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霸道总裁说“不”

0307

有一类影视作品叫 “霸道总裁爱上灰姑娘”。

从很久很久以前的台剧《流星花园》,到很久以前的韩剧《我叫金三顺》,再到不久前的国产剧《杉杉来了》,它们都有一个刻板的剧情模式:“总裁” 男主总会使出浑身解数追求 “灰姑娘” 女主,而女主 “虽然嘴上说不要,身体却很诚实”。

这种剧情很庸俗,却往往能打动小女生,不仅赚足她们的眼泪,让她们沉浸在 “霸道总裁爱上我” 的幻想中,更进一步说,还可能消解她们的三观。

密歇根大学传播学研究者 Julia R. Lippman 发现,媒体对男性持续追求女性(俗称 “死缠烂打”)的不同描绘,会影响女性对 “stalking”(令对方感到恐惧的骚扰行为,包括跟踪、不停打电话、死亡威胁等)的接受度。越容易把故事当真或入戏太深的人,对 stalking 的接受度受媒体影响越大。

研究者进行了一场实验,请 426 名女大学生每人单独观看一段影片。根据影片类型把参与者分为三组:A 组观看的电影是把男性对女性的死缠烂打行为描绘成 “可怕的”;B 组观看的电影则将其描绘成“浪漫的”;C 组为对照组,观看的电影属于 “环保无公害” 型,与人和追求行为无关。

为减少误差,每组有两部影片可选,参与者将被随机指定观看任意一部。A 组选择了《与敌共眠》(Sleeping with the Enemy )和《忍无可忍》(Enough),B组选择了《我为玛丽狂》(There’s Something About Mary)和追爱自由行(Management);C组选择了纪录片《迁徙的鸟》(Winged Migration)和《帝企鹅日记》(March of the Penguins)。

观看完毕后,参与者们被要求在电脑上答题,以测量她们对 stalking 的接受度及其他相关信息。其中,与 stalking 接受度相关的是由 21 个题目组成的“迷思量表”。参与者要回答她们对相关论述的同意程度,如 “一个人会去做 stalking 这么极端的事,一定是真的爱上了对方” “stalker 通常是受害者熟悉的人” 等。

结果显示,在控制了种族、个人经历等因素后,A 组对 stalking 的接受度显著低于对照组 C 组和 B 组,而 B 组整体与对照组 C 组没有显著差别。此外,认为电影更真实、更沉浸于其中、更认同追求者行为的参与者对 stalking 的接受度受电影影响更大,而看完电影后的心情、电影中的幽默感等因素则对此没有影响。

研究者认为,B 组参与者在观看了相应电影后,对 stalking 的接受度没有显著提高,可能是因为日常生活中的浪漫电影太多,不像 A 组观看的电影那样有明显的刺激效果。

此外,对追求者行为恰当与否的认知,关系到媒体对stalking接受度的影响。研究者指出,改变人们把死缠烂打的追求行为视为社会常理的规范性认知,是降低 stalking 迷思的关键。

这项研究提醒我们,在面对花样繁多的浪漫作品,特别是“霸道总裁” 类影视作品时,需要保持清醒的判断力:那些 “霸道” 的追求攻势,究竟是真爱、冒犯、还是犯罪?

当自己或他人遇到 stalking 等 “霸道” 的追求时,要谨防陷入 “他很爱我”、“我很受欢迎” 等的迷思。据统计,美国每年有 340 万 stalking 受害者,其中超七成都是女性。而由于对 stalking 存在迷思,这些死缠烂打的过分追求行为并没有像家庭暴力、性骚扰一样得到足够的关注。

有太多以 “爱” 为名的性别暴力值得我们警惕,真正的爱只有尊重、尊重、尊重。

参考文献

  • Lippman, J. R. (2015). I Did It Because I Never Stopped Loving You: The Effects of Media Portrayals of Persistent Pursuit on Beliefs About Stalking. Communication Research, 0093650215570653.

欢迎分享。如需全文转载,请阅读版权声明

回到开头

发表评论 | 阅读0条评论

欢迎真知灼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