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尾气门”:为什么“严谨理性”的德国公司会陷入道德危机?

Volkswagen
图片来源:Garret Voight

政见特约观察员 宁波

德国公司大众盛名在外,“尾气门”却让它灰头土脸。承认错误、首脑辞职、股价暴跌,这些情节无可避免。更严重的是,公众对德国公司和“德国制造”会不会产生信任危机?

事实上,这并非“严谨理性”的德国企业第一次陷入道德危机。

2007年,美国启动针对另一家德国企业西门子的跨国调查。结果让人大跌眼镜——声名在外的西门子卷入挪用、贿赂、洗钱及逃税,涉案金额高达19亿美元,范围波及巴西、中国等转型经济体和委内瑞拉、尼日利亚等欠发达经济体。

在伊拉克,西门子提供“售后服务费”给电力和石油部门官员,前后共计170多万美元。在尼日利亚,首相在内的政府官员收了西门子1000多万欧元。

在中国,为了获得电力大单,西门子通过商业中介贿赂官员,金额达到2500多万美元;为向国有医院销售医疗设备,西门子向几家国有医院提供大约1440万美元贿金;为染指地铁信号设备订单,西门子同样行贿超过2000万美元。

不仅如此,西门子在财务报表上把这些钱称为“公关费用”,要求政府减税。这种让人哭笑不得的事情显示这家德国企业行事过程中“无缝不钻”。

那么问题来了,如此声名显赫的公司为啥作这些不道德的事情嘞?

如果按照经济理性人假设,只要有利益,机会主义者会违背伦理风险以牟利。但为啥这种事如今发生在德国公司身上?这就要从国家文化角度一探究竟了。

经济内嵌于社会文化系统,文化影响人们对是非善恶的认知,也是左右企业战略行为的砝码,影响企业的伦理决策。

美国学者Hofstede提出,国家文化从几个维度影响企业行为:“权力距离”、集体主义观念、性别气质、“不确定性规避”以及东方文化中的“长期导向/短期导向”。

所谓权力距离,指的是一国民众对权力不平等的接受程度。国家权力距离小,意味着社会等级观念弱;权力距离大,则意味下级要绝对服从上级,哪怕上级决策是错误或不道德的。在权力距离大的社会,随便质疑权威要被“穿小鞋”,社会对不道德或不合理的权力决策容忍、服从度高,企业管理层的不道德行为自然更有可能不被制约。

所谓集体主义观念,指的是伦理决策与集体的关系。集体主义社会,人们看中关系,更容易服从社会群体的倾向。例如,集体社会中,别人贪污你不贪,压力大不?别人不贪就你贪,压力大不?实证研究显示,在法制不健全国家,执法不严,集体主义文化会加剧企业不道德行为倾向;严刑峻法国家,集体主义则督促社会成员彼此监督制衡。

就性别气质来说,“男性气质”国家重成功、财富,推崇金钱权力;“女性气质”国家强调工作家庭平衡,追求平等、关爱弱势。研究显示,男性气质倾向社会中,企业更容易贪腐。

而“不确定性规避”指的是民众是否接受过程中的风险和结果的不确定性。有些国家,民众工作生活态度放松,国家领导和企业管理手段柔和,老百姓更容易接受未来存在不确定性的现实。有些国家,组织结构严格,通过控制手段减少风险,在工作生活中规则约束较多,不容忍灵活变化的观点和行为,老百姓厌倦不确定性,生活显得紧迫、有压力。

如果人们生活在对社会地位和结构变化的焦虑中,只有通过积累财富才能减轻不确定性。换句话说,研究证明,那些更愿规避不确定性的国家文化容易带来腐败。

研究者在讨论亚洲企业,特别是中国企业时,加入第五个维度,即“长期导向/短期导向”。通俗理解,“细水长流”的社会文化中,贪腐全靠心照不宣。企业“放长线钓大鱼”,在做不道德的决策和操作时,也会考虑长远、“系统性”欺骗消费者。

跳出理论,德国企业的不道德行为倒是可以得到解释。德国文化“男性气质”明显,倾向于规避不确定性。特别是德国人骨子里追求“卓越”和“地位”的基因让他们为了市场业绩铤而走险,置社会伦理于不顾。就拿人家大众的标志来说事把,看上去三个用中指和食指拼出的V字是不是在说“必胜、必胜、必胜”?这与德国国家文化高度契合。

中国又如何?受儒家文化和社会主义思想影响,中国社会等级相对严格,集体观念根深蒂固,但社会规则上更容易接受不确定性。中德两国男性气质都比较浓重,做事情都是“长期导向”,文化基因里都对成功和财富乐此不疲。

当然,企业不道德还受不少因素影响,如法律监管等。本文仅希望从国家文化角度探讨企业伦理,为那些平时觉得德国人“讲究秩序”、“追求严谨”、“思维理性”、“做事认真执著”的小伙伴们,解答一个问题:为什么德国企业也那样?

参考文献

  • Hofstede, G. H. (2001). Culture’s consequences: Comparing values, behaviors, institutions and organizations across nations, Sage
  • Husted, B. W. (1999). “Wealth, culture, and corruption.” 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Business Studies: 339-359.
  • Li, J., J. Moy, et al. (2008). “Institutional pillars and corruption at the societal level.” Journal of Business Ethics, 83(2): 327-339.
  • Lu, L.-C., G. M. Rose, et al. (1999). “The effects of cultural dimensions on ethical decision making in marketing: An exploratory study.” Journal of Business Ethics, 18(1): 91-105.
  • Park, H. (2003). “Determinants of corruption: A cross-national analysis.” Multinational Business Review, 11(2): 29-48.
  • Sanyal, R. (2005). “Determinants of bribery in international business: The cultural and economic factors.” Journal of Business Ethics, 59(1-2): 139-145.
  • Vitell, S. J., S. L. Nwachukwu, et al. (1993). “The effects of culture on ethical decision-making: An application of Hofstede’s typology.” Journal of Business Ethics, 12(10): 753-760

欢迎分享。如需全文转载,请阅读版权声明

回到开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