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猜想:美国如何重返亚太再平衡?

1402734040

“亚太再平衡”可以说是奥巴马政府亚太政策乃至外交政策的主基调。但在过去几年,由于中东、乌克兰危机不断,加之美俄关系持续紧张,奥巴马政府并未全力投入“亚太再平衡”,导致美国在亚太地区的外交政策成果大打折扣。

不过,随着奥巴马的总统任期进入最后两年,他留下政治遗产的愿望也更为强烈。相较于需要复杂政治角力的国内政治议程,外交领域无疑更容易有所建树。前不久,奥巴马不顾反对,突然宣布与古巴恢复完全外交关系,就充分展现了其在外交领域“有所作为”的决心。重返亚太再平衡(Return to the Asia Rebalance)作为影响未来美国外交和国家发展方向的重大战略举措,在国内也有一定政治共识,很有可能成为2015年美国对外政策中的一个重要议题。

美国的主要智库早已为此做了充分的智力准备。布鲁金斯学会2014年初发布的《大赌注和黑天鹅:外交政策简报》中,就将重返亚太再平衡列为“强力推进”(Double Down)项目。新美国安全中心(CNAS)在研究报告《成本增加战略》中提出,奥巴马政府应效仿冷战后期的里根政府,在亚太地区主动提高竞争的成本,并以此配合重返亚太再平衡进展。兰德公司的报告《美国陆军在亚洲:2030-2040》,则在一个较长的时间框架内,论证了美国持续推进亚太再平衡,将主要陆军军力部署调整至亚太的必要性。而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CSIS)近期的报告《亚洲的联盟防御》,则强调美国应通过重返亚太再平衡,与地区盟国构建联合防御体系,以应对地区不断上升的各类安全挑战。

大西洋委员会(Atlantic Council)的《美国在亚洲的拓展威慑战略》(The Future of US Extended Deterrence in Asia to 2025)特点更为鲜明。这篇报告由美国前副防长阿米蒂奇和前副国务卿坎贝尔领衔的工作组(Task Force)审阅,带有更多的鹰派色彩,提出的建议也更具体强硬,表明了美国推进重返亚太再平衡的一种典型思路和范式。

报告开篇即指出,随着亚太地区战略地缘地位日益重要,安全环境趋于复杂,美国及其盟国在地区遇到的各类挑战也明显增多。这其中,对美国利益构成最大威胁的,就是中国、朝鲜等国家“蚕食”现状,试图逐步构成既定事实,并在此基础上颠覆亚太地区现有秩序。由于这些“蚕食”行动往往规模不大,美国难以“大张旗鼓”加以应对,导致传统意义上的核威慑甚至常规军事威慑失效,损害美国在地区的承诺和信誉,甚至危及美国在地区的联盟体系。

报告认为,当前美国在地区的利益碎片化、多元化,有必要改革现有的威慑战略,推行“拓展威慑”(Extended Deterrence)战略。这意味着:尽管核威慑核心地位不可动摇,但威慑的范围需要得到进一步延伸,包括常规军力打击投送、争夺网络和太空主导权、经济制裁等非核乃至非军事手段要素也应发挥更为重要的作用。

报告指出,“拓展威慑”战略应由三大支柱支撑。

其一,是美国依然作为世界和亚太的重要力量的承诺。这要求美国继续在全球保持领先地位,并持续向亚太盟国传递“美国不会离开”的信息。

其二,是建立地区“反反介入-区域拒止”(Counter-A2AD)网络。由于中国近年来着力发展DF-21等“点穴式”精确打击武器,在此基础上着力构建沿海防卫体系,已形成一定的反介入能力,对美军在亚太兵力投送使用构成阻碍。目前来看,美国在亚太建立新的集体安全条约的可能性不大,因此有必要加强与盟国和东盟重要国家防卫政策的沟通和协调,建立安全网络应对中国不断上升的反介入能力。

其三,是发展轻便、灵活、小型化的快速反应能力,并扶持国防领域颠覆性新技术的建设。当前美国处于财政减支状态,防务支出需要“精打细算”,价格相对低廉的潜艇、无人机以及更为小型化、可快速反应的打击平台更符合“拓展威慑”的要求。加大对于颠覆性新技术的投入,其目的也是在开支削减的背景下,保证在未来的技术竞争中占据上风。

报告最后针对“拓展威慑”战略提出了九条具体政策建议,其中包括:与亚太地区盟国和伙伴国加强战略对话;与中国全面接触,构建更为全面稳定的战略关系;升级加强美日、美韩同盟;通过高层推动以及加强与相关国家协调等方式,保证美国主要军事力量调整部署至亚太的承诺落实;加速推动完成TPP谈判,充分发挥经济和贸易手段在“拓展威慑”中的作用等。

长期以来,有不少人认为美国亚太再平衡“直指中国”,其主要目的就是“遏制中国发展”。更有人不分青红皂白,将中国在国内外发展、改革以及利益拓展中遇到的阻碍全部归咎于“亚太再平衡”。事实上,尽管中国的崛起的确是美国推行“亚太再平衡”的重要考量因素,但其主要目的,还是以此应对变化中的国际和地区力量格局,并在新的国际秩序建立过程中占据主动。

亚太地区是全球力量发展变化最为迅速的区域,仅从美国自身国家发展来看,重返亚太再平衡也是必行之举。对于中国而言,美国重返亚太再平衡使得周边外交牵制因素增多,安全形势进一步复杂。这就要求中国更好的分配外交资源,统筹好大国和周边外交两对关系,同时在涉及海洋、领土等敏感问题上的决策和行动更为慎重。美国的战略在一定程度上也有助于倒逼中国外交决策机制进一步科学化、精细化。

参考文献

  • Manning,R. A. (2014). US extended deterrence in Asia to 2025. Atlantic Council,Brent Scowcroft Center on International Security.

欢迎分享。如需全文转载,请阅读版权声明

回到开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