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普通民众对政治的影响力基本为零?

0211-1

民主国家的政策一定符合大众利益吗?林肯在葛底斯堡演说中曾提出“民有、民治、民享(Government of the people, by the people, for the people)”,美国政治距离这个目标究竟有多远? 普林斯顿大学政治学教授Martin Gilens与西北大学政治学教授Benjamin I. Page在美国政治学学会的《政治观点》学刊上发表的一篇论文指出了令人忧心的现实——通过研究美国1779项政策与普通民众和利益团体的关系,他们发现,经济精英和代表商业利益的团体对美国政府政策具有最显著的影响,而普通公民对政策的影响力趋近于零。

研究者将美国政治学界的相关研究分为四种理论体系:多数选举民主理论,经济精英控制理论,以及两种利益团体多元理论——多数多元和偏倚多元理论。简单来说,这些理论分别认为普通公民、经济精英、代表大众的利益团体和商业导向的利益团体对美国政治具有最大影响。

为检验这四种理论,他们收集了1981年到2002年间各类全国性问卷调查中一系列关于政策变化支持度的问题,最终获得1779个案例。通过记录这1779项政策提议在四年内是否得到采纳实施,作者尝试分析民众与利益集团的态度如何影响了这些政策的命运。

数据分析结果发现,如果分别计算普通民众、经济精英以及利益团体的偏好与政策结果的关联,三者均呈现出显著的正面影响。看起来,他们都影响了政策制定。

然而,如果同时考虑三者的影响力,那么就只剩下经济精英和利益团体还有影响了。普通民众的影响不仅大幅下降至接近零,甚至干脆在统计上不再显著了。也就是说,单独看起来,似乎大家都对政策制定有话语权;但在控制了经济精英和利益团体的作用之后,研究者发现,普通民众其实只是搭便车而已。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效果呢?要知道,政策本身并不是零和游戏,一方的胜利并不意味着另一方的失败。例如在本研究中,普通民众的偏好与经济精英的偏好其实十分相近;他们在许多议题上都持同样的态度。于是,即使精英实质上主导了政策制定过程,我们也常常会产生政策符合大众利益的印象。作者认为这也是多数选举民主理论始终有其拥趸的原因之一。然而这项研究发现,当普通民众的偏好与经济精英和利益团体的偏好不一致时,前者通常会失败。

同时,虽然代表大众的利益团体对政策有显著影响,但商业导向的利益团体的影响力是其两倍。更值得注意的是,利益团体与普通民众的偏好相差甚远,二者的相关度仅为0.04;即使是所谓代表大众的利益团体,其与普通民众对政策态度的关联度也很低。更奇怪的是,商业导向的利益团体与经济精英的态度关联也不高。作者认为,这说明商业团体受利益驱使,而经济精英则抱有理想化的政治倾向,因此二者态度并不一致。例如,经济精英倾向于政府减少开支,而商业利益团体则会极尽全力游说政府在其相关领域加大投入。

研究者认为,该研究证明多数选举民主理论在分析政治影响力时是失败的。美国政治并不由普通民众控制,尽管很多时候他们似乎决定着政策走向,但这只是经济精英和利益团体影响下的错觉罢了。那么,由精英来决定政策有何不可呢?精英和利益团体是不是比普通民众具有更多的政治能力和知识呢?研究者指出,这种论调是荒谬的。也许富人和大公司对商业和税务了解得更多,但对于医疗保险、食物券、失业保险等社会福利政策,他们怎么可能比普通美国人体会更深?更何况,掌握更丰富的政治信息,并不意味着一定会为大众福祉服务。当精英和利益团体对政策的影响力完全碾压普通民众的意见,对于民主国家来说无疑是令人忧心的。

该论文甫一发表,便在美国社会引发广泛讨论。《华盛顿邮报》以《富人说了算!》为题目刊发专文介绍;两位作者还受邀上了《囧司徒每日秀》,与囧叔谈笑风生。《纽约日报》则邀请五位学者就此展开辩论。其中,曼哈顿政策研究所研究员Scott Winship指出,该研究虽然证明利益集团与精英阶层对政治的影响力不容小觑,但恰恰也证明大部分时候精英与普通民众的政策偏好趋于一致;此外,即使是精英和利益集团的偏好也只能在一定程度上影响政策,而统计模型无法覆盖更复杂的现实情况。哈佛大学社会学系教授Theda Skocpol则指出,美国政治的出路在于普通民众应当自我组织起来,形成更加强大的利益团体。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保罗·克鲁格曼更特地撰文评论撰文评论,在赞赏该研究发现的同时,也警告普通民众不应因此而放弃关注和影响政府政策的努力。

附:数据分析技术细节

测量普通民众与精英的政策偏好相对简单,因为每一个案例都收集了受访者的经济收入情况,作者以此计算了三类人群对不同政策的支持情况:较低收入者(收入从低往高排在10%的人),中等收入者(收入排在50%的人),和较高收入者(收入排在90%的人)。作者用中等收入者的政治偏好来代表普通民众的偏好,而较高收入者的偏好则被作为经济精英的代表。

为测量利益团体的偏好,作者基于此前的研究,建构了一个新的测量方法:利益团体净支持度。首先,作者采用《财富》杂志历年评选出的“最具影响力的25个利益团体”名单,并加入十个不同产业中游说投入最高的利益团体,作为研究中使用的总名单。之后,作者通过各方信息,判断每一个团体对于这1779项政策的态度,并根据其支持/反对的程度进行加权,而后将支持与反对的团体数量分别相加,取其对数,最后相减。最终得出的数值代表了利益团体对于某一项政策的总体支持程度。在进一步分析时,作者又将利益团体按照性质区分为代表大众的利益团体和商业导向的利益团体,并依照同样的方法分别计算其对每一项政策的支持程度。

参考文献

  • Gilens, M., & Page, B. I. (2014). Testing theories of American politics: Elites, interest groups, and average citizens. Perspectives on Politics, 12(03), 564-581.

欢迎分享。如需全文转载,请阅读版权声明

回到开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