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言不合就搞军事政变?先看看有没有这四个条件

cover
图片来源:美联社

7月15日夜,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经历一夜惊魂。土军总参谋部的部分军人调动部队,在首都安卡拉、第一大城市伊斯坦布尔发动政变,宣布接管政权。政变的军队一度占领土耳其国营电视台、袭击警察局和政府总部、封锁重要桥梁道路,局势的发展一度扑朔迷离。

但几个小时之后,形势就急转直下。发动政变的部队并非军队的主流,军队不愿与走上街头的埃尔多安支持者发生冲突,埃尔多安抓住机会迅速返回伊斯坦布尔接管局面。经过一夜的混乱之后,当地时间16日清晨,埃尔多安走上街头向蜂拥而至的支持者发表讲话,宣告重新掌控局面,军队的政变就此失败。

政变在人类的历史上并不罕见。曾经“永远健康”的林副统帅在他那篇著名的《论政变以及政变发生的可能性》中就曾提到,“政变,现在成为一种风气。世界政变成风”,“世界上政变的事,1960年以来,仅在亚非拉地区的一些资本主义国家先后发生61次政变,搞成了的56次……6年中间,每年平均11次。”

然而,在50年之后,环顾当今世界,情况却与林副统帅描述的大不一样。政变变得越来越罕见,成功的政变更是屈指可数。像1960-1970年代那样,两三个上校拉起一支队伍,搞几把破枪,一言不合就发动政变当总统的案例更是少见。那么,搞政变究竟需要什么样的条件呢?恐怕要从以下四个方面来审视:

第一,军队有没有政变的习惯和能力?回顾历史上的军事政变案例,或是现在属于“政变敏感体质”、容易发生政变的国家,无一例外都是军队尾大不掉、在其国家政治生活中发挥着重要作用。比如我们熟悉的巴基斯坦、泰国和过去的土耳其,军队都代表着国内一股重要的政治势力,有着参与国家政治的强烈冲动。但现在,“文官治军”已成为普世价值,各国的军队都逐渐从国家政治中退出。再加上军队的组织架构日益复杂,专业化程度越来越高,军队管理军队自己的事都忙不过来,更无心干预政治,在政治上也往往采取中立态度。

美国政治学家亨廷顿曾就军队与文官政府的关系提出“客观控制”的概念,即文官政府不需要时时刻刻插手军队事务,只需要通过允许军队在军队的军事专业化和现代化事务上拥有自主权,就可以换取军方对国家利益和文官政府的认可。二战后军事专业主义的兴起,也进一步加强了这一观念。简而言之,越是现代化的军队,越不可能成功发动政变。今天的土耳其军队也不例外。

第二,老百姓同意不同意?军队是国家暴力机器的最为重要的组成部分。但从政治上说,军队始终代表着保守派和精英政治势力,与群众运动存在对立。当军队面对汹涌而来的民众时,除非像埃及的塞西一样坚决镇压,否则绝对将处于下风。事实上,在当前国家环境和政治气氛下,通过军事政变推翻由真正的选举选出的政府几乎是不可能的。这一点在这次土耳其政变中体现得也很明显,当埃尔多安号召支持者走上街头的讲话通过CNN传达到土耳其国内,大批支持者走上街头,军队的政变就已经失败了。

第三,领袖人物给不给力?政变是万众瞩目的重大历史时刻,自然也是考验政治人物意志和能力的最好舞台,个人的奋斗非常重要。某种程度上说,政变与反政变其实是政治领导人意志和能力的较量,直接决定着历史的走向。历史上成功的政变案例,或是一些挫败政变的案例,都能发现强力政治人物的影子。比如1999年,巴基斯坦陆军参谋长穆沙拉夫遭总理谢里夫胁迫,飞机几乎燃油耗尽坠毁,但穆沙拉夫果断指挥军队发动政变,逮捕谢里夫,最终将其驱逐出境。2013年推翻穆尔西的塞西,也是号称“小法老”的强力人物,镇压打击穆兄会更是毫不手软。

在此次土耳其政变中,埃尔多安本人的高光时刻,莫过于在当地时间清晨6点半走上街头向支持者讲话。这与1991年叶利钦挫败“8·19”政变时,站在坦克上向街头民众发表讲话有异曲同工之妙。而反观这次发动政变的土耳其军人,始终没有强力领袖站到前台,这样的政变注定失败。

cover
叶利钦站在坦克上向民众发表讲话

第四,外部大国力量是否支持?1960-1970年代,全球频繁发生政变的一个重要背景,就是美苏争霸。美苏两国在全球打“代理人战争”,很多时候不是相关国家军队一言不合就政变,而是美苏一言不合,就指挥相关国家军队发动政变。1961年的韩国军事政变和1973年的智利军事政变,背后都有美国中情局策划。1979年的阿富汗政变,苏联更是亲自上阵,直接派兵推翻阿明政权。

冷战结束之后,虽然美国对政变的态度比较谨慎,但对政变者来说,政变是否能得到美国等大国支持和承认(最起码不反对)、有没有外国的大腿可以抱,也是需要认真考虑的重要问题。2013年埃及军队政变推翻穆尔西,之后还与穆兄会支持者发生激烈冲突,造成大量人员伤亡,美国仅仅是观望,军队最后夺权成功。但这次在土耳其,美国明确表态支持民选政府,也为政变投了否决票。

综观以上四个方面,这次土耳其的军事政变无一符合,最终的失败也是必然的。尽管一些中国网友对此次政变失败表示同情,诸多专家对土耳其也颇有恨铁不成钢之意,但必须要说的是,政变就是政变,是非法的、反宪政、反民主的行为。即便埃尔多安的内外政策有颇多偏颇之处,他也仍然是土耳其的合法领导人。事实上,挫败这次政变的,正是埃尔多安极高的民意支持率;军队“重启”土耳其政治失败反映出的,也正是土耳其政治制度和埃尔多安本人执政的稳健有力。政治上的问题,最终还是要通过合法的政治方式来解决,政变也将慢慢消逝在历史的长河中,带走的恐怕只有冲突中死亡的无辜生命而已。

参考文献

  • 塞缪尔·亨廷顿(2006)。军人与国家:文武关系的理论与政治。台北:时英出版社。

欢迎分享。如需全文转载,请阅读版权声明

回到开头

发表评论 | 阅读0条评论

欢迎真知灼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