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华派”谈中美关系:现状不容乐观

China US
图片来源:AP

 

9月22日,备受瞩目的习近平访美之行正式开启。这是习就任国家主席后对美国的第一次国事访问,对未来几年中美关系将产生深远影响。对习本人而言,此访多少还有效仿1979年邓公访美之意。在当前中国国内改革不断深入推进的背景下,更具有特殊意义。

但在著名“知华派”、曾任美国亚太事务副助理国务卿的柯庆生(Thomas J. Christensen)看来,中美关系现状难言乐观。在最近一期《外交》(Foreign Affairs)杂志上,柯庆生就撰文阐述了对中美关系现状和美国对华政策的看法。

错误的政策信号传递

中国崛起对于美国外交政策构成两大挑战:既要防止中国影响东亚地区的和平稳定,又要鼓励中国更多参与多边国际治理。文章指出,虽然中国还是一个发展中国家,但已经有能力威胁美国及亚太盟友的安全和利益,同时也已成为参与国际问题治理的重要力量。

柯庆生认为,中美关系在小布什第二任期内总体稳定,但从奥巴马就任总统起,中美关系就开始进入下行通道。这其中原因有很多,有中美实力差距的缩小,也有中国政策的转变。对美国而言,外交政策辞令选择错误,向中国传递出错误的政策信号,也是导致中美矛盾加剧,合作意愿下降的重要原因。

这其中,“转向亚太”(Pivot to Asia)一词的选择就是典型案例。文章指出,加强在亚太地区的力量部署是美国的一贯政策。在小布什执政时期,美国就决定结束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将力量调整回亚太地区。但奥巴马上台后使用“转向亚太”定义这一政策转变,使中国认为美国新政府上台后的对华政策发生了重大转变。奥巴马政府认识到这一失误,很快将“转向”改为“再平衡”(Rebalance),但错误的政策信号和负面观感却已经形成,很难发生改观。

关于“核心利益”(core interest)一词的定义问题也很典型。2009年奥巴马访华时与中国联合发布《中美联合声明》,其中提到尊重彼此“核心利益”。但美方官员意识到中国的“核心利益”包括台湾、钓鱼岛等敏感问题后,便停止使用这一定义。这在中方看来无异于重大政策倒退,引发中方不满和抱怨,严重削弱双方互信。

国际合作渐行渐远

在中美关系下行的背景下,中国与周边国家关系也趋于紧张。在防扩散、化解区域冲突等国际合作方面,中美合作势头也在减弱,政策取向渐行渐远。

文章指出,在小布什政府的第二任期内,中国加大了介入国际事务力度,传统的不干涉别国内政的外交政策取向也有所软化。对美而言,中国在国际事务中的角色似乎正在向佐利克提出的“利益攸关方”靠近。

但在2011年,美国及北约在“阿拉伯之春”扩大联合国授权行动范围,借机推翻了利比亚卡扎菲政权,让中国感到“背叛”。之后,中国放弃了对此类国际多边干涉行动的支持,政策取向又重新回到主权问题。在此后联合国关于叙利亚和乌克兰问题的表决中,中国和俄罗斯经常合作否决对叙利亚阿萨德政府及俄罗斯不利的决议。

双方在气候变化领域的合作倒成为双边关系中的一大亮点。虽然有环保主义者对于中国承诺的减排数量和时间仍有不满,但文章认为,中国愿意做出明确承诺,本身就是美国外交和国际气候变化合作的重要进展。文章特别指出,中国体量巨大,任何一项国际合作都离不开中国的建设性参与,而中国传统的“搭便车”行为将使国际合作进程陷入瘫痪。

尊重现实:未来美国对华政策的基础

柯庆生在文章中指出,中国应充分认识到当代中国的复杂性:中国已成为具有强烈民族自豪感的大国,但同时又是个在国内面临诸多挑战,存在诸多不稳定因素的发展中国家。尊重这样的现实,应是未来美国对华关系的基础。

柯庆生对于未来美国对华政策提出了几点建议。首先,美国仍需维持在亚太的坚定存在,与地区盟友及伙伴建立更为密切军事、外交和经贸联系,但应注意不要采取过激行为和言论,避免中美双方发生更多对抗。

第二,美国仍应继续与中国在国际和地区事务中加强合作。针对中美关系中不断上升的不确定性,加强合作是唯一化解之道。为避免中国对于美国政策动机的猜忌,重点应更多放在合作管控相关方危险行为,而非寻求政权更迭。

第三,美国政策叙事应更多从中国角度出发。比如在气候变化问题上,美国应考虑到中国领导人对国内雾霾问题的担忧,敦促中国更多履行减排义务。

管控协调危机或更为重要

柯庆生的观点总体较为理性平和,已是美国政策研究界难得的“鸽派”。事实上,当前中美在网络安全、南海、人权、经济等问题上的确存在严重分歧,不仅为习近平访美蒙上阴影,某种程度也预示着未来中美关系发展难以一帆风顺。

近期有国内媒体评论认为,当前中美之间的分歧属于“低阶次”矛盾,表明美国对于中国的利益关切“更为务实、更加趋于具体事务化”,反映出中国关系的稳定和进步。但事实上,这种“低阶次矛盾”反映出的正是中美之间的结构性矛盾和障碍,也是导致中美关系“好也好不到哪去”的重要原因。

对于现阶段的中美关系而言,与其急于赋予“新型大国关系”的明确定义,倒不如“求同存异”,建立稳定顺畅的工作沟通机制,积极加以管控和协调。此次习近平访美前夕,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紧急赴美磋商网络安全问题,就是此类危机管控和建立沟通机制的有益尝试。对中美两国而言,要有效管控危机,既要有足够的毅力和耐心,也要找到正确的途径和方法。当然,双方能以善意看待彼此及彼此的发展,才是发展稳定关系的基础。

参考文献

  • T. Christensen(2015). Obama and Asia: Confronting the China Challenge, Foreign Affairs 94(5),28-36.

欢迎分享。如需全文转载,请阅读版权声明

回到开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