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猜想:国际恐怖主义能消停吗?

12-560

“伊斯兰国”(ISIS)的强势崛起是2014年国际政治安全领域最出人意料的事件之一。谁也没有想到,这个在几年前曾被美军和伊拉克逊尼派部落武装联手打得奄奄一息的组织,竟然能在叙利亚内战中“满血复活”,成功卷土重来,更在伊拉克西部和叙利亚北部站稳脚跟,建立所谓“哈里发国”。

尽管去年8月以来,美国及盟国在伊拉克和叙利亚对“伊斯兰国”持续实施较高强度空袭,但效果并不明显。更值得警惕的是,“伊斯兰国”的外溢效应已经有所显现。近期,澳大利亚和法国都发生了受“伊斯兰国”煽动的本土极端分子发动的恐怖袭击事件,也使得全球反恐安全形势更为紧张。

在2015年,国际恐怖主义能消停吗?目前来看,答案并不乐观。正如兰德公司的反恐专家塞斯·琼斯(Seth Jones)在研究报告中指出的,当前以“基地”、“伊斯兰国”为代表的萨拉菲圣战(Salafi-Jahadist)恐怖组织迅速发展壮大,已对包括美国本土在内的国际社会构成“持久威胁”(persistent threat)。

什么是萨拉菲圣战恐怖组织?报告认为,这种组织兼具“萨拉菲”和“圣战”,是逊尼派武装组织中最为极端的一派。“萨拉菲”,即强调回归纯正的伊斯兰教;“圣战”,则意味着将暴力圣战看作“个人主命”(fard ‘ayn)。暴力和宗教极端主义是萨拉菲圣战恐怖组织的两大特征。

报告搜集了近万份关于“基地”等萨拉菲圣战恐怖组织的资料,其中包括一些解密文件,并就此建立数据库。通过分析相关数据资料,报告总结出当前国际恐怖主义活动的几个趋势性特点——

全球恐怖主义活动明显抬头。数据显示,受叙利亚、利比亚等中东国家动乱影响,2010-2013年,全球萨拉菲圣战恐怖组织数量增长了58%,组织成员数量则翻了两倍多,这其中有不少是前往叙利亚参加内战的各国极端分子。这些恐怖组织制造的恐怖袭击数量也明显上升,不过99%以上的袭击对象是中东地区国家军警、平民等“近敌”(near enemy),直接针对西方国家本土等“远敌”(far enemy)的袭击尚不太多。

国际恐怖活动出现“去中心化”加剧。国际恐怖组织结构分为四层。第一层是以扎瓦西里为首、盘踞在巴基斯坦部落区的“基地”核心层,第二层是叙利亚、索马里、也门和北非等地正式向“基地”效忠的分支组织,第三层是未正式投靠“基地”,但认同“基地”意识形态的恐怖组织,第四层则是全球范围内受“基地”意识形态影响的各类组织及个人。在国际社会的共同打击下,传统的“基地”核心层被严重削弱,对于全球“圣战”圣战运动的掌控能力减弱,但各恐怖组织及极端分子活动的自主性则相应增强。目前,对于全球“圣战”运动的发展方向,各组织意见并不统一,更多恐怖组织是根据自身利益和“理想”实施“圣战”,现在风头正劲的“伊斯兰国”就是其中的典型代表。

国际恐怖组织的威胁趋于多元。一些国际恐怖组织热衷“攻城略地”,占山为王;另一些仍将西方国家本土作为主要袭击目标,意图造成重大人员伤亡并引发群体恐慌。最值得警惕的是,国际恐怖主义意识形态正在全球加速扩散,一些人受极端思想影响激进化,转化为本土恐怖分子(domestic terrorist)。而这些本土恐怖分子隐蔽性强,行动突然,预防并挫败此类恐怖袭击难度很大。

报告指出,国际恐怖主义仅凭军事打击很难彻底铲除,还是应从国家能力建立和社会治理等方面入手予以解决。对于美国而言,与国际恐怖主义的斗争是长期的,并应充分考虑恐怖主义成因的多样性和复杂性。报告建议,对于全球各怖主义活动猖獗的国家,美国应根据实际情况采取针对性措施。比如对于阿富汗、巴基斯坦、也门等恐怖主义活动对美国构成现实威胁、但政府管治能力低下的国家,应全面接触(engagement),即从政治、军事、经济上全面支持现政府打击恐怖主义,在必要时也可直接介入打恐。对伊拉克、尼日利亚、埃及等恐怖主义活动尚未对美国构成直接威胁的国家,可以采取前沿伙伴(forward partnership) 战略,为其提供打恐装备保障和技能培训,加强其反恐能力。而对于摩洛哥等国际恐怖主义可能渗透,而政府有一定控制能力的国家,美国应发挥离岸平衡(offshore balancing)作用,鼓励并帮助当地政府打击恐怖主义,并遏制极端思想进一步蔓延。

中国当前的恐怖主义威胁也日益严峻。2014年,中国境内发生多起恶性恐怖袭击案件,不仅威胁民众生命财产安全,一定程度上也造成新疆等地区社会形势紧张,对经济民生发展造成阻碍。不过,从目前情况看,尽管中国境内恐怖袭击事件与国际恐怖活动的联动性有所上升,但尚没有直接证据表明中国已成为国际恐怖组织主要袭击目标。中国目前更多面临的还是本土恐怖袭击威胁。

不过,国际恐怖主义活动猖獗仍需引起中国警惕,特别是对中国周边安全形势的影响更值得关注。随着以北约为首的国际安全援助部队从阿富汗撤出,“基地”、“巴塔”、“哈卡尼网络”等恐怖组织将进一步在阿富汗、巴基斯坦扩充实力。同时,“伊斯兰国”等地区外恐怖组织也正加大向阿富汗、巴基斯坦渗透,力图在此建立新的分支组织。上述因素相互交织,会使本已脆弱的地区安全形势进一步复杂化,不仅威胁中国西部安全稳定形势,也会对推进“一带一路”规划造成不利影响。

参考文献

  • Seth Jones,A Persistent Threat:The Evolution of al Qa’ida and Other Salafi Jihadists,Rand Corp, Jun 2014

欢迎分享。如需全文转载,请阅读版权声明

回到开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