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中的 “小鲜肉” 与 “实力派”

图片来源:alobos Life/Flickr

对政府官员来说,最郁闷的事莫过于起早贪黑地为人民服务,明明做出不错成绩,却还是被骂出翔。在南美洲,智利政府就是如此悲催。

1990 年,军政府时期结束、智利完成民主转型,中左翼 “民主联盟党” 长期执政。此后六年内,智利的贫困率减少一半、极度贫困人口减少三分之二,其 “治理绩效指数” 也高居拉美首位。但是,智利人民却不领情。智利的政权支持率只排在拉美第 10 位。民众认同智利是民主国家的比率排在第 13 位、对民主政治的满意度只排在第 15 位。

与此形成对比的是委内瑞拉。在查韦斯当政后,学界普遍认为委内瑞拉的民主制度遭到破坏。查韦斯治下的委内瑞拉政府表现也远不如智利,其 “治理绩效指数” 只位于拉美第 16 位。但是,委内瑞拉的政府满意度却远高于智利:政权支持率排在第 5 位、民主满意程度排在第 7 位、认同 “我们是民主国家” 的民众比率更是高居第 2 位。

为什么表现平平的查韦斯政府更得民心?

德州大学奥斯汀分校的研究者认为,民众对政权的支持和对民主的认同并不直接来源于他们对政策效果的主观感受。其实,民众也在暗自观察政府制定政策时会不会听从自己的意见。

研究者把民众的这种心理活动称为 “政权效能” (regime-based efficacy)。如果民众认为自己的意见在政府决策时起到很大的作用、即 “政权效能” 越高时,他们就越支持政权。反之,当民众认为自己的意见没什么影响,他们就会对政府不满意。

研究者利用 2012 年的拉美公众舆论调查数据,分析了 “对政策效果的评价” 和 “政权效能” 对政权支持度的影响。结果显示,“政权效能” 的影响比 “政策效果评价” 更明显。而且,“政权效能” 越高,“政策效果评价” 的影响就越微不足道。这意味着,如果民众相信政府愿意听自己的话,即使政府最后搞砸了政策,他们还是照样支持政府。

研究者指出,造成委内瑞拉和智利差异的原因,正是两国政府对民众参与政策讨论的态度不同。智利恢复民主制度后,政治运行非常平稳,加上制定了行之有效的政策,政策被政党系统中的精英政治家和技术官僚把持。普通民众几乎没有发表意见的空间。因此,虽然政党议员是民选代表,但民众会感觉政党没有代表人民。

反观委内瑞拉,在经历过 2000 年代早期的政权危机后,查韦斯决定扩大民众的政治参与、鼓励民众对政策发表意见,把民众组织到政府咨询项目中。分析表明,参加社区咨询会的委内瑞拉民众更相信政府会听取自己的意见。但是,这个结论只适用于查韦斯的支持者。

为了进一步证明 “政权效能” 对政权支持度的效果,研究者又在智利的两所大学开展了调查实验。他随机给大学生们看两篇有关市政府政策咨询的文章。其中的一篇文章 (对照组) 提到政府咨询了一群技术专家。而另一篇文章 (实验组) 则提到政府召开面向公众的镇议厅会议 (town-hall meetings),容许市民就政策进行辩论和投票。

在读完文章后,大学生需要回答一系列对政府的评价问题。结果表明,实验组的大学生对政府做法的评价更高,觉得这样的做法更公平、更民主,而且未来应该继续沿用。这就说明,智利大学生们更赞赏扩大民众参与的做法。

研究者总结道,对政策表现的评价以及对 “政权效能” 的评价有不同的合法性来源。政策评价来源于 “绩效合法性”,“政权效能” 评价来源于 “程序合法性”。而程序合法性对政权支持的影响更大。但是,研究者所说的程序合法并不是指民主选举,而是制定政策的民主参政议政渠道。

智利和委内瑞拉的对比,也可以引申到娱乐八卦领域——“面瘫小鲜肉” 比 “实力派演员” 有更多的粉丝,并不是因为他们演技更好,而是他们能在微博上与粉丝积极互动,让粉丝们都有参与感。

显然,委内瑞拉人民也认为,虽然自己生活没有得到什么改善,但 “wuli查韦斯还是棒棒哒”。

参考文献

  • Rhodes-Purdy, Matthew Henry. “Beyond the balance sheet: performance, participation, and regime support in Latin America.” Comparative Politics 49(2): 252–86. doi:10.5129/001041517820201350.
  • Mainwaring, Scott, and Timothy Scully. Democratic Governance in Latin America. 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 2010.

欢迎分享。如需全文转载,请阅读版权声明

回到开头

发表评论 | 阅读0条评论

欢迎真知灼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