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学家都在干些什么:政见带你速读政治学期刊(4)

voter

本期带大家超速读政治学顶级期刊《美国政治学评论》(APSR)2015年八月刊(上半部分)。

一、可持续发展项目要赢得民心,应该发奖还是铺路?

题目:Motivational Crowding in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Interventions
作者:ARUN AGRAWAL, CHHATRE ASHWINI, GERBER ELISABETH R.
方法:调查,模拟实验,匹配,多元回归;

世界银行与印度北部某地方政府合作开展了一项可持续发展项目。他们采取了两项方式吸引当地民众参与,一是提供私人的物质奖励,二是提供社区公共产品,比如铺路、建立灌溉系统等等。几位作者通过调查访问发现,收到私人奖励的居民会从支持环境保护转变为纯粹的“逐利者”:他们参与只是为了拿到更多的好处。而在提供公共产品的地区,人们的环境保护意识(动机)更有可能保持下来。

这则研究既回答了不同政策(制度)如何影响人们心理动机的学术问题,也为政府协调“环保”和“发展”之间的关系提供了启示。

二、民众参与能够积累社会资本吗?

题目:International Interventions to Build Social Capital: Evidence from a Field Experiment in Sudan
作者:ALEXANDRA AVDEENKO, GILLIGAN MICHAEL J.
方法:随机实验,焦点小组,社交网络分析,调查,OLS分析;

“社会资本”是一个用以衡量人与人之间信任程度和交往频密度的概念。对于像苏丹这样经历多年内战创伤的国家来说,急需弥合社会分裂伤口。因此,国际社会的援助项目(CDD,community-driven development)有针对性地引入了公共参与环节,鼓励当地居民参与到援助具体内容的协商当中,也希望能起到增加社会资本的效果。但是,本文作者没有发现CDD能增加当地居民社会资本的证据。当地居民的社交网络并没有因此扩大,他们的交往准则(norm)也没有显著改变。不过,当地居民的治理参与热情倒是提高了。

关于社会资本的更多著作,可以阅读普特南的《Making democracy Work》和《独自打保龄》,以及“政见” 《从保龄球馆飘出的纳粹幽灵》

三、制宪时期,民众参与如何巩固民主?

题目:When Talk Trumps Text: The Democratizing Effects of Deliberation during Constitution-Making, 1974-2011
作者:TODD A. EISENSTADT, LeVAN A. CARL, MABOUDI TOFIGH
方法:面板数据分析;

作者搜集了1974年到2011年118个国家制定的138个新宪法的案例。他们发现,有62个国家的民主程度升高了,其余保持不变或者出现“民主衰败”。

他们把制定宪法分成三步:起草、辩论和修正;又把民众参与的强度分成三等。结果发现,如果在宪法起草阶段,民众的参与越广泛,在宪法制定之后民主巩固的可能性越高。作者认为,这个研究可以凸显“商议民主”(deliberative democracy)的重要性。

四、美国:利益集团在总统眼皮下动土?

题目:Influence and the Administrative Process: Lobbying the U.S. President’s Office of Management and Budget
作者:SIMON F. HAEDER, YACKEE SUSAN WEBB
方法:selection model;

在美国,白宫辖下的预算管理办公室(OMB)每年除了为总统制定财政预算外,还担负着帮总统审查政策规定的责任。这个过程被称为OMB review。

作者通过观察一千多个在OMB review时发生的政策变动,发现商业利益集团的游说往往得偿所愿,但公共利益集团却不能。作者认为,OMB review成为了除了法院、议会之外,社会各界用以影响政策的又一渠道。

关于美国利益集团对政策的影响之研究可谓汗牛充栋。有兴趣读者可以参考下面这篇文献:Gilens, M., & Page, B. I. (2014). Testing theories of American politics: Elites, interest groups, and average citizens. Perspectives on politics, 12(03), 564-581.

五、“官二代”当官,女性更不平等,国家更不稳定?

题目:Clan Governance and State Stability: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Female Subordination and Political Order
作者:VALERIE M. HUDSON, BOWEN DONNA LEE, NIELSEN PERPETUA LYNNE
方法:OLS数据分析;

宗族政治(Clan governance)指的是政府职位的安排由宗族亲缘所决定,也是一种”走后门“、”任人唯亲“的人才选择方法。宗族政治将国家职位当成私人产。这些国家法治程度更低、贪污程度更高、社会更不稳定。

但是,宗族政治通常很难直接测量。本文的亮点是提出了父系宗族的维系需要女性作为“生产”工具,所以宗族政治势力越强的国家,女性受压迫程度更高,更容易遭受性别暴力、过早结婚、一夫多妻制等等。作者据此建立了由性别平等预测宗族政治势力,进而预测国家施政质量的因果理论。其中一个理论贡献是:指出了伊斯兰国家之所以难以实现民主,是因为普遍由宗族政治把持。而在基督教世界,宗族政治的程度则低很多。

关于伊斯兰文明、性别平等与民主之间的关系讨论,可以参考:Fish, M. S. (2002). Islam and authoritarianism. World politics, 55(01), 4-37.

六、大数据的铁证!选民越多竞选越激烈

题目:Demography and Democracy: A Global, District-level Analysis of Electoral Contestation
作者:JOHN GERRING, PALMER MAXWELL, TEORELL JAN, ZARECKI DOMINIC
方法:面板数据分析;

古希腊的柏拉图曾经为民主国家定下了数千人的“理想人口数量”。但当时实行的是“直接民主”——所有政策决定都由公民直接投票选出。而在当今的代议制民主中,民主程度普遍被认为可以用竞选的激烈程度来衡量。

本文几位作者收集了自18世纪起两百多年来,在88个国家举行的超过40万场的竞选。他们发现:选民越多、选区越大之时,党派的支持率越是接近,竞选过程越是激烈,民主质量也越高。

欢迎分享。如需全文转载,请阅读版权声明

回到开头

发表评论 | 阅读0条评论

欢迎真知灼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