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的亚洲朋友圈

美国是民主价值的出口国,但接受民主价值的盟友也会给美国出难题。最近新闻又爆出美国驻日本大使频频接到恐吓电话。美国在亚洲经营朋友圈的过程中有哪些辛酸的往事?盟国的人民又为何如此任性?

IMG_1

美国是公认的民主价值出口国,但接受民主价值的盟友也会给美国出难题。美国海军战争学院的Andrew Erickson和新加坡国立大学的庄嘉颖提醒美国政府,随着亚洲国家民主转型的深入,美国在冷战期间对亚洲独裁者的支持以及美军基地给当地社区造成的困 扰,已经成为亚洲政客竞选时的“谈资”。亚洲国家之间的分歧与冲突,也时常将美国推向尴尬的境地。

为了抵制共产主义的扩散,冷战时期的美国与多个亚洲独裁政权结盟。这期间,不但独裁者对本国民主运动的压制和血腥报复得到了美国的默许,而且美军基地给当 地社会造成的影响也不能被公开讨论。今天,独裁政权的消亡为反思历史打开了一扇窗。在亚洲国家的民主竞选中,美国的所作所为渐渐成为政客们的攻击目标。反 对党派不厌其烦地呼吁选民重新审视本国与美国的关系,以求得到更高的“票房”。不巧的是,美国又需要亚洲盟友在许多战线上的配合,比如保障航道畅通、反恐、保持军事基地等。

Erikson和庄嘉颖进言,要想适应亚洲国家的变化,美国就必须坦诚面对自己在亚洲地区的历史形象。

在韩国,有不少人认为韩国自身的威权主义遗存、朝鲜的军事威胁以及美国的安全需要绑架了本土的民主政治。有关美国的负面故事比比皆是。在天安号沉没之后, 李明博政府慌慌张张开展调查。反对派认为李明博的调查操之过急,既不符合本国的民主程序,又过早地听信了美国的一面之辞。2002年,两名韩国女孩死于驻韩美军的车轮下。美国法庭认为驾驶车辆的美军士兵无罪,而当时的韩国政府表现得无所适从。在更遥远的1980年代,韩国军队在光州事件中对群众进行了暴力 镇压,造成大量学生和平民死亡。在整个事件过程中,美国被认为站在了韩国军政府一边。

在冷战期间的台湾,美国是两蒋政权的赞助方。台湾民主化之后,李登辉和陈水扁开始大力宣扬台湾的本土意识。意在统一的中国大陆与台湾展开了数次对峙,迫使 受制于《台湾关系法》的美国在海峡两岸左右为难。其中,对台军售是台美关系久治不愈的伤口:台湾人认为美国提供的武器既昂贵又过时,大陆又指责美国干预中 国内政。

日美关系也是命途多舛。美军驻日基地对周边社会和生态的影响长期困扰着两国关系。2009年,刚登上首相位置的鸠山由纪夫一心要让日美关系更加平等和透 明,因此在普天间基地搬迁问题上与美国发生分歧。日本自卫队的舰船甚至撤出了以反恐为使命的“持久自由军事行动”。安倍晋三上台之后,日本在靖国神社、二 战历史方面频频与中韩发生冲突,使希望与三国保持友善的美国备感尴尬。

在独裁政权垮台后的菲律宾和印尼,美国对独裁者的支持更让人记忆犹新。菲律宾的独裁者费迪南德-马科斯不但在当权时享受美国的援助,而且他的流亡生活也由美国一手操办。 在1960年代的印尼,苏哈托政权曾在美国的支持下展开反共清洗,造成成千上万人死亡。1998年,在苏哈托政权步入黄昏时,美国又拒绝支持印尼的民主化进程,间接导致苏哈托的支持者大肆烧杀抢掠。在施暴的人群中,据说就有美国训练的印尼特种部队。

Erikson和庄嘉颖建议,要防止美国的过往政策成为盟国选战的话柄,就必须了解亚洲民主国家内部各派的立场、保持沟通。乐于看到美国影响力下滑的观察 者应该明白,美国的“衰落”未必是中国国力提升所使然。或许更准确的说法是,亚洲多国的政情变化正在压缩美国的政策空间,使其不得不审时度势地调整策略了。

文章来源:

  • Erikson, Andrew S., and Ja Ian Chong. “The Challenge of Maintaining American Security Ties in Post-Authoritarian East Asia.” The National Interest. 29 Jan. 2015. Web. 15 Feb. 2015.<http://nationalinterest.org/feature/the-challenge-maintaining-american-security-ties-post-12145>.

欢迎分享。如需全文转载,请阅读版权声明

回到开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