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炮传奇:陌生人的性游戏如何生产不平等

约炮
“性” 无疑可算是人类历史上最为矛盾的存在之一:它既可以成为一种凌辱,也可以成为至高的愉悦;既象征了生命的延续,又似乎体现为无意义的游戏。性的矛盾特性与所面临的二元社会评价,也使得它开始变成一个更私密的问题;而这种私密性,最终形成了对稳定伴侣关系的需求 。

相比于稳定的伴侣关系,约炮所对应的 “不稳定的性关系” 则处于一个尴尬的位置。

但实际上,虽然一直面临管束与压迫,不稳定的性关系从未在历史上消失。当这种不稳定的性关系与商业交易联系在一起后,更是发展成了规模宏大的性服务业。但是,我们的社会中依然存在一种更为复杂的性需求:要免费,要你情我愿,要各方都能腾云驾雾间完成生命的升华,在这种背景下,客观存在的性需求形成了约炮的最原始动力,并逐渐构建起了一个约炮的市场。

如何给 “约炮” 下定义

今天的 “约炮” 概念,其实是一个非常现代的产物——它不是 “偷情”,不是 “野合”,也不是 “通奸”。它的核心要素在于,发生性关系的各方以追求生理性的满足为主要目的,同时不追求建立情感联系与长期承诺。在通常情况下,约炮的各方是互不认识的陌生人,会保持匿名。

当我们说某人在 “约炮” 时,我们并不指望约炮各方能建立起某种意义上的稳定关系,也不会预设这一关系通常发生在熟人之间。通常情况下,约炮是一个属于陌生人的游戏。

而这一特点,使得对于约炮的讨论具有了文化和社会上的双重含义:作为陌生人的约炮各方,会在彼此之间建立怎样的人际关系?这种特殊的人际关系,又是否蕴含一些为人所忽略的社会问题呢?

从征服的性到平等的性

欧洲古典时期的性行为模式中包含的角色限制,已经为近代以来约炮文化的发展埋下了伏笔。同时,那种在性行为中不断渴望 “陌生人” 出现的需求,也已经在此时浮出水面。在战争中发生的对妇女的性犯罪, 就是其中一例。

但是,这种性行为严重违背了一方的自由意志,参与各方所扮演的角色其实是征服与被征服的关系。在这种关系中,我们不可能指望各方都能从中获得快乐。更为常见的情况是,一方以施暴为最终乐趣,而另一方则因被施暴而痛苦不堪。

“施暴-受虐” 的性行为模式,在古典时期的同性恋性行为中表现得最为明显。在肛交中,社会对主动方与被动方有着严格区分。罗马帝国最为著名的同性恋伴侣——哈德良皇帝与安提诺乌斯——之所以能够被公开材料广泛记录,而且没有遭到污名化,就是因为哈德良始终扮演的是 “攻” 的角色。但在罗马历史学家苏埃托尼乌斯的分析中,公开历史记录之所以对凯撒大帝与比提尼亚国王之间的关系讳莫如深,也正是因为这段关系颠覆了当时人们对主动方与被动方的惯常预期——凯撒大帝在这段关系中,扮演的是一个 “受” 的角色。

但是,随着时代的发展,社会已经无法忍受这种 “征服与被征服” 模式的陌生人性行为。在近代,人们开始意识到,那种能让陌生人与陌生人充分享受欢愉的性关系,必须含有 “平等” 的成分。于是,我们看到了 D. H. 劳伦斯对贵族夫人与健壮猎人的以下描写:

“……她坐在他的大腿上,她的头依着他的胸膛。她象牙似的光耀的两腿,懒慵慵地分开着;炉里的火光参差地照着他们。仓他俯着头,在那火光里,望着她的肉体的折纹,望着她开着的两腿阐那褐色的阴毛。他伸手在后面桌上把刚才她采来的花拿了,这花还是湿的,几滴雨水滴在她的身上……”

这段极尽美化的描写呈现出来的,正是性行为中现代意义上所谓的 “平等性”。两个人虽然身份与地位相差悬殊,但他们的性关系却是平等的。他们的性行为, 应是一种你情我愿的游戏。既然是游戏,它的首要出发点,便是快感、刺激和欢愉。

只 “爱” 陌生人

这种不带感情联系、以快乐为目的、参与各方相对平等的性行为,构成了现代意义上的 “约炮” 的首要出发点。 选择陌生人发生性关系,成为了维护平等的绝佳选择:抛开熟人之间已经存在的社会联系,我们只有在面对自己不认识的人时,才能放下顾虑、忘掉身份差异,一心一意扑在性行为本身上。

约炮的意义,除了追求生理上的欢愉之外,更是追求心理上的自由。因此,为了保证这种自由,约炮的参与方往往是相互匿名的。在多数情况下,约炮的各方不会谈论各自的身份细节。这种 “面向陌生人” 的特点,使得约炮逐渐从单一个体行为发展成为一种社会文化现象、一种全新的陌生人社交方式。

在约炮过程中,性行为本身提供了人们与陌生人社交的动力,并且一定程度上降低了陌生人社交的门槛。而在互联网飞速发展的今天,陌生人之间的 “约炮” 需求迅速成为了一个巨大的商机:Tinder、Jackd、陌陌、微信摇一摇与 Blued 之类的所谓陌生人社交功能,本质上都围绕着人们的约炮需求,并大幅降低了约炮的难度 。

约炮文化的兴起,甚至对传统的陌生人社交方式产生了深刻的负面影响。学者 Justin Garcia 等人的研究表明,约会作为一种陌生人之间建立亲密联系的传统社交方式,虽然没有在约炮文化兴起的背景下消失,但确实变得更不常见。

在多数情况下,人们并不会因为约炮而最终成为稳定的生活伴侣。这种陌生人之间的游戏,产生的最直接后果就是性爱分离:性就是性,它是一种独立的存在,不需要爱情提供正当性的背书。

约炮过程中的不平等

性行为的具体过程,就是构建人际关系的过程。性行为本身不是 “埋头苦干”,它包含了参与各方之间大量的互动与反馈。但这些性行为中的互动与反馈,可能就在制造新的不平等。

“单方面高潮” 便是其中一例。试想一下,在口交中,主动方拥有生理快感的同时,接收方存在生理快感么?在关系长期稳定的伴侣之间,我们还可以把单方面高潮看作是一种奉献。但是在陌生人之间的约炮中, 这样的单方面生理高潮是否应该存在呢?毕竟,辛勤 “劳作” 之下换来了别人的高潮,有一种过于鲜明的利他主义的感觉。

约炮的本质,一定是参与各方互有所取的。但是,如果这种互有所取不能达到某种平衡,约炮各方之间便会产生实质性不平等。 来自学者 Justin Garcia 的另一份研究表明,约炮过程中女性获得的快感比男性小。以 832 名大学生为样本,26% 的女性与 50% 的男性在约炮之后具有正面情绪,而 49% 的女性与 26% 的男性在约炮之后产生了负面情绪。

这种数字上的巨大差异之所以产生,除了享受高潮的不平等之外,更现实的原因可能是高潮与性行为节奏的脱节。比如,假若一方提出口交之后再进行阴道性交,就算接收方 (女性) 在阴道性交中能获得快感,但主动方 (男性) 预先在口交中获得高潮的事实,很有可能损害女性在性行为后半段的体验。这种体验上的差异,便构成了约炮关系内部的一种不平等。

约炮 “市场” 上的不平等

约炮所造成的人际关系不平等,远不止是性行为本身。在互联网时代,约炮已经被简化到跟淘宝购物一样的流程:在琳琅满目的 (往往充斥着各种部位特写的) 照片中,选择出一张满意的,再像商业交易一样公平地进行照片交换,之后一切就可以搞定。在酒吧时代,“气质” 作为一种很难言明的东西,还可以作为外貌之外的一种选择标准。但是,网络化的约炮将外貌放大成为最为重要、甚至唯一的判断标准。

随之会产生的,便是一种 “类聚” 效应:好看的和好看的约,没有那么好看的就降低要求约,不好看的就没法约。在摇一摇的时代,被淘汰出约炮市场的人会显然增多。当图像 (以及视频) 成为了选择约炮对象的主要信息载体之后,加剧的不平等将外貌协会的偏见强加给了更多社会成员、甚至影响社会整体对人的评估。

约炮的边界在哪里

正如学者 Kathleen Bogle 所言,约炮的出现与社会价值取向多元化的趋势密不可分,它体现了我们对自己身体的自主权不断加强。但是,它也使我们思考:当约炮成为了一种相对正常、乃至普遍的陌生人社交方式后, 我们可以无限制地享受这种自由么?而这种无限制的自由,是否会进一步加剧约炮关系中的不平等?

无限制的自由,意味着我们会倾向于优先满足自己的生理需求,而往往忽视伴侣的体验。似乎只要 “我” 达到高潮, 约炮就完成了;至于对方是否达到高潮,也变成了一个无足轻重的问题——这一倾向在男性身上尤为明显。

这种背景下,我们对更理想的约炮模式的期许,应该建立在这样一种前提下:在性生活中能坚守平等地位,不会牺牲自己的快乐,但也尽力给予对方快乐。这样的平等模式下,我们才能在约炮中看到一个合理的边界。

参考文献

  • Peiss, K. L., & Simmons, C. (1989). Passion and power: Sexuality in history. Temple University Press, 5-12
  • Richly, A. (1993). Not before homosexuality: the materiality of the cinaedus and the roman law against love between men. Journal of the History of Sexuality, 3(4), 523-573.
  • D.H.劳伦斯. (2014). 查泰莱夫人的情人. 艺苑出版社.
  • Garcia, J. R., & Reiber, C. (2012). Sexual hookup culture: a review. Review of General Psychology Journal of Division of the American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 16(2), 161-176.
  • Bradshaw, C., Kahn, A. S., & Saville, B. K. (2010). To hook up or date: which gender benefits?. Sex Roles, 62(9), 661-669.
  • Garcia, Justin R.; Reiber, Chris; Massey, Sean G.; Merriwether, Ann M. (2012). Review of General Psychology, 16(2), 161-176
  • †, K. A. B. (2007). The shift from dating to hooking up in college: what scholars have missed. Sociology Compass, 1(2), 775–788.

欢迎分享。如需全文转载,请阅读版权声明

回到开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