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不能、不知道:日本年轻人为什么不投票?

从 90 年代初起,日本 30 岁以下选民的投票率一直在 30% 左右徘徊。最新一届日本参议院选举中,18-19 岁选民的投票率只有 45.45%,大幅低于整体水平 54.70%。21-29 岁选民的投票率甚至更低。这样的比例,明显不敌中老年选民的 60%。

年轻人疏远政治选举,一直令日本政府和学界颇为挠头。日本东洋大学的研究者指出,日本年轻人可能并非对政治漠不关心。他们只是受各种因素影响,不想、不能投票,或缺乏必要的政治常识罢了。

不想:不关心?太失望!

去年8月,在东京反对安保法案的大游行中,年轻人的身影相当活跃。一个名叫 “T-nsSOWL” (Teens Stand up to Oppose War Law) 的高中生团体不仅多次组织游行示威,还积极邀请在校学生讨论政治议题。

一项调查显示,近 60% 的 30 岁以下年轻人表示对政治 “非常关心” 或 “比较关心”。“世界青年意识调查” 也显示,43.7% 的 18-24 岁日本青年反对 “政策制订应交由专家全权决定”,是该调查涉及的七个发达国家中最多的。

由此可见,其实日本年轻人对公共事务的热情并不低。但是,他们同时也有较深的疑虑。社会上弥漫着对政坛失望的气氛,很多年轻人认为自己的 “区区一票” 并没有什么价值。而且,近 40% 的选民没有党派、投票时无党可选。缺少了依附的政治团体,年轻选民会更看轻自己的一票。既然认为投票并不能改变政治,自然也就不会去投票了。

不能:没时间,也没精力

投票制度本身也为年轻人设置了障碍。日本的国会选举通常安排在周日早晨 7 点至晚上 8 点,很多上学、打工的学生无法抽空投票。东京都选举管理委员会 2015 年实施的舆论调查显示,50% 的 30 岁以下年轻人因为时间问题放弃投票。

此外, 《公职选举法》 规定,选民在某选区内居住满三个月才能取得投票资格;如果未满三个月,则需回原住地投票;如果不便返回,还可以申请 “远距离投票”。但在实际操作过程中,“远距离投票” 障碍重重。选民需要先向选举管理委员会索要申请书,单这一条就十分麻烦。这样的制度安排,增加了年轻人投票的阻力。

不知道:“去政治化”教育

缺乏必要的选举和政治常识也让很多年轻人不投票。例如,针对 3000 名 15~24 岁青少年实施的 “18岁选举权认知度调查” 显示,只有 7.3% 的受访者曾参与学校组织的模拟投票活动。许多学生选民不知道当前选举制度允许 “提前投票”,以为选举当天是唯一投票日,因此错失投票机会。

另外,同一项调查显示,学生普遍对 “实现普选历史” 和 “参与投票的重要性” 等课题较为陌生。这些年轻人不清楚投票的重要意义,也就很少参与投票活动。

这样的常识缺乏,与日本奉行已久的 “去政治化教育” 有直接联系。上世纪 50 年代,日本教育部门和教职员团体的教育理念出现尖锐对立,双方最终在 “实现教育的中立性” 上达成妥协。从此,日本中小学普遍将在课堂上讨论时事政治以及宣扬政治观点视为禁忌,也较少培养学生参政议政的意识和能力。90 年代增加的公民教育课虽然包含基本的政治内容,却仍然将系统的政治教育排除在外。

政治现状、投票制度和教育模式,都阻挡了日本年轻人投票。要改变这一现状,当然应简化投票手续、增加投票点、延长投票时间,让年轻人更易投票。但恐怕加强学校教育与媒体宣传、使年轻人珍视 “一票的价值” 才是治本之策。只有这样,才能把他们的 “冷眼” 改作 “热肠”、对政治现状产生实质性的影响。

参考文献

  • 竹島博之. (2016). 意識調査から見た有権者教育の射程と限界:若者の投票率向上のために. 年報政治学. 2016-I, 11-30.

欢迎分享。如需全文转载,请阅读版权声明

回到开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