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高最低工资标准会让企业越挫越勇?

cover

让我们先来算一笔账。

如果一个企业员工税前收入5000元,那么企业要付出的人力成本显然不只5000。若五险一金的缴费基数按5000算,企业实际上将为该员工付出7000多元的成本。近年来,各省最低工资不断上调,导致企业人力成本随之攀升。

截至今年9月,全国共有辽宁、江苏、重庆、上海等9个地区调整了最低工资标准,平均增幅10.7%。这固然有助于提高员工待遇和社会福利,但也会让企业面临更大的成本压力。在这种情况下,企业是会迫于压力而减产,还是会因此加快转型、提高生产力呢?

瑞士的三位研究人员通过对2002-2008年中国制造业企业的研究发现,在最低工资标准大幅提高的地区,企业加快了用资本置换劳动力的速度,提高了生产率。

两种理论:外部压力能否转化为动力

政府提高最低工资标准,无形之中会增加企业用工成本。而如果同行业竞争对手所在地的最低工资标准不变或变化不大,则意味着企业竞争压力会增大。

这种外部冲击可能会让企业减产并失去市场地位,但也可能会逼迫企业转型改制,提高生产率。比如,企业可以改变生产要素投入结构,以资本替代劳动力,降低生产成本;企业也可以优化生产流程,提高生产率,抵消外部冲击造成的负面影响。

基于达尔文主义的适者生存理论,无论企业的管理质量高低,外部竞争压力都会驱使它们变革和创新。这符合效率工资理论假说,即更高的工资意味着更高的生产率。提高最低工资标准,有助于提高企业员工生产率。

但管理主义认为,只有管理质量很好的企业才有能力抵御并利用外部冲击,实现成功转型。企业的管理质量可以从三方面衡量:监督、设定目标和激励。在这些方面表现良好的企业,才能更好地利用外部冲击创造的发展机会。

管理质量:企业对外部冲击反应差异的因素

2002-2008年的中国工业企业数据库包括60多万家制造业企业。研究人员以此为样本,对这些企业所在的城市或区县进行分析。结果显示,中国超1/3市县的最低工资标准在此期间都提高了20%以上。

最低工资标准的提高会直接增加企业的用工成本,尤其工资水平低的企业受影响最大,因为其多数员工都要加薪。

研究表明,政策冲击加快了这些企业以资本替代劳动力的速度,也促使企业提高全要素生产率。越是生产率低的企业,越有可能因为政策冲击而提高生产率。

研究人员进一步发现,企业对外部冲击的反应差异很大。民营企业和外资企业对最低工资标准的反应及时且强烈,在此影响下加速裁员,并快速提高生产率;国有企业的反应则比较迟缓。

企业对政策的反应速度不同,主要由于其管理质量存在明显差异。与国有企业相比,民营企业的管理质量平均高出15%左右,外资企业则高约25%。就此而言,管理质量和竞争压力存在互补关系,能共同推动企业转型升级。

相较于达尔文主义和效率工资理论,这项研究的结论更支持管理主义理论。企业因为用工成本上涨而转向机械化和自动化,这固然有助于企业转型和经济发展,但对地方就业和社会稳定而言则可能是一个打击。

参考文献

  • Hau, H., Huang, Y., & Wong, G. (2016). Firm response to competitive shocks: Evidence from China’s minimum wage policy. Swiss Finance Institute Research Paper, (16-47).li>

欢迎分享。如需全文转载,请阅读版权声明

回到开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