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地确权的经济后果:来自墨西哥土改的经验

image1

土地产权的不明晰,历来被认为是阻碍发展中国家经济增长的一个重要因素。

在许多相对落后的经济体中,农户对土地的所有权并没有受到政府的明确保护。相反,他们需要持续不断地耕种自己的土地,以防土地因撂荒而被别人侵占。由此带来的一个恶果是,虽然外出务工的收入远远高于在家务农,但是为了保住自家的土地,更多农村人选择务农,于是劳动力分配变得效率低下。同时,由于产权不明晰,土地买卖、租赁的相关市场通常也并不完善,由此造成小农户过多,而集约化生产的大农场过少。农业生产因此难以实现规模经济。

为了解决产权模糊带来的种种弊端,许多发展中国家都曾尝试推行明确土地产权的改革。然而,对于这些改革的经济效果,学术界还缺乏严谨而系统的认识。

在最近发表于《美国经济评论》杂志的一篇论文中,经济学家Alain de Janvry等人试图以墨西哥土改为例,严格地分析土地确权的经济后果。研究发现,许多农业劳动力在土地确权后安心地另谋高就,而土地的使用效率却大大提高了。

在1993年以前,墨西哥许多农民得到了政府分配的小块土地的使用权,但被禁止出售或租赁这些土地。同时,政策规定,假如农民本人没有持续耕种自己的土地,这些土地将被收回并分配给其它家庭。结果,为了守住土地,多数农村人口只能选择务农而非务工,于是收入微薄、且工业劳动力不足;因为土地无法交易,农业生产大多只能以小农的形式进行,生成效率低下。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农业占墨西哥GDP的3.8%,而农业人口却占总人口的34.4%,劳动力市场的扭曲已经达到非常严重的程度。

对症下药,墨西哥政府在1993至2006年间进行了一次大规模的土地确权改革,先后为超过360万户农户提供了土地产权证,并允许他们自由地进行土地交易。

在实际操作中,不同的社区推行改革的先后顺序也不尽相同。但是,在一个社区内部,一旦改革开始,所有的居民同时享受同等的改革成果,不存在先后顺序。因此,研究者不需要担心在社区内部的样本选择问题,比如那些有权有势的农户是否更多或更早地享受了改革成果。

在社区的层面上,研究者发现,那些较早开始改革的社区(A),与较晚开始改革的社区(B),其1993年以前的经济指标变化趋势不存在明显差异。这就意味着,假如1993年没有发生改革,A与B在1993-2006期间的变化趋势也很可能非常接近。由此,我们可以认为,在A发生改革以后、B发生改革以前的这段时间内,B的发展趋势可以看作是A的发展趋势的一个可信的“对照组”,即A与B在这段时间内的发展差异可以看作是土地改革造成的影响。

根据上述思路,研究者利用几种不同口径的墨西哥农业数据,依次对土地确权的影响进行了分析检验。结果显示,土地确权以后,农户外出务工的概率提高了28%,而当地总人口减少约4%。

研究者随后对数据进行了更加细致的分析,并发现了一系列有趣的结论:改革前土地产权的保障性越差(体现为土地边界划分不清晰、土地的拥有者为女性),或者当地的外出务工选择越好(体现为期望的工资越高),则改革所造成的务工人口增加也越多。土地越肥沃,或者拥有土地的面积越大,改革所导致的外出务工增加就变得越小。

同时,利用大量的农业补贴数据以及卫星拍摄的地表数据,研究者发现,虽然农业劳动力大幅减少,但是土地的合理流转使得农场的平均规模增大、生产效率提高,于是撂荒的土地面积并未因农民人数的减少而增加。这也打消了墨西哥国内一些关于“土改会造成粮食安全问题”的担忧。

综合来看,这篇文章关注了重要的经济问题,且方法严密、数据详实、结果可靠,具有较高的价值。尤其在今天的中国,土地确权改革方兴未艾,在思考和评价我国的土地政策时,这篇文章的方法和结论都十分值得我们借鉴。

参考文献

  • De Janvry, A., Emerick, K., Gonzalez-Navarro, M., & Sadoulet, E. (2012). Certified to migrate: Property rights and migration in rural Mexico.

欢迎分享。如需全文转载,请阅读版权声明

回到开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