读0条评论

欢迎真知灼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