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加入社会科学转型大潮?哈佛Gary King现身说法

gary
图片来源:IQSS 

很多人认为社会科学作为 “文科”,大多只是坐而论道,无助于影响现实生活。但是哈佛大学著名教授 Gary King 最近在学术期刊撰文强调,社会科学同样可以改变世界。他在文中回顾了当代社会科学的发展形势,总结了哈佛定量社会科学研究所的发展经验,并指出发展前沿社会科学的具体举措。

当代社会科学的发展趋势

过去十年间,定量社会科学对现实世界的影响快速增大,且史无前例。Gary King 认为,作为 “大数据” 社会趋势的重要部分,社会科学家有理由为他们对这一趋势的贡献感到自豪。定量社会科学至今影响的范围包括:重塑世界 500 强公司的经营策略;建立新兴产业;大幅度提高人类的表现能力;改变医药、人际网络、政治宣传、公共卫生、立法分析、治安、经济、运动、公共政策、商业与项目评估等领域。

如今,许多科技公司,如谷歌、微软都专门聘用经济学家帮助公司决策。著名的咨询公司、政府智库往往雇用具有政治学、经济学、社会学背景的高学历人才。一些畅销电影或图书,如《点球成金》《纸牌屋》《超级数字天才》《当我们变成一堆数字》也鲜明反映了广泛存在的数字化趋势。

这一趋势也体现在对中国政府行为的大规模量化研究中。以 Gary King 教授自身的研究为例,他本人和两位研究生加上五位本科生组成的团队抓取了 1100 万条中国社交媒体信息,并分析其是否被 “和谐”。通过大规模数据分析,他们发现人们对中国政府的批评很少会被审查,但试图召集群体行动的信息则很快被删除(详见政见的介绍)。陈济冬等三人研究团队对 2103 个中国县级政府的网站进行在线实验,发现当公民的诉求包含群体性事件和越级上访的威胁时,县级政府的响应力明显增强(详见政见的介绍)。

Gary King 指出,社会科学正面临着快速的转型。当前的主要挑战包括:从过去单纯的研究问题,到今后需要不断的解决问题;从过去只研究少量的碎片化数据,到今后系统性分析纷繁多样的 “大数据”;从过去各个学者单打独斗,到今后不断增多的集团化、跨领域、实验风格的研究团队;从过去纯粹的学术内省,到今后对公共政策、企业界乃至整个社会需要产生重大影响。

哈佛定量社会科学研究所的发展经验

面对上述挑战,美国大学已经兴起大量研究机构,以哈佛定量社会科学研究(IQSS)所为最典型的代表。

2005 年,Gary King 等人创立了 IQSS,并以此替代了原来的哈佛社会科学基础研究中心。14 个月后,IQSS 成为哈佛全大学范围的研究机构。此后,该研究所发起建立了大量的项目和中心,协助大学里面的其他单位和组织,并在哈佛外面建立非营利组织与商业化公司。该研究所如今是哈佛大学最大的社会科学研究中心,并且是哈佛大学的官方组成单位。

Gary King 认为,IQSS 为教师和学生提供资金、知识和技术上的支持与交流机会,旨在提高整个社会科学共同体的研究水平和吸引力。他将 IQSS 开展的大量活动归纳为研究项目、服务支持与研究产品等三个方面。研究项目包括定量方法项目、调查研究项目、文本研究项目、循证学习、资料隐私实验室、本科生与研究生学者项目、NASA 锦标赛实验室、全球选举历史项目等。该研究所下设的机构还包括地理分析中心、穆雷研究档案室、哈佛-MIT 资料中心等。这些项目与下设机构自身又开展了大量的研讨会和工作坊。

IQSS 的服务支持包括针对所有研究团体提供统一的行政管理,从而在财务管理、业务审批、战略建议、人力资源和技术设施等方面实现规模经济。IQSS 的研究产品包括 Dataverse Network 开源数据库、OpenScholar 网站建设软件、Zelig 统计软件包等。此外,IQSS 还将社会科学的研究结果应用于哈佛大学自身的管理之中。研究所人员会定期参加学校行政会议,并将行政会议的话题作为自身的准研究项目。

如何加入社会科学转型大潮

Gary King 对准备加入社科转型大潮的学术冒险家们提出了几点建议。

第一,不要试图模仿自然科学家为每一个社会科学研究项目建立一个实验室,这在短期来看并不现实;而应建设公共的基础设施,从而供多个研究项目使用。

第二,不要期望一蹴而就,而应寻找并整合大学里面各种未被有效利用的资源,以此为基础进行发展。上文中 IQSS 的发展历程就鲜明体现了这一点。与此相反,如果将 IQSS 今天的预算帐单在十年前交到哈佛大学财务部门,他们当初肯定不会同意建立这个机构。

第三,建设可靠而灵活的基础设施。社会科学的研究领域和研究技术变化迅速,研究机构应该及时作出调整。例如,IQSS 在成立至今的十年里,建立了大型开源计算机项目,启动新的系列讲座,召开国际会议,召集之前很少有交集的学者。

第四,将研究中心的公共服务精神与研究人员的个人利益结合起来,建立一套经济、兼容的激励机制。大学教授往往有繁重的教学与科研任务,会担心加入研究中心时所面对的各种行政与技术事务,因而应该为其配备高水平的行政人员。

第五,不要考虑过多的经常性开支。项目资金的目的是为了建设学术设施,而非提供日常性的工资帐单。

第六,保留理论家的位置。由于当代社会科学的进步大多是基于实证资料与方法的提升,有人会认为做纯理论的学者在 IQSS 这类研究中心中并无作用。但实际上纯理论学者仍旧对实证学者拥有重要的启发意义。而且,中心保留纯理论学者的成本很低,他们只需要开展一些研讨会、铅笔、本子和计算机支持而已。

最后,Gary King 号召美国各个大学联合起来,改变联邦科研资助的偏好。大多数美国联邦研究资助来自于国家卫生研究院的 310 亿美元资金和国家科学基金委员会的 70 亿美金。然而,当今社会科学的资助份额只占后者预算的 4.4%。社会科学家们只有显示出他们借助项目资金解决问题、服务社会的能力,才能改变华盛顿的资助偏好。

参考文献

  • King, G. (2014). Restructuring the Social Sciences: Reflections from Harvard’s Institute for Quantitative Social Science. PS: Political Science & Politics, 223, 47(01), 165-172.

欢迎分享。如需全文转载,请阅读版权声明

回到开头

发表评论 | 阅读0条评论

欢迎真知灼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