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大交易,台湾当筹码?

china and usa在总统女儿春节拜访中国大使馆、杨洁篪与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弗林通话、川普发元宵节贺信等一系列台前幕后事件的斡旋铺垫下,2月10日上午,习近平和川普的电话会谈终于隆重登场。这宣告着中美元首沟通渠道恢复畅通,自去年12月川蔡电话事件后就一直波谲云诡的中美关系,也就此云开雾散。

此次通话中最重要的部分,就是川普“应习近平的要求”,正式表态尊重中国的“一个中国”原则。这不仅否定了其之前与蔡英文的通话,也不禁令人产生这样的疑问:自称擅长做交易的川普,是否已放弃将台湾作为与中国交易的筹码?

放弃台湾并非没人提过。在2015年春季刊的《国家安全》杂志上,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的政治学教授Charles L.Glaser刊文建议,美国应放弃对台湾的安全承诺,换取中国和平解决东海和南海的海洋岛屿争端、并正式承认美国在东亚的军事安全存在,以此彻底化解中美在西太平洋地区发生正面冲突的风险。

研究者认为,无论从国际关系历史还是理论上看,新兴大国与守成大国发生冲突的概率很高。作为守成大国,美国如果在等到与新兴大国直接冲突时再做出妥协让步,将付出极高的代价。因此,美国需要在和平时期提前化解潜在的危机风险。作为最有可能导致中美冲突的因素,台湾问题自然值得美国重新认真考量。

对于中国大陆而言,台湾问题属于核心利益。中国大陆对实现统一、行使主权的决心是明确的:如果台湾宣布独立,中国将不惜动用武力。但美国在台湾问题上的目标是防御性的:主要是维持现状——这需要美国在台湾问题上保持微妙的政策平衡。实际上,美国采取的是“双重威慑”政策,既警告中国一旦对台湾动武、美国将武力协防台湾;也向台湾表明如果挑衅中国大陆寻求独立、美国将不承诺武力保卫台湾。

放眼整个西太平洋地区,研究者发现,中美在南海、东海等一系列问题上皆存在矛盾冲突,并都有升级成战争的风险。与台湾问题不同,南海和东海问题均与美国在亚太地区的盟友相关,关系到美国在东南亚和东亚的同盟体系能否维持,并将影响西太平洋地区权力结构的变化。无疑,这些问题对美国的重要性要高于台湾问题。

研究者认为,美国放弃协防台湾的承诺,可以显著降低未来中美两国爆发直接军事冲突的风险,也有助于缓解中美两国日益激烈的军备竞争。更重要的是,美国对于台湾的协防承诺,已经成为导致中美之间战略互疑的最根本原因。如果美国放弃这一承诺,对于改善双方互信、使双方逐步摆脱当前在西太平洋地区的安全困境将大有帮助。

但同时研究者也指出,这样的政策调整是重大变化,不能是美国的单方面举动,需要与中国实现“大交易”(Grand Bargain)。首先,中国要“公平”解决涉及东海和南海的一系列海洋岛屿争端,放弃单方面的主权声索,实现对相关岛屿和海域资源的共同管理和开发。其次,中国需要承认美国在东亚的长期力量存在,不能指望将美国“赶出亚洲”。中国应认识到,美国在东亚的存在并非完全针对中国,而是事关力量平衡和维持对盟友的承诺——这与美国利益息息相关。

因此,研究者进一步指出,“大交易”能否实现,关键要看中国在亚太地区是否存在“有限目标”(limited aim)以及明确的核心利益。如果中国的战略目标只局限于台湾问题和实现国家主权统一,那么这样的“大交易”有可能实现。但是,如果中国拒绝这样的“大交易”、或是无限制地扩张自身利益和目标,那么美国只有维持“亚太再平衡”的现状。这样,中美发生冲突的可能性依然高度存在。

事实上,无论是台湾问题,还是东海与南海的岛屿主权争端,都只是当前中美关系的一个部分。中美两个大国面临的具体矛盾分歧背后,是一系列相互交织的规则和秩序问题。能否达成“大交易”,考验着中美两国的领导人、安全团队和决策机制。

参考文献

  • Glaser, C. L. (2015). A US-China grand bargain? The hard choice between military competition and accommodation. International Security, 39(4), 49-90.

欢迎分享。如需全文转载,请阅读版权声明

回到开头

发表评论 | 阅读0条评论

欢迎真知灼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