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买台湾水果,就能帮国民党上台?

taiwan
图片来源:Luke Michael

在大陆民众的普遍认知中,国民党亲大陆,民进党反大陆。因此大陆民众往往认为,当两岸关系较密切、台湾能从大陆“获利”时,对岸人民会倾向于支持国民党。事实果真如此?图样图森破,一项关于两岸水果贸易的研究告诉你残酷的事实。

台湾水果敲开大陆市场大门

凤梨、莲雾、芭乐等台湾水果在大陆南方地区已不陌生,而这些水果真正敲开大陆市场的大门,是在国民党上次输掉大选后。2000年,民进党首次上台执政,两岸关系趋紧,大陆后于2005年出台《反分裂法》。而输掉选举的国民党却“因祸得福”,与大陆的感情迅速升温。不仅时任党主席连战2005年的大陆访问得以成行,大陆还对台湾实施了多项农业让利政策。

2005年8月,即连战访问大陆3个月、《反分裂法》颁布1个月后,大陆宣布对15种原本会被征收10%-15%关税的台湾水果实施零关税。2007年3月,大陆又新增4种准入的台湾水果,并取消了11种台湾蔬菜的关税。

值得一提的是,大陆似乎是有意把“人情”送给在野的国民党,不仅绕开了半官方沟通机制(海基会和海协会),选择在连战访陆后单方面公布,还要求由台湾省农会(FATP)负责对接工作,而农会当时的理事长是国民党成员刘铨忠。

如此“亲疏有别”的举动,令执政的民进党感到不安。时任台湾领导人陈水扁表示,这是大陆的“统战”策略,意在削弱民进党在农业地区的民意基础,以帮助国民党赢得未来的选举。他还批评大陆没有纳入一些台湾最具竞争力的水果,并呼吁台湾农民把水果出口到日本、新加坡、美国等毛利率更高的地区。

蓝营绿营争夺农民支持

为何民进党对农业地区如此在意?翻看历史不难发现,台湾曾是一个农业社会。直到1951年,台湾仍有5成以上农业人口。农民的支持,是国民党和民进党在台湾立足的根基。

1949年国民党入台后,吸取了在大陆失败的教训,在1949至1953年开展土地改革,通过减租、公地放领、收购地主土地再卖给佃农等方式,让大量农民获得土地。此外,国民党还与更早时期从大陆来到台湾、在台湾地方事务中发挥重要作用的地方派系合作,以便向农业地区进一步渗透。

但20世纪70年代起,国民党在农业地区的主导地位开始被削弱,地方选举会受到党外人士挑战。20世纪80年代民进党成立后,开始争取农民支持。例如,推动1988年的520农民运动,用农民容易理解的、非国语的地下广播宣传信仰和组织动员等。2000年,执政后的民进党进一步侵蚀国民党在农业地区的根基,甚至尝试瓦解国民党与地方派系的“分赃”渠道。而一些地方派系也早已意识到国民党不是唯一的选择,农村地区的蓝绿光谱变得驳杂。

那么,大陆的减税政策是否如外界所言,是为了给国民党“拉票”、削弱民进党的支持度呢?在一些农业地区支持国民党、另一些又支持民进党的情况下,怎么才能用最少的资源拉拢最多的选票呢?这些政策是否真的能“感化”台湾选民呢?

农产品减税带有政治目的?

香港理工大学助理教授黄鹤回、密歇根大学研究生Nicole Wu发表于《当代中国》的研究,尝试对上述问题作出解答。

如果减税意在给国民党“拉票”,那么如何选择减税的农产品才能实现效用最大化?是选择国民党支持度较高地区(偏蓝地区)的蔬果,还是民进党支持度较高地区(偏绿地区)的蔬果呢?拉拢对方的选民或许能增加自己的选票,但争取跟自己意识形态相左的选民并不容易,且容易顾此失彼,流失原有的支持者。另有政治学研究显示,争取没有明确立场的“摇摆选民”才是最有效的。

研究者们通过分析2004年台湾大选各镇投票情况、各镇主要农产品后发现,不仅偏绿地区的农产品如凤梨、卷心菜等获得减税,偏蓝地区的农产品如芒果、柚子等也获得了减税。

若把两轮政策涉及的农产品分开看,那么2005年的农产品主要集中在偏蓝或偏绿地区,而2007年的则主要集中在蓝绿较为均等的地区。研究者们认为,这可能是因为2005年为了打造连战沟通者的形象,不能“偏心”某一方;而2007年随着台湾大选邻近,大陆有更强的动机为蓝营拉拢摇摆选民。

减税利好为何没有拉拢选民?

台湾农民和政府对这些政策又作何反应呢?研究者们发现,两轮政策涉及的农产品产量在随后几年确有增加,但增长幅度不大,且后劲不足。此外,研究者们收集了2004年、2008年两次大选的投票数据,并估算出减税给各镇带来的好处。

在控制了各镇经济增长水平、两次选举间居民收入变化、镇政府由哪个党领导、镇内的农业人口比例、镇内女性人口比例、受教育水平较低人口比例(此前有研究发现,女性和受教育水平较低者倾向于支持国民党),以及投票模型中常用的投票率等因素后发现,一个镇获得的减税好处和这个镇对民进党的支持度变化之间没有显著关系。

研究者们认为,这一结果背后有三种可能的原因:

第一是民进党的反制措施起了作用,虽然大陆单方面的让利让民进党较为被动,但台湾省农会等农业组织的资金大部分来自政府,因此民进党可凭借执政地位施压;

第二是这些政策本身不够吸引人或在执行中存在问题,以至于农民还是倾向于把水果出售到其他地区。台湾2015年出版的新书《水果政治学》就指出,两岸水果贸易被权贵把持,“面子工程”大于实质内容;

更值得关注的或许是第三种原因,即台湾农民大可以享受这些红利,而照样把票投给民进党。这可能意味着,两岸经济整合所带来的红利不足以“买”到台湾对大陆的好感。以2014年服贸协议为例,被视为带有政治目的的经济整合,更可能激发台湾民众对大陆的反感。

生意诚可贵,但或许选票价更高。如何在民进党再次执政、两岸经济合作仍将继续的情况下,维系好两岸关系,有赖于两岸共同的智慧。

参考文献

  • Wong, S., & Wu, N. (2016). Can Beijing buy Taiwan? An empirical assessment of Beijing’s agricultural trade concessions to Taiwan. Journal of Contemporary China, 25(99), 353-371.
  • 焦钧(2015)。水果政治学:两岸农业交流十年回顾与展望。台湾巨流图书公司。

欢迎分享。如需全文转载,请阅读版权声明

回到开头

发表评论 | 阅读0条评论

欢迎真知灼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