虔诚信教的魅力:我穷我幸福!

图片来源:Panchaoyue/Flikcr

宗教是社会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那么信教会影响经济发展吗?虔诚信教让人更幸福吗?哈佛大学的两位研究人员对穆斯林的研究发现,斋月禁食期越长,穆斯林国家的生产率增速越低,这说明宗教信仰可能影响经济增长。

不过宗教信仰会显著提高穆斯林信徒的主观幸福感,对虔诚的信徒来说尤为如此。研究人员认为,这符合标准的俱乐部产品理论。

宗教信仰是代价高昂的行为,需要人们投入大量时间和资源。斋月禁食期越长,意味着要忍受更长时间的饿肚煎熬,因而对信徒要求越苛刻。这可以将一些意志不坚定的伪信徒排除在外,留下参与度更高、更忠诚的真信徒。

穆斯林斋月禁食是绝佳试验场

韦伯对新教伦理的早期研究,揭示了宗教对经济发展的重要作用。但多数研究发现,宗教信仰可能不利于经济增长。因为宗教会约束信徒的观念和行为,如做礼拜、节食或戒酒,其中一些行为可能会影响生产力。

已有研究发现,宗教信仰与经济发展和幸福感之间存在相关关系,但却无法证实它们之间是否有因果作用机制。而穆斯林的斋月禁食提供了一个绝佳检验场景。

伊斯兰教的核心信条之一是斋月禁食。穆斯林日历不同于西历,它受地球纬度影响。而地球纬度不同则日落时间不同,因此不同国家或同一国家不同时节的斋月禁食期长短不一。例如,一个国家某年的斋月禁食期,最长可达每天 15 个小时,最短只有 9.5 小时。

举个例子,如果斋月在北半球冬季,那么孟加拉国的禁食期就比土耳其长,因为孟加拉国更接近赤道,日落时间更晚。但如果斋月在夏季,那么土耳其的禁食期会比孟加拉国更久。而地处南半球且靠近赤道的印度尼西亚,每年斋月禁食期时长变化不大。

禁食期长导致经济增长趋缓

研究人员利用穆斯林日历和地球纬度确定日出和日落时间,计算穆斯林国家斋月禁食时间,以此衡量信教虔诚程度,在此基础上探究信教虔诚程度对经济发展与人们幸福感的影响。

对 1950 – 2011 年间 167 个国家的数据进行分析显示,无论以人均 GDP、劳均 GDP 还是 GDP 总量来衡量,斋月禁食期越长,穆斯林国家的经济增长就越缓慢。但是,在非穆斯林国家则不存在这种影响,这说明穆斯林斋月禁食影响经济。

研究显示,宗教信仰对经济的影响非常显著。孟加拉国和土耳其的斋月禁食期仅相差 1.4 个小时,但由此导致的经济效率损失却高达 1 个百分点。夏季的斋月禁食期时间更久,让人更煎熬,但研究没有发现斋月禁食期在夏季与在冬季的明显差别。

而禁食期越长,人们就越容易忽略工作的重要性。研究显示,禁食期显著降低穆斯林国家的制造业劳动力供应量,致使工资水平提升,这可能是导致生产力下降和经济增长趋缓的主要因素。

虔诚的信徒幸福感更强

研究人员利用 1981 – 2014 年间 83 个国家的世界价值观调查数据,分析斋月禁食期对主观幸福感的影响。有趣的是,尽管斋月禁食期会让人贫穷,但却可以显著提升虔诚信徒的幸福感。一般来说,斋月禁食期会使信徒的主观幸福感平均增加 1.5 个百分点。

“伊斯特林悖论” 认为,经济增长到一定程度就不会提升人们的幸福感。但大量研究发现,经济增长和收入递增会让人更快乐。本文的这项研究表明,经济增长和幸福感都受宗教信仰的影响,精神慰藉与物质激励同样重要。

研究人员认为,俱乐部产品理论可以解释这种现象。宗教信仰要求信徒过苦行僧生活,这固然吃力不讨好,但却可以把不够虔诚的信徒或搭便车者排除在外,让虔诚的信徒 “抱团” 取暖。坚守下来的信徒可以更紧密地互动,共享宗教团体带来的精神满足和其他收益。

研究发现,禁食期越严苛,自愿宗教组织的会员会明显减少;越虔诚的信徒,到清真寺做礼拜的频次越高;禁食期越久,信徒也更加信任他人。这些都可以增加信徒们彼此的社会资本。因此,宗教信仰的确有很强的俱乐部色彩,让更多志同道合者走到一起。

参考文献

  • Campante, F., & Yanagizawa-Drott, D. (2015). Does religion affect economic growth and happiness? Evidence from Ramadan. The Quarterly Journal of Economics, 130 (2), 615-658.

欢迎分享。如需全文转载,请阅读版权声明

回到开头

发表评论 | 阅读0条评论

欢迎真知灼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