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普及的后果:政治立场趋同还是分裂?

computer
图片来源:Staudinger + Franke

这是一个很好的辩题。

网络技术发展带来的信息普及,是会消弭人们在不同政治立场上的鸿沟,还是会放大人们的政治偏见?

网络普及让媒体形式更加多元化和平民化。有人认为,信息渠道的增多有助于抵消来自不同党派的政治偏见,从而塑造出更为成熟理性的公民。但与此同时,也有人指出,信息爆炸也可能会放大人们的政治偏见,导致更为严重的社会分裂和政治对立问题。甚至有人担心,网络普及会带来更多政治冷漠,手机、平板、电脑上的各类游戏和娱乐节目可能会让许多人失去对政治的热情。

信息技术普及对人类政治倾向有何影响?阿姆斯特丹大学的Yphtach Lelkes,独立研究者Gaurav Sood和斯坦福大学的Shanto Lyengar等人基于对美国的数据分析发现,随着宽带渗透率的提升,大量媒介新闻更容易被不均衡地消费,进而显著强化观众原有的政治倾向,导致社会意识形态的分裂。

信息爆炸:人们选择性地采纳观点

有学者认为,过去半个世纪,美国持不同政见的人们越发不喜欢对方,以至于在今天,党派偏见甚至超过了种族偏见。党派立场塑造着社会和人际关系:人们更倾向于信任同一党派的支持者,质疑对立党派的支持者,许多家庭都因其成员与对立党派支持者婚恋而备受困扰。

在党派敌意增长的同时,党派信息来源也在不断增长。在1975年,观众收听广播新闻只有三个主要渠道(ABC, CBS, NBC),当时电视网络也还没有明确的党派立场。如今,呈现在人们眼前的内容(如新闻、脱口秀和电视剧等)大都带有或左或右的党派立场。

信息渠道爆炸式增长,接触成本下降,带来的后果却是消费者不可能完全跟上信息高速传播的脚步。面对纷繁的信息,人们必须有选择地吸收和消化。这时,持有特定政治观点的人会倾向于采纳同一政治倾向的媒体的观点。

媒体接触:不均衡信息强化身份认同

在信息时代,即使消费者选择的信息比例只有一点不平衡,也会造成较大影响。如果把每个人消费的媒体信息比作一块蛋糕,假定信息时代的到来让原来的蛋糕变大一倍,这时即使一个人对不同立场的媒介接触比例不变,信息的绝对差异也会扩大一倍。

上述情况只是自愿性信息消费。事实上,很多时候人们会非自愿地接触诸多媒介信息。例如在网络话题讨论中,人们会频繁地遇到或明或暗的政治信号,微信朋友圈中也总会出现不吝于转发和评论时事的好友。因此,即使是对政治冷漠的人,也不得不在社交时接触大量带有明显政治倾向的信息。有研究表明,社交网络对政治新闻的传播作用日渐超越传统媒体。

信息接触的结果是显而易见的:媒体要么劝说人们更坚定地支持原有政治观点,要么劝说他们反对持有敌对政见的党派及其支持者。此外,不均衡信息的另一个潜在结果是强化人们对某一党派的身份认同。在这种情况下,带有政治倾向的媒体甚至不用刻意说服受众,只要告诉他们这是某一党派的立场即可。

那么,如何在现实案例中识别上述因果机制呢?

实证研究:宽带普及如何影响党派偏好

网络发展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宽带普及。而宽带普及的决定因素可能是年龄、收入和教育,但也可能取决于一些同时决定党派敌意的因素。为了避免遗漏变量,必须为宽带普及寻找一个工具变量,且该变量只能通过宽带普及作用于党派敌意。

美国各州政府的管制法律可以通过影响网络基础设施的建设成本和价格来影响宽带普及程度,因此各州管制法律或许是一个合适的工具变量。对该工具变量的效度检验表明,管制政策的宽松程度与各州议会的意识形态、收入水平、教育水平以及党派偏好无明显相关关系。

研究者结合州级管制政策、县级宽带渗透率、2004到2008年间的两次大规模调查等数据,解释了个体层面的党派敌意,即受访者对2004年和2008年美国大选中两位候选人的支持度差异。

在剔除了完全中立的受访者后,研究者在两阶段分析中控制了地理位置、种族结构、教育、失业率、人口密度、中位数收入等因素,发现宽带普及程度对政治分化存在显著的正向效应。这一影响在时间和空间上都广泛存在。在此基础上,研究者再次用地形作为工具变量(影响宽带建设成本),分析得出类似结论。

为了识别上述实证关系背后的因果机制,研究者对比了宽带用户和拨号用户的媒体消费习惯。相对于拨号上网的用户,宽带网络用户会花费更多时间上网、阅读、分享新闻和观点。

也就是说,宽带网络让已经持有某种政治倾向的人群消费更多带有同类政治倾向的媒体,从而强化他们的政治立场。研究者的分析结果表明,如果各州政府都采用最宽松的宽带管制政策,美国社会的党派对立情况会比当前情形更严重。

参考文献

  • Lelkes, Y., Sood, G., & Iyengar, S. (2015). The hostile audience: The effect of access to broadband Internet on partisan affect. American Journal of Political Science, 34(2), 411-421.

欢迎分享。如需全文转载,请阅读版权声明

回到开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