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外企打工的本地工人,怎样跟外企老板博弈?

0120-560
图片来源:http://www.coventry.ac.uk/PageFiles/68680/occupational_psychology2a.jpg

在外资企业打工,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震惊国人的富士康员工“连环跳”就是一个注脚。不过,工人们也有自己的策略,与外资工厂主谈判和博弈。来自韩国的Wooyeal Paik博士发现,在外资企业打工的本地工人主要通过“集体土地所有权”和“基层政治组织”两种形式来保障自身的劳动权益,

这项研究基于对山东青岛的数家韩国工厂的实地考察而完成。它不仅填补了本地务工人员劳动权益研究的空白,更从一个重要角度揭示了基层政府、本地居民和外资之间的互动和博弈关系,展现了基层政治生态中政府和人民之间的权利互动关系。

土地所有权给外企造成压力

在中国,农村和乡镇的许多土地仍然属于集体所有性质,所有权由当地村委会控制。伴随着改革开放,许多沿海地区距离大城市较近的村镇开始通吸引外资设厂发展经济。研究者所调查的青岛市周边某县(X县)就是这样的例子——当地村庄在招商引资的时候,通常会劝说外资企业不去申请改变土地所有权性质,或者仅仅做出(改变所有权性质的)口头承诺而不最终兑现。

在这种情况下,工厂土地不是外企的,而是依然属于集体所有。由于担心当地村镇对这些土地采取行动,韩国企业主不得不向当地村镇的某些要求妥协。这些要求包括大量雇佣本地人、严格保障本地工人劳工权益及不得随意解雇等等。

即便是在工厂土地已按照法律程序合法转变为为国有土地的情况下(理论上,这种土地的所有权与当地人已经没有直接法律关系),外资企业主仍然会面对相当大的压力。X村的工厂A的韩方经理就对研究者表示,“村民仍然认为他们对于土地有一定的所有权”,因此,尽管工厂拥有一切合法文件,“任何事仍然都可能发生。”在这种压力下,韩方工厂90%的工人雇佣自本地村镇。

基层政治势力的庇护关系

一个村的村民往往都属于少数几个姓氏家族,而这些氏族基于在本地的影响力又往往占据了村委会和其他村务机构的关键职位。很多时候,这些大氏族甚至会组成自己的保安队,形成一定程度的暴力威慑力量。因此,本地工人往往可以通过其所属的氏族,形成一个联系亲戚、其他村民、村保安队以及村级政治组织的网络。这个网络往往可以对本地工人形成强有力的支持。

研究者发现,许多韩国工厂处理违纪的本地工人时都会面临这种压力。来自当地村委会、警察局和其他机构的人员会对工厂施加压力,工人的本地亲戚会组团前往工厂抗议。甚至,有些工厂会面对暴力组织的威胁。在这种情况下,很多工厂不得不试图与当地重要的地方势力保持密切的关系,以图在必要的时候借助他们的力量来“解决麻烦”,而维持这种关系基本上意味着要优待与这些势力相关的工人和雇员。

研究者更进一步认为,基层政治势力对本地工人提供的劳工权益保护形成了一种新型的庇护关系。本地工人对基层政治势力提供政治支持——包括在村委会和其他组织选举中投票,在一定程度上容忍腐败、谋私和选举造假,以此来换取基层政治势力对他们劳工权益的保障,并对外资雇主施加压力。这在一定程度上解释了为什么基层政府尽管十分渴求外资以发展经济,却仍然对外资工厂劳工问题频频施加压力。

和外企形成对比的是,本地工厂里的本地工人,基层政治势力提供的劳工保护就微乎其微。这从一个侧面显示了庇护关系的存在:因为本地企业主同样可以与本地政治势力存在恩庇关系,因而本地工人面对雇主所具有的优势就不复存在,基层政府出面加以保护的可能性自然大为降低。

不可否认,这种对本地工人的劳动权益保护机制有其存在的正面意义。考虑到外资工厂的劳工权益保障问题越发突出,而外资企业的工人又缺乏有效的的工会来保障其利益,这种渠道的存在起码可以一定程度避免可能的“血汗工厂”对工人的剥削。

然而这种渠道毕竟不够正规。首先,这种保护很难延伸到没有本地资源的外来务工者身上。这项研究就显示,这种劳工权利保护机制不仅不能保护外来务工者,反而会成为进一步歧视和剥削外来务工者的帮凶。这也造成了越来越多的农民工倾向于选择在本地或临近地区打工,并可能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近年来越发严重的沿海地区农民工荒。

其次,这种机制毕竟存在大量灰色地带的元素,并不稳定,且对其他领域的社会正义也会构成伤害。这种机制本身并未建立任何可靠的劳工权益谈判的渠道和空间,任何劳务纠纷的解决都不是依靠成型的解决机制,而是通过各方政治力量的博弈和交换,这对于继续吸引外资和社会正常发展都有弊端。

不过,必须承认的是,本文揭示的这种通过“土地所有权”和“本地政治势力和组织”来保护本地工人劳工权益的机制已经成为许多地方劳工保护机制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它的影响不仅局限于劳动权益保护,也影响了从基层地区招商引资策略、劳动力结构乃至基层政治权力互动等许多领域。

参考文献

  • Paik, W. (2014). Local Village Workers, Foreign Factories and Village Politics in Coastal China: A Clientelist Approach. The China Quarterly, 220, 955-967.

欢迎分享。如需全文转载,请阅读版权声明

回到开头