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移民靠什么在广州打拼?

图片作者:李东

在广州这座南方大城市里,生活着几十万非洲移民。他们主要居住在越秀区的三元里、小北路一带,多数以做小买卖为生,许多人没有合法居留身份 。这些非洲人是如何融入中国社会,并和语言文化不通的中国人做生意的?

以 《世界中心的贫民窟:香港重庆大厦》 一书而闻名的人类学家麦高登,对这一问题极感兴趣。为此,他花费了一年时间深度观察了十名在广州做买卖的非洲人,得出了自己的答案:有一小群已经扎根在广州的非洲人,为他们来广州打拼的其他非洲同胞充当起了 “文化中间人” 的角色。

“文化中间人” 是干嘛的?

要解释什么是 “文化中间人”,我们先回想一下美剧 《权力的游戏》 第一季的剧情。

话说,为了帮助哥哥复国,龙女丹尼莉丝被逼下嫁给多斯拉克人首领卓戈‧卡奥。丹妮莉丝可是历史上曾经统治过七国大陆的坦格利安种族的后裔。在她看来,多斯拉克人就是一群崇尚暴力的野蛮人。如何才能统治和驯服这蛮夷之族?就在此时,家族的旧封臣穆尔蒙出现了——他精通多拉克人的语言和文化习俗,给了无助的丹尼莉丝关键的帮助。试想,如果没有穆尔蒙,丹尼莉丝能迅速成为受族人爱戴的女王吗?

“文化中间人” 指的就是像穆尔蒙这样的人。他们帮助两种有着不同文化背景的人群进行交流,并利用自己的跨文化经验去减低、缓冲和调解两者之间可能因为文化不同而引发的冲突。

麦高登接触的十名 “文化中间人”,都在中国居住了一年以上,其中有人甚至在中国居住了十二年。其中三人能操流利的普通话,一人甚至能说广东话。

“文化中间人”:管吃管住管找对象

麦高登本来以为,中国人会在 “文化中间人” 里占有相当比例,毕竟广州是中国的地盘呀。但出乎意料的是,被视作 “外来者” 的非洲人反而更可能成为跨文化交流的桥梁。这里面的原因与 “文化中间人” 的谋生方式有着密切的关系。

今天非洲大陆和中国的距离不过一趟飞机,但是交通的便捷并未缩短文化的差异。很多到广州做买卖的非洲商人,之前从未到过中国,也不了解中国的生意规矩。很多人以为中国人都是李小龙、成龙,个个都会轻功。他们一般只会在中国逗留很短的时间,是名副其实的人生地不熟。很自然,他们会尝试寻找那些来自家乡的、已在中国扎根的同胞们帮忙解决生活和生意上的问题。

而 “文化中间人” 提供的服务之多元、贴心,可谓超乎想象:大至帮忙联系中国卖家、调解商业纠纷、检查货品成色、提供办公空间,小至语言翻译、租房找酒店、签证问题咨询,甚至恋爱顾问(如果幸运或不幸地爱上了中国姑娘)。

为什么这些 “文化中间人” 愿意对客户这么好?这是因为,他们都是个体户,生意来源往往通过口耳相传获得,因此口碑很重要。假如名声在家乡坏了,中间人的生意就无法维持了。

他们眼中的中国

既然 “文化中间人” 已成中国通,他们会或多或少地喜欢中国吗?不一定。麦高登发现,这往往和他们在中国的经历、甚至宗教信仰有关。

其中一位操着流利普通话的、来自刚果的 “文化中间人” 曾经和一位中国姑娘谈了场撕心裂肺的恋爱,但那位女孩的家人无法接受这位 “外国友人”。于是,后来每次听到别人称呼他 “外国友人” 时,他都非常生气,感到自己被歧视。麦高登问他,是否认为未来可能出现 “中国的奥巴马”。他认为不可能,因为中国的国族认同感是基于种族,而非公民价值。

另一位信仰伊斯兰教的肯尼亚人,则不喜欢中国人太看重金钱和缺乏宗教信仰的生活方式。他甚至认为,中国多骗子是因为没有宗教信仰。

另一方面,中国对于他们来说,也确实有吸引力。除了提供大量的谋生机会,中国也比很多非洲国家安全稳定得多。但总的来说,这十位 “文化中间人” 只视中国是赚钱的地方,而不是适合长久居住之地。

“文化中间人” 会消失吗?

随着中非贸易的增长,这些 “文化中间人” 也感到中非关系正在改变。

很多中国企业开始在诸如迪拜这样的城市设立办事处,提供与 “文化中间人” 相似的中介服务。非洲商人以后很可能再也不需要跑来中国,就能够和中国进行贸易往来。显然,个体户形式的 “文化中间人” 不可能有实力和这些大企业进行竞争。

对于 “文化中间人” 终将消亡的命运,麦高登似乎不无惋惜。毕竟,无论从社会学还是人类学角度来说,“文化中间人” 都是多么有意义的职业呀!

这时候,一个肯尼亚人回应道:“爷只是混口饭吃而已”。

参考文献

  • Mathews, G. (2016). African logistics agents and middlemen as cultural brokers in Guangzhou. Journal of Current Chinese Affairs, 44(4), 117-144.

欢迎分享。如需全文转载,请阅读版权声明

回到开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