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厕所在印度农村难以普及?

Extortion
图片来源:贫民窟的百万富翁

在电影《贫民窟的百万富翁》中,主人公掉入粪坑的情节让人印象深刻。在现实生活中,类似的粪坑在印度乡村大量存在。即便政府极力推广室内厕所的使用,乡民露天排便的习惯却丝毫未受影响。

在经济增长、文化普及率和饮用水普及率等指标上,印度比很多发展中国家都领先,但为何却在关乎国民卫生的厕所使用上存在硬伤?究竟是什么因素导致大量村民拒绝使用政府出资添置的厕所?

普林斯顿大学学者 Diane Coffey 及其同事在最新研究中,将印度乡民对粪坑的偏爱归因于印度文化对 “肮脏” 和 “纯净” 的定义。如果政策制定者不理会公民行为背后的深层动机,那么再昂贵的投入也只会导致事倍功半甚至白白浪费。

任何社会对 “脏” 与 “净” 都有自己的理解,被视为“脏”的人与物往往是对空间和人身的威胁。在印度,“脏” 与 “净” 不仅仅是客观的、卫生意义上的状态,同时也是主观的、精神上的概念。比如,人类的粪便不仅是卫生方面的污染,同时也是对宗教理法的亵渎;削落在地上的果皮虽然是卫生意义上的秽物,但并不构成精神和宗教信范畴内的污染。

在印度,种姓结构与 “脏” 与 “净” 的理解是交织在一起的。相对高等的人群认为,贱民的肮脏是永恒的,类似打扫厕所和清理粪便的工作只能由贱民来完成。因此,非贱民不愿意在家中积累秽物,而贱民又不愿意主动从事其他等级的人群所不耻的工作。研究者由此判断,印度文化对于 “脏” 和 “净” 的认识,使生活在乡下的人们尤其排斥在自家添置并使用厕所。

通过一对一的深度访谈和大规模的问卷调查,研究者为自己的判断找到了证据。受访者普遍认为,使用厕所将使粪便在生活空间中堆积,而且政府资助修建的简易厕所容积太小,粪便需要频繁地清理。与粪便共处一室或者发生接触,是难以忍受的事情。更何况政府为了照顾贱民的利益,已经出台法律禁止雇佣贱民清除粪便。而用于露天排便的粪坑如果足够大,就不存在经常清理的问题,甚至可以在填满时另挖一处。

对于受访者来说,露天排便的 “好处” 不仅仅在于避免粪便在家中堆积。大家普遍认为,露天排便有利健康:它要求人们走到户外,呼吸自然界的空气,再身态轻盈地回到家中,而 “足不出户” 是老弱病残孕的专利。因此,厕所只是给行动不便者提供的临时方案而已。

研究者还发现,虽然妇女使用厕所的概率比男性高,但是这并不代表女性更讲究卫生。真正的原因是,乡土文化对女性的活动范围有较严格的限制,家中厕所的存在为女性提供了方便。同时,穆斯林的厕所使用率也比印度教信奉者高,但和其他国家的穆斯林比起来,印度穆斯林也体现出了对厕所的排斥。

当然,也不是所有厕所都遭到印度乡民的排斥。容积大、造价高的厕所是富人的专利,而且穷人也并不认为这样的厕所是不洁的设施。富裕家庭的生活空间更大,厕所往往独立于厨房、卧室和洗澡间,而且容积大到不用频繁清理。然而,印度政府在乡村资助建设的厕所不可能达到富人的标准。穷人一边嫉妒富人,一边抱怨政府不该推广狭小的、令人联想起贱民地位的简易厕所。

对于公共政策制定者来说,制定发展计划和扶贫措施理应是 “细活”:不仅要了解落后地区缺乏什么样的设施和发展机会,也要探究指导民众行为背后的生活理念。在人口多元、民族文化交错的地区更应如此。中国刚刚拉开了扶贫攻坚战的序幕,大有速战速决的阵仗。不过,让扶贫措施能与贫困者的行为习惯相适应,甚至改变那些导致落后的理念,也许要花相当的时间去求索。

参考文献

  • Coffey, D., Gupta, A., Hathi, P., Spears, D., Srivastav, N., & S. Vyas. (2015) Understanding exceptionally poor sanitation in rural India: Purity, pollution & untouchability. r.i.c.e. working paper.

欢迎分享。如需全文转载,请阅读版权声明

回到开头

发表评论 | 阅读0条评论

欢迎真知灼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