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大法官罗伯茨的争议裁决降低了人们对最高法院的支持和认可?

0629

 

美国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罗伯茨对同性婚姻裁决所写的不同意见在网络上广为流传(参见政见相关报道“首席大法官罗伯茨:我为什么反对最高院的同性婚姻裁决”)。2012年,罗伯茨大法官也就另一项极富争议性的案件——关于奥巴马医改是否违宪的案件——做出了富有争议的裁决。当时,有相当多的媒体指责罗伯茨“出于某些法律之外的原因”最终认定医改合宪。

美国最高法院曾对许多争议性话题做出裁决。每次裁决都在赢得拥护者一片叫好的同时,也招致反对者的口诛笔伐。波士顿大学的两位学者发现,当人们觉得最高法院的判决与个人意识形态不符时,对最高法院的支持和认可就会减弱;如果同时认为最高法院受到政治影响,这种减弱还会变得更加显著。反之,当最高法院的判决顺遂人意时,民众就不会在乎最高法院有没有受到政治的影响。

支持最高法院的两种原因

从理论上讲,人们为什么支持和接受最高法院的裁决?

学界的一种观点认为,如果最高法院做出了与人们意识形态相符的判决,人们的支持和认可程度就会上升,反之则会下降。

另一种观点相信,最高法院被人认可,更多是来自“民主制度根本的价值”,而不是人们对法院具体裁决的评估。换言之,因为最高法院被认为是一个“超越政治”的法律机构,因此人们会认可它。这种认可不会因为一两个与自身意识形态相左的判决而改变。

1+1>2

基于这两种理论,两位研究者抓住了2012年医改裁决的机会,通过问卷调查收集数据,研究争议裁决如何影响最高法院在人们心中的形象。

统计分析显示的结果相当有启发性——认为最高法院的判决与自己意识形态不同,或认为最高法院不是一个纯法律机构,都会降低一个人对最高法院的支持和认可,两者对最高法院权威的腐蚀力相当。如果两者同时存在,还会呈现出1+1>2的趋势。

换句话说,民众的确会因为意识形态分歧而减少对最高法院的支持,同时也会因为法院判决“像行政和立法机关一样纳入政治考虑”而降低对最高法院的认可。而当这两种观点汇聚在一个人身上时,这个人就会变得尤为愤怒。

这项研究还有一项重要的发现:那些事先相信最高法院独立于政治的人,反而会更加因为与判决的意识形态分歧而降低对最高法院的认可。这显然也不是个好消息,因为“相信最高法院超脱政治”这一看似有助于维护其权威性的因素,现在看来也会帮倒忙。

研究者进而提出了这样的疑问:“人们究竟是在乎做出决定的过程是什么,还是仅仅在乎结果是否令人满意?”在这个人们惯于用自己的价值观对某一事物表示喜悦或愤怒的时代,我们也可以多问问自己这个问题。

参考文献

  • Christenson, D. P., & Glick, D. M. (2015). Chief Justice Roberts’s Health Care Decision Disrobed: The Microfoundations of the Supreme Court’s Legitimacy. American Journal of Political Science, 59(2), 403-418.

欢迎分享。如需全文转载,请阅读版权声明

回到开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