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爱人出轨,中国人和美国人都作何反应?

继文章、陈赫、马蓉、刘恺威等诸多明星之后,一直与爱人谢杏芳以幸福夫妻形象出现的林丹也在近日被爆出轨。这一消息令众多粉丝大呼受伤,唏嘘不已。出轨似乎成为这个社会的大规模传染病,人人自危,忠贞不渝的爱情成最稀缺的资源之一。

不过,面对出轨这一 “普世现象”,不同文化影响下的人们的反应都是相似的吗?加州州立大学的几位研究人员通过问卷调查,探索中美两国人在恋人精神出轨问题上的差异。

262 名美国受访者和 265 名中国受访者参与了这项研究。研究人员事先设定好情景:相爱多年的恋人突然变得沉默寡言并沉迷于电脑。一个偶然的机会,受访者在恋人的电脑上发现ta与一个陌生异性的亲密聊天。

面对这没有一丝丝防备就出现的小三,受访者们表现出六种截然不同的反应:

1)会跟恋人大喊大叫,以离开要挟恋人,搬离同居的住所,或者直接分手;

2)愿意选择相信,相信事情会往好的方向发展。他们可能会以委婉的方式提醒恋人要对感情忠诚,但会避免与恋人发生正面冲突;

3)冷静地跟恋人谈判以表达自己的情感和诉求;

4)以盛怒且具有攻击性的语气与恋人争执,在表达自我的同时,冒犯和伤害对方;

5)采取回避的态度。他们或减少与恋人相处的时间来回避恋人出轨的事实,或在不相干甚至鸡毛蒜皮的事情上批评恋人以发泄自己的不满情绪;

6)向家人或朋友寻求帮助和建议。

经过一系列的数据收集和分析,研究人员发现,在发现恋人精神出轨之后,美国受访者比中国受访者可能采用 “离开” 或 “盛怒” 的策略,即上述六种反应中的第一种和第四种;而中国受访者则更可能出现第二种和第六种反应。

研究人员由此认为,中美两国不同的文化对受访者的反应有一定影响,而这些文化差异跟人们的普遍印象是吻合的。

强调个人主义的美国人在恋人精神出轨后,倾向于采取直接粗暴的解决方式。对他们而言,自己的情感宣泄远远重要于对方的感受和维持一段关系。独立自我的美国人也不愿其他人 (家人或朋友) 掺和自己的感情。

相反地,深受集体主义思想影响的中国人往往采取更加中庸的解决方式,因为对他们而言,人与人是相互依存的,维持关系比自我感受重要。当发现恋人出轨之后,他们可能考虑更多的是自己和对方的社会形象,因此会尽量避免正面的激烈的冲突。

这些差异也符合中美两国不同的语境文化。美国人类学家爱德华 • 霍尔把语境分为高语境和低语境。身处低语境文化中的美国人在恋人精神出轨后,更愿意坦率直白、简洁明确地表达自己的看法,而习惯于高语境沟通的中国人则喜欢间接委婉地表达自我,给足对方面子,避免双方尴尬。

除了文化因素之外,这项研究还指出受访者的自我建构也会影响他们对 “出轨” 情景的反应。自我建构指的是一个人通过自己与他人的关系,来理解自我的认知过程。这项研究表明:独立型自我建构的受访者更可能表现出第一种和第四种反应,而关系型自我建构的受访者则倾向于第三种和第六种反应。

由于这项研究是基于情景假设的,我们无从得知这些受访者在真正遭遇恋人精神出轨的时候是否真的会暴跳如雷,或能保持淡定从容。但受访者的回答,从某种程度上还是反映出文化背景和自我建构都可能影响一个人处理出轨问题时候的策略。

参考文献

  • Zhang, R., Ting-Toomey, S., Dorjee, T., & Lee, P. S. (2012). Culture and self-construal as predictors of relational responses to emotional infidelity: China and the United States. (5)(2), 137-159.

欢迎分享。如需全文转载,请阅读版权声明

回到开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