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问答丨当年收到博士offer时,你在想些什么?

612193649370141821
图片来源:Ben White/Unsplash

答题:刘冉、刘冬舒、李泽人/政见成员
整理:徐驭尧/政见成员

政见的读者朋友们大家好!

“读者问答”栏目又和大家见面了。在每一期栏目中,我们选取一个或几个大家关心的、和学术相关的问题,由政见成员用轻松、短平快的方式回答。这次要回答的题目,和每个博士生的经历都密切相关:当收到博士offer时,你在想些什么?我们邀请了政见团队内的三位博士生,为我们回忆了他们拿到博士offer时的情景、体验与思考,与各位申请过博士、正在申请博士、准备申请博士的同学分享。

今天,我们把评论区留给大家,欢迎大家也和我们分享:你收到博士offer时在想些什么?如果你正在申请,也可以向我们讲一讲,你对收到offer时的预期与想象。

刘冉(宾夕法尼亚大学社会学博士生)

收到offer的时候,我正在家里打游戏,那第一个反应肯定是抓紧时间存盘啦。

这是我第一个offer。收到宾大的offer时,我是很开心的。因为自己一开始就很喜欢宾大和费城。我本人不是很喜欢大城市,但是几年前第一次来费城的时候,就对这座城市产生了好感:一方面是这座城市对行人非常友好,另一方面对于美国来说,费城有一种浓郁的历史感。

因此,在对几所学校了解差不多的情况下,我最后还是决定选择宾大。我下定决心之后,就把当时还没出结果的几所学校的申请都撤回了。

除了宾大之外,我当时还考虑过Northwestern(西北大学),因为Northwestern负责的老师态度特别好,一直非常耐心地有问必答。个人感觉两所学校在研究上的实力差不多,权衡之后,因为更喜欢费城的环境,同时宾大还有熟悉的老师在,最后还是选了宾大。

我收到offer之后就告诉了我男朋友(现在已经是丈夫)。此外,还在给父母的电话里提了,不过爸妈并不知道宾大,让我自己做决定就好。

刘冬舒(雪城大学政治学博士生)

雪城大学offer发过来的时间是大年初一晚上,我正在国内,年初二早上一起来就看到手机里邮件。我那个年过得很悲催,大年三十还在收拒信,所以收到这个offer还是很开心的。

虽然之前有设想过收到offer的时候会是什么情景,会不会大喜大悲啊?但其实没有,当时的感觉没有那么大的起伏。年初二那天吃饭的时候,就立马把这个消息告诉了父母,大家都蛮平静的。

当时的感觉用四个字形容,是“如释重负”。虽然还申请了更好的学校,但是雪城已经是我可以接受的结果了。当时最大的感觉,是心里一块大石头终于落地了,起码有一个地方可以去,这种感觉是最强烈的。

其实,申请这种事情,总会有各种玄幻的结果。虽然之前也能想象,但是这个结果还是让我很惊喜。像政治学专业,有很多美国人在申请,许多申请人都是GPA3.8+,GRE写作5.5以上。看到这些录取数据的时候,我心里也很忐忑:按照这个要求,我估计是啥也申不上了。

后来还收到了波士顿大学的offer,所以最终是在波士顿大学和雪城大学之间做一个权衡。在和两个学校的导师都有所联系之后,我觉得雪城大学的导师更有活力一些。因为雪城的导师是个年轻人,感觉回应比较快,性格很搭,而且学术上也比较高产。跟着他,自己能学的东西和能接触到的机会会更多一些。

现在想来,当时申请的时候也是有遗憾的:一方面,如果本科加把油,少浪费点时间,可能会有更好的结果;另一方面,感觉自己在选校上还是功夫不足,虽然查了一些项目,但实际上还是漏掉了很多不错的学校。如果我当时能多花些时间去了解更多的项目,最后可选择的范围会更大一些,建议申请人之前做好功课。

李泽人(杜克大学政治学博士生)

那天睡到了上午十一点多,一起来就看到了offer。一开始还蛮激动的。不过一会儿也就平复了,去食堂吃了个饭,开始了新一天的搬砖生活。

因为Ph.D和MA都申请了,我那段时间收到了两个有吸引力的offer:除了杜克的博士之外,另一个是带奖学金的哈佛大学东亚研究的硕士。虽然是带奖的硕士,但是毕竟给offer的是哈佛,我还是有点犹豫。不过后来觉得读书也不能只看学校,所以我还是选择了杜克的博士。

我拿到杜克offer的时候还是很激动的,有一种“上道了”的感觉。在申请之前,我对自己能拿到的结果有一个预判:只要在某个门槛之上的我都可以接受。我的预期是我能在这个学校接收到相应的前沿知识,受到较好的基础训练,有熟悉的做中国政治和政治经济学的老师。杜克当然能满足我的要求,所以,能来杜克我已经很满意了。

不过当时最好玩的是,我和我爸说了这个offer之后他的反应。他给我发了一段很官方的话“李泽人,非常高兴你能实现自己的想法blahblah”,感觉像是Duke官方发来的录取函的口气,当然我也能感觉到我爸是挺替我开心的。

现在我刚到杜克开始博士生涯,这里的学习量和学习压力都超过我的预期。不过这里氛围都很好,学生之间有各种非正式的workshop,对于低年级的学生来说有很快的提高。大家都蛮友善的,感觉像是进入了一个大家庭一样。

在今后的“读者问答”栏目中,你想让政见成员们回答什么问题呢?欢迎在文末给我们留言,或者向主页君发送消息、提出你的问题!

欢迎分享。如需全文转载,请阅读版权声明

回到开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