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嫁好男人,先装傻白甜?择偶压力下的女性职场妥协

0306_recompress

一说起“干得好不如嫁得好”,大多数人的第一反应,可能都觉得这是落后地区才存在的陈旧观念。当代的都市职业女性,步履坚定妆容自信,又怎会因为一个男人耽误了自己的大好前程?

然而,传统观念生命力之顽强,很多时候超出我们的想象。即便在历经女权运动洗礼的欧美发达国家,许多男性在潜意识中也很难接受一个比自己事业更加成功的伴侣。比如Bertrand等人2015年的论文就指出,在美国,妻子收入超过丈夫的婚姻数量更少,更不稳定。Folke和Rickne的研究利用瑞典的数据发现,女性政治生涯的成功会增加其离婚的概率,男性则不然。职业女性为了在婚姻市场上更具竞争力,只能在男权主导的社会规范下做出妥协,压抑自己对成功的渴望,甚至主动伪装出“温婉娴静”的模样。

最近,来自芝加哥大学、普林斯顿大学和哈佛大学的三位经济学家,在某所私立大学商学院的MBA学员中进行了一项研究。他们想知道,受过高等教育的女性商界精英,在面对择偶压力的时候,是否还是会以牺牲职业发展为代价来满足男性的期望。

三位研究者首先对这些学员进行了问卷调查,询问她们在过去两年中,是否曾因为担心在别人眼中太有侵略性,而有意避免在职场上做出某些举动。结果令人吃惊:相比于已婚女性,未婚女性有更大的可能放弃提出升职或加薪的请求(64% vs 39%),更不愿意在会议上发言(52% vs 33%)或者承担领袖职责(40% vs 24%)。事实上,73%的女学员都有至少其中一种相关经历。

研究者们进而分析了学员们在MBA课程中的表现。他们发现,尽管已婚女性和未婚女性在笔试中的平均成绩相差无几,后者的课堂参与得分却远低于前者,即便控制了年龄、国籍、GMAT成绩等变量之后依然如此。越年轻的未婚女性,这一现象就越是明显。由于学员的成绩对雇主是公开的,这对于未婚女性的职业前景无疑有十分不利的影响。研究者们认为,上述结果说明,婚姻市场上的竞争迫使未婚女性去“扮演妻子(Acting Wife)”,来迎合市场需求。

那么,会不会是未婚女性和已婚女性在其他方面存在着差异呢?比如说,有没有可能是已婚女性职场经验更加丰富,所以在公司里、课堂上也更加游刃有余?为了排除无关因素的干扰,三位研究者又设计了一个巧妙的随机实验:在MBA班开学的第一天,所有学员都被要求填报自己对未来职业的预期,从而方便学校帮助他们寻找暑期实习。在研究者们的介入下,填报表被设计成了两个略有不同的版本。其中一个版本告诉学员,他/她填写的内容将被拿到课堂上由全班同学公开讨论(处理组);另一个则声称,讨论的时候他/她的名字并不会被同学们看到(对照组)。

结果显示,那些以为自己的答案会被同学们看到的单身女性,会显著调低自己对于薪水的期望(14%),也更不愿意接受长时间工作和长途差旅,同时自评的野心程度也更低。对照组有35%的单身女性表示,出差多频繁都无所谓,而处理组中这一比例为0%。处理组的非单身女性除了理想的工作时间更短之外,在其他方面跟对照组未表现出差别;处理组的单身男性反而甘愿承担更长时间的工作。

此外,在跟婚姻市场竞争力无关的方面,比如写作能力和适应能力上,两组中单身女性的自评分相差无几。由于MBA同学中有不少潜在的结婚对象,这些单身女学员的行为可以被看作在婚姻市场上最大化收益的理性决策。

研究者们之后进行的另一个实验也支持了上述结论:在一堂关于求职的课上,学员们被要求从列表中选出自己心仪的职业,并跟同一个小组的同学讨论自己的选择。如果同组都是男性,单身女学员就会更偏好于那些工时短、出差少的工作。但组员的性别并不会改变女学员选择高社会影响职业的可能性。

在先前的文章中,我们已经介绍过,女性确实在生活中比男性更加厌恶竞争(http://cnpolitics.org/2015/01/behave/),而这在很大程度上是社会建构的产物。这项研究进一步指出,我们所观察到的两性在职场上的差异,也可能是女性为了适应男权社会不得已而为之的策略。性别偏见和霸权,还是这个社会中无处不在的藩篱和桎梏。平权之路,任重道远。

参考文献

  • Bertrand, Marianne, Emir Kamenica, and Jessica Pan. “Gender identity and relative income within households.” The Quarterly Journal of Economics 130, no. 2 (2015): 571-614.
  • Bursztyn, Leonardo, Thomas Fujiwara, and Amanda Pallais. “‘Acting Wife’: Marriage Market Incentives and Labor Market Investments.” (2016).
  • Folke, Olle, and Johanna Rickne. All the Single Ladies: Job Promotions and the Durability of Marriage. No. 1146. 2016.

欢迎分享。如需全文转载,请阅读版权声明

回到开头

发表评论 | 阅读0条评论

欢迎真知灼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