滥砍乱伐太严重?因为地方政府太多啦

IMG_4065

森林过度开发,后果很严重。

据统计,每年因森林过度开发所产生的温室气体约占全球排放总量的五分之一,这超过了全球运输业每年排放温室气体的总和,和美国每年的排放量相当。

除了产生温室气体外,森林的过度开发还会造成大量珍稀物种的灭绝,对生物多样性造成难以估量的损失。

在对森林资源的过度开发中,首当其冲的是非法砍伐。

以印度尼西亚为例,每年该国产出的所有木材中,有高达 60-80% 的比例来源于非法砍伐。不过,非法砍伐如此泛滥倒不是因为地方政府监管能力不足,而是“政企合谋”的结果:地方政府每年会为企业提供超出国家规定额度以外的 “砍伐配额”,相应的,企业则要向政府提供积极的 “反馈”。

这背后有什么制度原因呢?

经济学家 Ben Olken 和他的合作者就对这个问题进行了研究。在 2012 年发表于 “The Quarterly Journal of Economics” 杂志的一篇论文中,他们利用简单的经济学原理和严谨的实证方法,对森林的滥砍乱伐给出了一个别出心裁的解读:森林砍伐泛滥,那是因为地方政府的数量增多了。

地方政府的 “古诺竞争”

地方政府的数量如何影响森林砍伐?

研究者们借用了产业经济学里面的一个经典模型——“古诺竞争” 模型,根据这个模型,在一个不完全竞争的市场下,每个企业都会选择自己的产量 q 来最大化利润,在给定市场对商品的需求下,所有企业的产量加总在一起会决定市场的均衡价格 p,于是 “销售 q 的收益(p*q)” 减去 “生产 q 所需的成本(c)” 就决定了每个企业的利润。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每个企业在决策时,不仅要考虑自己的生产成本,还需要考虑其它企业的产量,以及自己选择的产量会对最终价格造成怎样的影响。最终,他们会在 “多生产从而卖出更多商品” 与 “多生产导致价格降低、成本上升” 之间进行权衡取舍,并由此决定自己的最优生产策略。

对森林砍伐的研究也是如此,只不过 q 在这里是地方政府决定的当地最优的砍伐数量,p 是他们考虑自己的产量会如何影响市场的木材价格,c 则是一旦过度砍伐被中央政府发现所带来的各种代价。

由此模型得出的简单推论就是:如果一个省的地方政府的数量增加(一个市场上的竞争者变多),那么我们就可以发现,该省的森林砍伐数量会增加,相应的,木材价格会下降。这一推论的背后的直觉是:随着市场上的竞争者增加,“非完全竞争市场” 更加接近 “完全竞争市场”,从而导致生产者的垄断势力下降,于是总产量会增加、均衡价格会降低。

研究面临两大难点

在检验 “一个省内县级政府的数量” 与 “该省森林砍伐数量、木材价格” 之间的因果关系时,研究者们遇到两个难点。

首先,作者需要 “森林砍伐数量” 的精确数据。然而,由于大部分砍伐都属于非法行为,官方出版的统计资料显然并不可信。

其次,为了识别因果关系,作者们需要某种事件,它导致 “一个省内县级政府的数量” 发生变化,但同时与 “该省砍伐森林的情况” 没有关系。

针对第一个问题,研究者们独具匠心地结合了 “卫星航拍图像” 与 “统计学习” 的方法,来正确地衡量各地的森林砍伐情况。具体来说就是,他们首先将一批卫星航拍的森林图像交给有关专家(每个图像是 250米*250 米的一个网格),让他们根据图像所反映出的信息来判断这个网格中的树木是否遭到了砍伐,并假设专家的判断是准确的。于是,他们将这部分 “森林图像” 作为 “训练集”,利用统计学习的相关方法从中提炼出一套判断图像中树木是否遭到砍伐的算法,并利用这个算法对样本中涉及到的所有森林图像(每一个 250 m*250 m的网格)进行识别,从而精确地衡量出每一年、每一个地方政府的辖区内实际发生了多大规模的森林砍伐。

而第二个问题,研究者们指出,自苏哈托下台后,印尼开始了分权改革,而权力的下放导致了许多规模较大的县级政府被拆分成了数个规模较小的政府,导致十几年中,印尼全国县级政府的数量增加超过一倍。由于县级政府的拆分受到许多行政手续和外界因素的影响,所以一个政府要拆分,它拆分的具体年份在短期内是相对随机的。这样带来的好处就是,研究者只需要比较 “通过拆分增加了县级政府数量的省” 与 “要拆分、但还没来得及拆分县级政府的省” 的砍伐行为,就可以识别出 “县级政府数量增加” 对 “该省森林砍伐数量、木材价格” 的影响。

这两个问题解决之后,研究者发现,平均而言,一个省每拆分出一个新的县级政府,该省的木材砍伐量会上升 8.2%,而木材价格会下降 3.3%。这两个结果与模型的推论基本吻合,说明森林砍伐的 “政企合谋” 背后实际是地方政府之间的 “古诺竞争”。

除此之外,研究者们还排除了很多其它潜在的解释。通过比较 “国际能源价格变动” 对于 “能源产出省” 与 “非能源产出省” 的森林砍伐行为的影响,他们发现,在短期内,不同来源的贪腐收入之间存在 “替代关系”:当地方政府从其它途径获得了更多的灰色收入时,当地的非法森林砍伐也会相应减少。

综合来看,利用经济学视角解读地方政府的腐败行为是这项研究的最大特点,它的结论对于制定相应的管制政策也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

参考文献

  • Burgess, R., Hansen, M., Olken, B., Potapov, P., & Sieber, S. (2011). The Political economy of deforestation in the tropics. The Quarterly Journal of Economics 127(4). 1707-1754.

欢迎分享。如需全文转载,请阅读版权声明

回到开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