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投行的环保责任:中国能做好带头大哥吗?

(晚报)(1)河北承德:发展光伏发电 推广清洁能源
图片来源:金良快/新华社

吴艳阳 / 世界自然基金会(WWF)

中国提出建立亚投行后,世界舆论提出了这样的疑问:在环境保护方面,亚投行将要制定的一系列环保标准能否比肩现有国际标准?

根据最新出炉的亚投行“宪章”——《亚投行协定》,作为头号大股东的中国在亚投行拥有26.06%的投票权,也就是有了实际上的一票否决权。因而,中国的一举一动自然会对亚投行未来的政策制定和运营产生巨大影响。基于对中国过往环境表现的不信任,外界对亚投行未来在环境保护领域的表现多持怀疑与否定态度。不过,实际情况或许会更为乐观。

外界的多重担忧

亚投行未来的投资活动,尤其是在基础设施领域,的确可能引发潜在的环境与社会风险与影响。众所周知,基础设施建设过程对环境的影响非常大,为了保护环境,需要投入的辅助性基础设施建设也非常大。由于被投资者与金融机构的金融交易存在契约期内的持续关联性,项目的潜在的环境风险,会最终影响到该金融机构。显然,亚投行将重点进入的基建行业是最容易引发环境和社区争端的。

广大发展中国家对基建投资有强烈需求,但是这些地区的投资环境普遍还不完善,加上中国企业经验不足,如果盲目进入这些地区开展项目,很容易造成很多环境与社会问题。事实上,对基础设施的渴望已经给很多东道国带来了非常多的环境问题,如空气污染、水资源短缺和土壤污染等。再加上这些国家普遍缺乏强有力的政府问责,以及缺乏环境问题公众参与,指望这些国家在获得亚投行的基建投资后自发执行现有的国际环境标准,基本是不可能的。所以西方普遍担心,来自这些新兴多边金融机构的资本将使得这些本已十分脆弱的国家的生态环境状况进一步恶化。

除了上述担忧,西方关注的另一个原因是:这是中国第一次发起多边金融机制,由中国牵头的这一系列新兴多边金融机构是否会遵循国际高标准?特别是在初期,为了扩大吸引力与保证盈利率,这些金融机构是否会争先降低相关环境与社会标准?美国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在一份声明中指出:“根据多次讨论,我们(美方)对亚投行是否会满足这些高标准,尤其是对治理,以及环境和社会保障等方面的担忧……国际社会都期待亚投行作为现有(国际金融)架构的补充,与世界银行和亚洲开发银行进行卓有成效的合作 。”

想让老贵族们在短时间内尊重新贵,这确实有点难。反过来,新贵是如何看待旧勋的呢?长久以来,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经济体对世行、亚开行等现有多边开发银行的一个主要批评意见就是:运行效率低下。因此,筹建中的亚投行主打的一张牌就是“高效”,而这又成为外界舆论担心的:亚投行未来在其运行中如何平衡“高效”与“严格监管”这两方面要求?

亚投行的责任

从中国自身利益角度看,中国希望通过亚投行扩大其区域影响力。为了达成这一目标,中国将努力让亚投行成为可信的、受尊敬的多边组织,而这必须建立在公平透明的政策基础之上才能实现。

没有高的环境标准,亚投行将很难吸引AAA主权评级国家,而且几乎不会在信贷市场提供有竞争力的贷款。目前,全球只有9个国家被所有主要评级机构(标准普尔,穆迪和惠誉)列为AAA主权评级国家,包括:澳大利亚、加拿大、丹麦、芬兰、德国、卢森堡、挪威、新加坡和瑞典。除加拿大,其他八国都是亚投行的创始成员。虽然中国占股权一家独大,但西方各国在亚投行内部作为一个整体也具有重要话语权,能对重要决议发出自己的声音甚至不同意见。这实质也是中国希望亚投行能区别于现有多边金融机构的一个重要卖点:亚投行将为其他国际组织建立一个新的全球共治模式,成为其他经济体和国际机构效仿的模板。

即使没有西方发达集团的制约,为了更好地规避环境风险,中国政府也已认识到:制订与执行强有力的规章制度,特别是严格的环境和社会安全保障标准,需要在亚投行的筹建和未来运营过程中充分考虑。亚投行多边临时秘书处秘书长金立群称,亚投行的核心理念是精干、廉洁、绿色。金立群承诺,为确保亚投行与接受国获得双赢,将以最具成本收益的方法执行有指标意义的项目;尤其是环境保护,更要执行高标准。

事实上,从筹建之初,亚投行就一直在积极与国际同行合作。2014年开始,世界银行开始派遣专家协助亚投行制订环境保障标准。亚投行已聘请退休的前世界银行律师娜塔莉·利希滕斯坦协助起草了亚投行筹建方案;此外,亚投行还邀请世界银行前高级官员斯蒂芬·林特纳协助环境和社会可持续性标准的起草工作。斯蒂芬·林特纳是针对政府和发展组织在环境和社会的可持续发展方面的国际顶尖专家。作为该领域的泰斗人物,对林特纳的任命保障了亚投行将采用较高的环境评估标准、采购过程标准和投资项目社会影响标准。这一系列行动均传达出了非常明确的信号:亚投行将对借贷项目的环境评估采用高标准。

笔者认为,亚投行未来在环境保障方面的表现值得期待。相信亚投行能吸收现有国际多边组织的良好实践经验,执行有效的环境与社会政策,以满足各种相关利益方的要求。保护项目所在国环境、促进当地社会经济可持续发展对于亚投行而言,既是责任,也是挑战。因此,构筑多边金融机构的风险预测和缓解机制,开展负责任的海外投资业务,将是未来中国运营亚投行战略的核心组成部分。

致谢

感谢国际金融公司高级环境与社会专家Dr. Zheng-fang Shi,摩根大通研究员Dr. Chen-yan Gu,BSR高级项目主管Dr. Xiao-chen Zhang,世界银行研究员Qi-yang Xu,美洲开发银行研究员Ya-nan Zhao,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Xi Liu,康奈尔大学公共关系学院Jing-yuan Wang在本文写作过程中给予的宝贵指导与协助,在此一并致谢!

参考文献

  • Zhang Chun. Civil society call for China-led development bank to foster green growth. Chinadialogue (2015).
  • Yuge Ma. The Environmental Implications of China’s New Bank. The Diplomat (2014).
  • Tao Hu, Yanyang Wu, Li Zhu. Environmental Safeguards: Is AIIB Going to Follow the Rules? The Wharton IGEL (2015).
  • Environment Safeguards: A Good Practice Sourcebook. Asian Development Bank (2012).Environment Safeguards: A Good Practice Sourcebook. Asian Development Bank (2012).
  • Nathalie Bernasconi-Osterwalder, Lise Johnson, and Jianping Zhang (eds.), Chinese Outward Investment: An emerging policy framework – A Compilation of Primary Sources. IISD and IIER (2013).
  • Mei, C., & Pearson, M. M. (2014). Killing a chicken to scare the monkeys? Deterrence failure and local defiance in China.China Journal(72), 75-97.
  • Collins, David. The BRIC States and Outward Foreign Direct Investment.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13).

欢迎分享。如需全文转载,请阅读版权声明

回到开头

发表评论 | 阅读0条评论

欢迎真知灼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