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文化习俗遭遇环保压力:PM2.5爆表的春节还过不过?

the spring festival
图片来源:新华社

团圆是春节的主题,热闹是这主题的伴奏。过个年,要不是一家人聚在一块儿,闹闹腾腾的,好像就没年味儿了。

在人们的印象里,一桌团圆饭后,全家人围在一块儿看个春晚,放几串鞭炮,几乎是春节的固定节目。可是如今,这两项节目都遭遇了新时代的冲击。

春晚不必说,早已成为麻将局、抢红包、手机社交的背景音,而放鞭炮,也屡屡遭遇来自各方力量的阻击:前些年,部分地方政府就已经尝试全面禁放烟花炮竹,最终迫于习俗,未能持续;而近几年,由于公众对环境污染的恐慌不断加剧,“放不放鞭炮”已从一个政府管理问题摇身一变,成为关乎民众切身利益的实际问题。

历史起点

现下,大多数针对环境污染的研究,都集中在治理成本和政府管理的层面上。而三位中国学者叶超陈睿山陈明星(2016)发表在《Journal of Cleaner Production》上的文章,则把焦点投向了文化习俗对于环境污染的影响上。在他们看来,文化习俗应当成为造成环境污染的重要考虑因素,而春节放鞭炮对环境的污染就是一个非常具有代表性的例子。

他们认为,年文化体现了传统中国人的价值取向。年文化有一整套较为固定的习俗,例如除夕年夜饭,初一走亲戚,初五迎财神,十五元宵节则代表着过年的结束。尽管各地会有一些习惯上的差异,但是整体过年的习俗便是如此,而且一直如此保持了上千年。

放鞭炮是年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甚至是年文化的基础。根据中国古代神话传说,“年”是一头住在海里的猛兽,每当辞旧迎新之时,就会出来残害牲畜,荼毒生灵,人们饱受其苦。在与“年”的搏斗中,人们逐渐发现,“年”十分害怕巨大的响声,因此,人们苦心研究,发明鞭炮作为赶走“年”的工具。因而放鞭炮也就成了人们“过年”的必要习俗。

一些史书也记载了中国古代放鞭炮的习俗和目的。南朝梁代的宗懔作有记录楚地江汉一带习俗的《荆楚岁时记》,写道:“正月一日,鸡鸣而起。先于庭前爆竹,以避山臊恶鬼。”

数据证实

那么,过年放鞭炮究竟会给环境带来带来多大的污染?三位研究者摆出了数据干货。

放鞭炮的产生的污染主要有两个方面:一是产生固体垃圾,二是污染空气。固体垃圾方面,2013年,北京仅自除夕夜至大年初一上午9点所放的鞭炮,就产生了1586吨垃圾,需要9万多名清洁工同时工作才能及时清扫干净;而到初七的七天内,因燃放烟花爆竹一共产生了5505吨垃圾,参与清扫的清洁工总共超过了24万人。空气污染方面,2013年新年凌晨,车公庄的PM2.5监测浓度达到1593μg/m3,远超当年平时的平均水平75μg/m3。

除了放鞭炮,一些其他的过年习俗也会直接导致环境污染。例如,2013年大年初一涌入雍和宫的7万名香客因烧香造成周边空气内的PM2.5浓度达到700μg/m3。而该年春节的除夕至初七,全国人民烧掉了超过10万吨纸钱,产生的灰霾难以估量。

aqi during the spring festival

上面这组图反映的是2008年至2013年每年春节期间北京的空气质量指数(AQI)。我们可以看到,在除夕、大年初一以及十五的元宵节,涉及到放鞭炮、烧纸钱等相关文化习俗活动时,空气质量指数都会有非常明显的升高。

不过文化习俗对环境造成的冲击已经无需体现在抽象的数字上。在经历过新年鞭炮的洗礼后,第二天老天爷就立刻报以灰霾的天气和极低的能见度。大年初一一早开车串亲戚成为了一件有难度的事情。

尽管这一研究指出了年文化和过年期间环境污染之间存在的张力,我们仍然要明确的是,环境污染已经是中国社会的常态,并不是只有过年期间才存在环境污染。换句话说,年文化不能完全为环境污染来背锅。相比各类工业排放造成的污染,把矛头指向年文化无异于避重就轻。

不过,该研究仍然提醒了我们,文化是值得考察的造成环境污染的重要因素。从广义的“文化”意义上来看,我们也可以认为,造成如今社会整体污染严重的主要因素,也是出于某种“文化”而导致的“集体放任”。

两难抉择

那么,到底要不要准许过年放鞭炮?一边是传承千年的传统文化,一边是居高不下的意外伤害事件和难以治理的环境污染,政府在这件事上陷入两难。

根据张丽珍(2008)的研究:上世纪90年代,政府针对春节期间燃放烟花爆竹问题所提出的对策以“禁”为主;到了21世纪,随着2005年北京市颁发《烟花爆竹安全管理规定》的出台,在部分管控区域燃放烟花爆竹的行为被允许,政府的管理方式由“禁”变“限”,这在一定程度上为传统文化留了一些“安全空间”。张丽珍同时指出,这一转变的根本原因,在于之前的燃放禁令并不能禁燃老百姓放鞭炮的热情,政府即便在维持禁令上花费巨大的人力物力,也只能扮演吃力不讨好的角色。因此,与其“堵”,倒不如“疏”,两生欢喜。

除了“限放”,政府还提出了“限卖”烟花爆竹的策略。目前,各大城市的烟花爆竹销售仍然是定点、定量、定渠道,政府对私自生产和销售烟花爆竹的商家采取严厉的打击。这些政策虽然可以控制市场,保证烟花爆竹的产品安全,但在实际上却导致了黑市和腐败的产生。而且,在环境治理越来越迫切的形势下,放开烟花爆竹市场愈加难以成为一个让政府可以接受的选择。

还有没有别的选择呢?有,但十分艰难。那就是改变文化。例如,由于意识到燃放烟花爆竹会对环境造成的污染,杭州市民在2013年消费了显著低于2012年水平的烟花爆竹的总量,随之同比一起下降的还有当年的PM2.5检测值。前文提到的三位学者还收集了一些地方环保主义者的做法,作为代替传统文化习俗的参考。例如,杭州一些家庭把放鞭炮改成了踩气球,武汉归元寺推出了短信和网络祈福的服务,从而减少了香客焚香导致的污染等等。

然而,习惯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改变的,在可见的未来内,传统文化习俗和严峻的环境污染形势之间的矛盾仍然会继续。究竟谁者更为重要?不同人的心里会给出不同的答案。未来将会如何,时代会有自己的选择。

参考文献

  • Ye, C., Chen, R., & Chen, M. 2016. The impacts of Chinese Nian culture on air pollution. Journal of Cleaner Production, 112, 1740-1745.
  • Zhang, L. 2008. Study on policy adjustments: Based on changing policy from “ban” to “limit” fireworks in Beijing. Asian Social Science, 4(9), 113-115.

欢迎分享。如需全文转载,请阅读版权声明

回到开头

发表评论 | 阅读0条评论

欢迎真知灼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