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DR距离成为国际储备货币还有多远?

xinhuashe-560

在连续十多年批评中国政府刻意压低人民币币值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近日宣布人民币币值“不再被低估”。国内舆论普遍认为,这一评论将有助于人民币进入由一篮子主要货币组成的特别提款权(SDR)。

近年来,央行一直在进行人民币改革并寻求加入SDR货币篮子。央行行长周小川也曾在2009年提出拓宽SDR的作用并以此创建一个由IMF管理的超主权储备货币,最终取代美元国际储备货币的地位。然而,六年时间过去了,SDR和IMF的改革依然停滞不前。那么,SDR距离成为国际储备货币到底有多远呢?

普林斯顿大学学者Minh Ly认为,IMF的机构缺陷使其无法为SDR建立深层次和流动性充裕的市场,SDR也无法在金融危机时及时提供流动性,所以SDR在短期内不具备挑战美元地位的实力。

在美元成为国际储备货币的过程中,美联储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最初,美元承兑汇票业务的市场很小,并且缺乏流动性。为解决这一问题,美联储不仅积极引导投资者购买美元承兑汇票,而且大规模参与买卖以扩大市场。这既有利于稳定和降低贴现率,又有利于市场的培育。在1920年代,联邦储备银行已经成为交易商的主要交易对象。随着贸易承兑汇票市场的发展,美元开始在国际交易中变得越来越重要。到1920年代后期,已经有超过一半的美国进出口贸易是通过美元承兑汇票获得融资的。

Minh Ly认为,与美联储相比,目前IMF并不具有将SDR打造成国际储备货币的实力。首先,SDR既不是一种货币,也不是对IMF的债权,而是对IMF成员国的可自由使用的货币的潜在求偿权。SDR的价值是由包括美元、欧元、英镑和日元在内的一篮子货币确定的。根据2010年的权重评估,美元的占比为41.9%,欧元为37.4%,英镑为11.3%,日元为9.4%。

当一个国家持有SDR时,实际上相当于该国持有一定数量的美元、欧元、英镑和日元。在使用SDR时,持有国央行必须与其他成员国进行交易以换取美元、欧元等。交易的方式有两种:一是通过成员国之间的自愿交换安排;二是由IMF指定对外状况良好的成员用可自由使用的货币从对外状况不佳的成员国购买SDR。IMF只是充当交易双方的中介。

所以说,SDR并非传统意义上的货币,不能用于私人市场的交易,只能在政府或国际组织之间进行结算。要想使SDR具有吸引力,必须建立可交易SDR的流动性充裕的市场,如允许IMF和各成员国发行SDR计价的有价证券,并允许私人投资者买卖和持有,类似于美国政府发行的国债。这才是对于IMF协定的重大改革。

成员国在使用SDR时,也需颇费一番周折。成员国必须通过上述两种方式进行交易,先把SDR转换为美元和欧元等,这不仅需要等待5-10天时间,还会带来额外的成本。对于那些处于危机中的国家来说,显然太过漫长。而且,增发SDR需要征得成员国85%投票权的同意,这也不利于快速采取行动。这些缺陷使SDR无法在金融危机发生时提供紧急流动性支持。

另外,SDR要想成为国际储备货币,需要定期大规模增发。这将带来一个新的问题:如何分配这些增发的SDR。为应对2008-2009年金融危机,IMF向各成员国增发了2500亿美元SDR,但它们大部分流向了发达国家,这令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非常不满。如果发“糖果”的问题在未来无法解决,那么IMF就不可能发行相当于目前储备货币规模的SDR。

因此,IMF本身的缺陷使其无法成为能够提供紧急流动性的全球中央银行,也不能为SDR建立流动性充裕的市场。目前的IMF更像是各国之间的中介机构,SDR也并非真正意义上的全球货币。这就回到了Barry Eichengreen多次重申的逻辑:只要没有可对其行为负责的全球政府,就不会存在全球央行,也就不存在全球货币。

参考文献

  • Ly, M. (2012). Special drawing rights, the dollar, and the institutionalist approach to reserve currency status. Review of International Political Economy, 19(2), 341-362.

欢迎分享。如需全文转载,请阅读版权声明

回到开头

发表评论 | 阅读0条评论

欢迎真知灼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